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北京红绿灯投诉量为何同比降了23%

2021年02月10日08:10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2020年北京红绿灯投诉量为何同比降了23%

  交通信号灯是对道路秩序实施管理、充分发挥道路通行能力的重要工具,是城市交通精细化治理的一大环节。一旦因故障、缺失或配时不合理等影响到市民每天出行,12345市民服务热线就常常会接到投诉。记者发现,对比前几年投诉量居高不下,2020年有一个明显变化——12345有关北京市交通信号灯问题的投诉量比2019年下降了23%。这一变化从何而来?记者展开调查。

  从“九龙治水”到归口管理

  交通信号灯是城市交通秩序的重要保障设施,如果说路口的交通信号灯与交管部门没有直接关系可能颠覆了大多数人的认知,甚至不能理解。而在2020年以前,这样的情况却是普遍存在的。

  据北京市交管局统计,全北京交通信号灯的建设单位超过了60家。市民拨打12345反映交通信号灯故障、损坏或缺失的问题,相关诉求派单到了属地,头疼的事情就来了,出现问题的交通信号灯到底是哪个单位建设的,追根溯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北京市交管局科信处科长范永强告诉记者,近年来,北京新增、扩建道路较多,新建居民楼拔地而起,各类科技园、软件园区在北京落地,周边或内部道路均需要交通信号灯的保障,建设单位不仅有各区政府,还包括相关的产权单位,甚至是小区的开发商,这些部门或单位通过规划部门的审核后,都可以按国标建设交通信号灯。

  “2018年以前,建设了交通信号灯的路口有8200多处,而北京市交管局直管的仅有2800多处。”范永强说,这样的局面引发了三类问题,首先是一些产权单位只建不修,一些交通信号灯超年限使用出现设备老化,甚至已经到了找不到替代配件的地步;其次是各产权单位之间缺乏沟通,导致一些路口仍存在有口无灯的现象,甚至出现了放行冲突的危险情况,缺乏统一规划设计;还有信号机的联网联控难题,每个路口的信号灯都由一台或多台信号机来控制,而当时市面上的信号机多达40多个品牌,信号类型过于纷杂。

  从2018年11月起,北京市交管局按照交通信号灯产权、建设、管理、运维、联网“五统一”的要求,综合治理、归口管理,一改过去“九龙治水”的局面。截至2020年9月,北京市的交通信号灯及相关设备已完成了产权移交工作,城六区由北京市交管局直管,远郊区则由各区分局管理,该项工作比预计提前了3个月完成。

  全市交通信号灯有了“健康档案库”

  1月19日,记者来到北京通达交安科技发展中心,在产权移交工作完成后,北京市所有交通信号灯的详细情况,在这里都有大数据的实时监控,可谓“一灯一档”。现场巡检、监控设备提示、市民反映,通过多种渠道发现有信号灯出现故障时,运维人员会第一时间到现场修复,并把修复情况反馈给中心,这样的闭环模式与“接诉即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运维平台的大屏幕上,记者看到一张涵盖整个北京城的电子地图,图上标注着所有路口信号灯的位置与运行情况,当时的数据显示为8224处。具体点开图上的每个交通信号灯,列出的档案信息可谓相当详细,交通信号灯品牌、建设时间、上次巡检时间,目前是否正常运行等等信息一应俱全。

  采访中记者发现,屏幕上8224这个数字突然有了变化,北京通达交安科技发展中心负责人廖正伟告诉记者,随着城市的建设,交通信号灯也在增加,新建设的交通信号灯会纳入到平台的数据管理中。

  设备增加后,维修环节也需要更多人手。现在管理单位少了,但力量不减少,运维队伍在不断扩充。

  郝天然是北京通达交安科技发展中心的一名运维人员,他告诉记者,北京城里有多支负责运维的队伍,每支队伍负责一个区域,每天要进行主动巡检,提前排除隐患。而当中心的运维平台发现问题后,就近的队伍要到现场进行维修,维修前后还要拍下对比图,通过手机回传到系统,整个流程非常严格。

  “与其说下降的是故障量,更准确地说是通过平台监控与主动巡检,提前解决了问题,把报修量压下来了。”廖正伟说,为了保障主动巡检的工作质量,他每天会对巡检情况进行30%的抽样,确保交通信号灯及相关设备的正常运行。同时根据运维平台上的报修时段分布图,及时参考故障高峰情况调整人员安排。根据统计,过去交通信号灯的故障维修平均需要2个半小时,现在已经压缩到1个小时以内,二环内道路交通信号灯的故障维修更是可以控制到5分钟左右。

  优化配时不只“早晚高峰”

  北京市交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信号灯“五统一”工作涵盖了北京市8224处路口,其中共涉及46种类型的8153台信号机,13种类型的 110448组信号灯具,10种类型的51920根杆具,22种类型的51353处管井。交通信号灯及相关设施的统一管理,不仅提高了维修的效率,同时也让优化配时更加游刃有余。

  1月19日下午1点,记者来到北五环顾家庄桥,这里是优化配时调整的一个典型。刚到现场不久,记者便看到,整个顾家庄桥桥区由北向东的左转弯车道是周边最窄的一条,然而在此排队转弯的车辆可不少。以往这个时候,总会有性急的司机拨打12345反映顾家庄桥拐不过去,总堵车。在现场采访的半个小时当中,转弯的车辆在不断增加,但未再出现堵车的情况,排队车辆基本等一次红灯便可顺利通过了。

