各路群眾送別趙忠祥 現場響起《動物世界》配音

2020年01月20日16:31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各路群眾上午送別趙忠祥

  今天上午,著名播音員、主持人趙忠祥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舉行。白岩鬆、倪萍、楊瀾、周濤、李瑞英、陳鐸、王剛、姜昆、朱迅、李思思、水均益、魯健、劉純燕、陳佩斯、朱時茂、董浩、范曾、馬未都等各界文化名人,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觀眾,趕來送別趙忠祥最后一程。

  現場響起《動物世界》配音

  早上8點,八寶山大禮堂外就已經排起了吊唁的隊伍。早上天氣寒冷,很多市民不到7點就趕到了這裡。因為預計出席的人數過多,告別儀式開始的時間提前了一個小時。上午,趙忠祥兒子趙方發文悼念父親,並致謝關愛父親的現場群眾和廣大網友。他表示:“在告別儀式上,媽媽的建議是使用大家最熟悉的《動物世界》配音,希望大家用掌聲送別他!我想這也一定是他的心願。”

  在大禮堂門口,兩塊LED屏幕播放著趙忠祥生前的影像資料:《人與自然》、《動物世界》,還有很多屆陪伴人們辭舊迎新、開啟春天的春節聯歡晚會。從1983年主持春晚時的意氣風發,到2017年登上《再回首》節目時已為風霜老人,看到趙忠祥的音容笑貌,很多市民在大屏幕前駐足,正如網友所說:“2020的新年鐘聲即將敲響,春天馬上就要到來,但那個說著萬物復蘇的人,卻永遠陷入長眠。”

  一位市民告訴記者,他今天早上6點就從家裡出發趕往八寶山,“趙老師的聲音永遠在我們心中。”話說到一半,這位市民已經忍不住哽咽,“我看了趙忠祥老師38年的節目,那時候我家還是9寸的黑白電視。趙忠祥老師改變了原來播音的古板印象,打造了一個時代的新風尚。”還有很多人專程從外地趕來送別,連夜從山西晉城趕來的楊先生沒有帶行李,他告訴記者自己坐了一夜的高鐵,告別儀式結束后還要趕回去。今年40歲的楊先生說自己是看著趙忠祥的節目長大的,“小時候就看趙忠祥老師解說的《動物世界》《人與自然》,記憶裡全是他的聲音。這次專程趕過來就是見趙老師最后一面,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一位電視台制片人告訴記者,她所在的欄目曾經多次錄制過趙忠祥的節目,趙忠祥的平易近人讓她印象深刻,“尤其是年事已高的趙老師每次錄制前,都會為節目做很多功課,讓我非常感動,也學到了很多。”

  早上9點的告別儀式開始前,很多趙忠祥生前的同事和好友都陸續到達現場。《老梁故事匯》主持人梁宏達說,與趙忠祥最后一次見面大概是在半年前,當時覺得“趙老師身體沒什麼問題”,所以對他的突然離開覺得很突然。“他是一個忠厚長者,我倆不僅是同行,我們有交情,平時我總去他家吃炸醬面。”

  著名主持人王剛對趙忠祥的評價是“亦師亦友”,“他是宗師,也是好朋友、是寬厚兄長、是鄰居大哥。”“我們都喜歡收藏,我倆經常在一起交流。1986年春晚,我們一起主持,最近的一次合作是《聲臨其境》。”趙忠祥的突然離世讓王剛覺得“太突然”,“我當時在外地,我還想著他過生日我得回來,沒想到等到的卻是人走了這樣的消息。”

  兩個月前還錄了最后一次節目

  趙忠祥生前最后一次錄節目,是王為念主持的《你看誰來了》,王為念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清楚地記得那天是2019年11月26日,“那時候我不夠細心,只是看他動作很緩慢。”王為念說,自己是在十多年前與趙忠祥相識在山西的一次慰問節目,“當時天氣冷,趙老師走路不方便,我就一直給他拿著一個凳子,這樣我倆就成了忘年交。趙老師特別好客,對朋友幾乎從來不拒絕,我們老去他家裡吃炸醬面,他也老上我的節目,老是穿那幾套衣服。”“有這麼多人來送別,我想趙老師會很高興。他突然離開,我們心裡都很難過,我們剛才還在說,哪怕趙老師能再活十年、十五年,他一定還能做很多事情。”

  歌唱家殷秀梅與趙忠祥在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有過很多合作。兩人是住在一個院的鄰居,殷秀梅說,自己和趙忠祥的感情“不一樣”。“每次我倆見面都是這樣的對話:‘趙老師!’‘秀梅!’‘您怎麼樣?’‘我挺好的!’就是這麼簡單這麼親切。”殷秀梅說,得知趙忠祥去世的消息,自己正在火車上。“感到太突然了,太震驚了。他是個非常溫和的人,我沒見他發過脾氣,他學識淵博、愉快豁達,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還老給我們講笑話,是我們的老前輩。他為中國的廣播事業做出了太多貢獻,人們不會忘記他。”

  曾經的“董浩叔叔”如今已是64歲的老人,從告別儀式出來,董浩滿面淚痕。他說自己“一進靈堂就受不了了、就哭了。”他一直稱趙忠祥為“老趙”,“ 老趙無人可比、無人可替代,他為中國的電視事業奉獻了一生。”董浩和趙忠祥是40年的好朋友,當時中央台裡北京籍的主持人並不多,所以董浩和趙忠祥這兩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自然有著更多的共同語言。尤其是在1981年到1983年期間,兩人一起錄音、朗誦,一起摸爬滾打,在董浩的心裡,趙忠祥很像“胡同裡趙大叔的大兒子,是個住在隔壁的大哥”。董浩說,雖然都是北京人,但是自己屬於“粗線條”,趙忠祥則是厚道中有著更多的中正文雅。“他有很多委屈、很多心事都不願對別人說,我倆聊得多一些。他的貢獻無人可比,他一直都留戀舞台、留戀鏡頭。我們總說職業的主持人的理想就是‘死在舞台上’,他做到了,他是個北京爺們兒。”說到這裡,董浩再次難掩悲聲。

  本報記者 邱偉 方非 攝

(責編:鮑聰穎、高星)

推薦閱讀

市政協全會首辦"我是委員"集體採訪本次集體採訪以“我是委員”為主題,通過多家媒體進行了直播,40分鐘的時間裡,10位來自各行各業的政協委員與媒體面對面,暢談履職感受。

【詳細】市政協全會首辦"我是委員"集體採訪本次集體採訪以“我是委員”為主題,通過多家媒體進行了直播,40分鐘的時間裡,10位來自各行各業的政協委員與媒體面對面,暢談履職感受。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