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首位盲人跑者完成100公裡“超馬”

2020年10月20日07:5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國內首位盲人跑者完成100公裡“超馬”

  嚴偉(中)與陪跑員一同參賽

  2020年10月18日在上海大寧公園舉行的“中國首位全盲跑者百公裡挑戰賽”上,從山東趕來的盲人選手嚴偉成功完成100公裡超級馬拉鬆,用時9小時40分。其間,共有15名志願者接力助跑。

  國內首位

  盲人成功挑戰100公裡超級馬拉鬆

  10月18日晚上6點22分,嚴偉的運動軟件計數數據停留在100.9公裡上,意味著他已經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個百公裡,他也成為國內首位百公裡盲人跑者。

  北京青年報記者從嚴偉處獲悉,他從少年時代喜歡跑步,已經參加過多個馬拉鬆比賽,平時一直堅持鍛煉,每個月會進行五六百公裡的跑步量。

  “我平時的速度比較快,因為跑馬拉鬆時速度儲備還是很重要的,這意味著能力的提高。”嚴偉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次接力助跑,老搭檔公雲峰和盧為陪伴在身邊,他們都堅持跑了50公裡以上。“在跑步過程中,最后階段有兩名第一次接觸的志願者接力,磨合了一會兒才適應節奏,但最終還是成功完成了100公裡。”

  對於完成了第一個百公裡馬拉鬆之后的感受,嚴偉說,這是一次難得的經歷,“百公裡應該算是一個跑者的裡程碑”。

  “嚴偉教會了我許多東西,樂觀、堅持,他生活得像個孩子一樣,和他交流時,你想不到他是個盲人。”黑暗跑團資深志願者盧為說,2015年的北京馬拉鬆上,兩人偶然相遇之后,他已經陪伴嚴偉跑過十來次,自己既幫助他人,也有不小的收獲。

  彼此陪伴

  約好挑戰100公裡“超馬”

  據黑暗跑團的創始人程益介紹,嚴偉作為參賽的十幾名盲人中的一個,和其他盲人朋友一樣,有三名陪跑員陪跑。其中兩名都是嚴偉的長期陪跑志願者,公雲峰來自長沙,而另一位志願者盧為是從重慶趕來的。兩人在陪跑時一個負責牽引指導方向,一個負責保護或者拿補給,“途中每隔100米都有志願者站崗,還有醫療志願者隨時准備提供幫助”。

  “志願者可以休息一下,我需要一直堅持,中途需要能量的話,就邊跑邊補充一些巧克力之類的東西。”嚴偉說。

  北青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在護送嚴偉跑到70公裡的時候,陪跑者公雲峰的腳突然出了點小問題,隻能中途休息。據程益介紹,公雲峰自己從來沒有跑過100公裡或者參加過100公裡的超馬。但是這次比賽之前,公雲峰在和嚴偉以及黑暗跑團溝通后,決定“一起跑100公裡的超級馬拉鬆”。

  而在簡短休息過后,公雲峰又繼續為嚴偉陪跑,直到9個小時40分鐘后跑完這場超級馬拉鬆。

  “嚴偉完成百公裡馬拉鬆,這是我意料之中,但是沒想到那麼順利。”黑暗跑團創始人之一蔡史印說,她非常佩服嚴偉的毅力。“大寧公園的游客比較多,跑起來比平時的直道要困難得多,我算了一下,共有15位志願者接力幫他完成這次的超級馬拉鬆。”

  成立跑團

  就是專門為了幫助盲人選手

  蔡史印說,看到嚴偉的狀態那麼好,她很開心,最早接觸嚴偉也是在北京的一次馬拉鬆賽事之后,嚴偉沒有合適的助跑搭檔,后來黑暗跑團和他結下不解之緣。“我們從嚴偉的身上也獲得了很多激勵,每次訓練跑不下來的時候,教練就讓我想一想嚴偉是怎麼做到的。因為視力的限制,嚴偉會進行比平常人更多的力量訓練,這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說起黑暗跑團成立的初衷,另一名創始人程益告訴北青報記者,此前經過與盲人接觸,他發現不少人有運動的願望,但是平時沒有機會參與。2016年開始,陸陸續續有馬拉鬆賽事允許盲人參加,程益就於當年4月在杭州成立了“黑暗跑團”,專門為馬拉鬆賽事上的盲人選手陪跑。

  程益介紹,志願者對盲人的身體條件並沒有過多要求,“根據盲人自己的選擇,安排志願者陪同走路或者跑步”。參與的比賽也逐步從5公裡、10公裡,一點一點增加難度,變為半馬和全馬。

  據北青報記者了解,黑暗跑團成立至今,已經在30多個城市組織了500多場活動,有5000多人次的殘障朋友參加,而總參與人數更是達到20000多人。

  文/本報記者 董振杰 實習生 李天翼

  統籌/張彬

(責編:池夢蕊、鮑聰穎)

推薦閱讀

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動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機制,北京市政府發布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詳細】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動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機制,北京市政府發布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