  现场交通信号灯运维人员提供了一张表格,上面有一张“心电图”,范永强告诉记者,图上这条曲线是通过大数据绘制出来的,所表现的是顾家庄桥北向东的车流量变化。通过这张图可以看到,在下午2点,桥下的车流量和早晚高峰一样,会达到一个峰值。“顾家庄桥比较典型,北京有很多路口都是这样,车流量的变化不是只有早晚高峰才会激增,交通信号灯的时长需要更科学地调控。”

  记者注意到,在图上曲线的下方,有一张详细的时间表,解读这张表格便会发现,顾家庄桥北向东方向的交通信号灯,每两个小时放行时长就会发生变化。

  统一联网正在推进

  从2018年11月北京市信号灯开始实施“五统一”至今,信号灯的产权、建设、管理、运维已基本实现统一。而作为“五统一”当中的最后一环,信号机统一联网目前仍在推进当中。范永强说,信号机统一联网,将有助于交管局通过平台对各路段信号灯放行时间实时进行评估和调整,进一步改善北京的通行环境。

  在北京市交管局的联创中心内记者看到了目前已相对成熟并投入使用的平台1.0版本。这一系统已将二环内及长安街沿线等主要路口的434处信号机进行了联网管理。傍晚时分随着晚高峰来临,交管局收到了展览馆路与车公庄大街东西双向出现拥堵的来电,工作人员随即通过平台调取路口处实时视频。在确认东西双向交通压力较大后,工作人员随即将东西向信号灯放行时长临时增加了5秒的时间。

  北京市交管局民警卓为介绍,目前交管局已建立“1+10”平台。“其中‘1’为市交管局主中心信号控制平台,负责全市信号灯的总体管理、调度,以及城区信号灯总体控制;‘10’为与城区交通关联性相对独立的房山、昌平、通州、大兴、门头沟、怀柔、密云、平谷、顺义、延庆等10个分中心信号控制平台,负责各自行政区信号灯控制管理。”卓为表示,未来通过平台既可以调整单一路口的信号灯时长,还可对同一路段多个路口的信号灯时长进行联动调整。并通过监控视频随时监测各路口的通行情况。

  打造“1+10”平台的难点在于把不同品牌型号的信号机及其所属系统进行汇总和统一。“根据统计,‘五统一’改革前,全市共有46种信号机品牌,其中只有7种、3665个信号机具备条件连入全市统一的信号控制管理平台。其余39种机型、4559处信号机则属于单点信号机,不具备联网条件,一旦所在路段交通流量发生变化,只能通过人工前往现场手动调节,配时功能单一,放行效率相对较低。”

  随着“1+10”平台1.0版本的逐步完善及2.0版本的更新换代,未来本市各区主要路口的信号机均会纳入管控范围内。交管局将通过该平台对信号灯联网的状态及各路段放行情况进行统一监控。当收到来自12345、122热线及各出行软件大数据的实时反馈后,交管局工作人员即可通过平台对路口拥堵原因进行分析,并实时调整信号灯放行时长。

  特写

  标准化的交通信号灯长啥样

  2020年至2021年,北京市拟新增加交通信号灯的路口多达1148处,记者从北京市交管局了解到,目前新增交通信号灯的建设已经有了标准化的模板。标准化的信号灯既包含路口信号机、信号灯灯杆、红绿灯灯具选型、设置的规范样式,又包含智能化交通流量检测设备、联网控制设备、故障检测、机柜环境检测和规范化的综合布线机制等。

  在黄渠地铁站西侧,是朝阳北路与黄渠东路的交叉口,马路较宽。此前因为交通信号灯缺失,这里的交通乱象屡屡被周边居民诟病,随着周边新建的商品房住宅小区、商业设施逐渐完善,人口密度增大使得问题更加凸显。2020年,新装的标准化交通信号灯使问题迎刃而解。

  记者在该路口看到,朝阳北路上,除了南北两侧的交通信号灯外,道路正中间也增加了交通信号灯。范永强告诉记者,该交通信号灯的设置,是为了方便行人二次过街。“因为马路比较宽,老人如果走得慢,有可能出现一次绿灯时长走不到对面的情况,设置二次过街的交通信号灯,可以更好地保障行人的安全。”

  便道上,设置着崭新的信号机,打开箱门记者发现,与旧时的机箱相比,内部的线缆排布更加整齐,每条线缆上明确标注着其功能,现场巡检人员告诉记者,一目了然的布局,给他们的巡检、维修工作都提供了便利。

  工程师许斌为记者现场演示交通信号灯配时的操作过程。信号机的箱门上设有一个可以折叠的小桌板,放平小桌板,电脑正好放在上面,在电脑与信号机上连好网线,许斌便开始演示操作。“我们会根据算法和公式,结合交通法规以及现场实际情况,利用软件为路口交通信号灯设置初始配时,正式开始运行后,所有的状态在‘1+10’平台上都有体现,如果需要进行配时的微调,无论是现场人工完成,还是远程平台操作,都可以实现。”

  手记

  归口管理值得借鉴

  2020年12月25日,本报曾报道方庄地区部分违停抓拍探头因断网或断电而失效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就与实现“五统一”以前的交通信号灯可谓同病相怜。无论是交通信号灯还是探头,这些设施都是保障城市交通秩序的重要工具,各起炉灶的建设、参差不齐的运维、五花八门的规格,终难实现有效精准的管理。

  交通信号灯的综合治理、归口管理开了个好头,为解决类似问题提供了更广泛的思路。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获知,实现“五统一”的过程一波三折,旧的机制需要逐一捋顺,中间的波折不是报道所能完全呈现的。容易解决的问题肯定不会成为遗留问题。但我们相信,既然问题的解决已经找到方向,经过各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城市精细化治理道路上的坚冰会被一一铲除,老百姓的幸福感、获得感会越来越强。

(责编:池梦蕊、鲍聪颖)

推荐阅读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