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长假里爬山健身故事多

2020年05月06日15:22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小长假里爬山健身故事多

  预约限流措施控制了游客数量,也提高了爬山健身者的游园舒适度。本报记者 李远飞摄

  本报记者 李远飞

  昨天是立夏节气,这意味着2020年的春天只剩下一个“小尾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在本应出门踏青的时节,人们却只能“宅”在家里。但随着“五一”小长假之前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降为二级,那些亲山近林的去处成为市民锻炼身体的选择。

  在西山森林公园登顶“鬼笑石”前的那最后几百级台阶前,刘女士和儿子正坐在一处有小块儿树荫的地方歇息。他们是一家三口来爬山的,刘女士的先生由于平日里经常锻炼,体力很好,在陪娘儿俩走过了登顶前的所有岔路口后,就拿着登山杖自己先行一步,去山顶等他们了。“在家呆很长时间了,利用这个‘五一’假期,出来活动活动。”刘女士看着坐在身前另一级台阶上的儿子说,孩子正处在发育期,居家防疫的这段日子里,她能明显感觉到儿子长个儿了,但体重也长了不少,这让刘女士有些担心,“这些日子,每天都陪他下楼跳绳。但跳绳还是枯燥,想着来爬爬山,既玩了又练了。”

  其实,不少在“五一”小长假期间带孩子来爬山的家庭,初衷都是为了让孩子好好锻炼锻炼。徐女士是和儿子一起在网上找爬山的去处,然后搜到了西山森林公园。“前些日子带他去爬了一趟居庸关,他一下就喜欢上爬山了。”徐女士说,“之前整天在家就知道抱着电脑和平板,现在不用劝,他自己找地方要爬山。”之前已经爬过八大处、香山的小家伙,听到妈妈的话马上凑过来问:“北京还有哪座山我能去爬?”

  在预约来到西山森林公园的游客中,也有不少是专门来锻炼的爬山爱好者。在顶峰的洗手间门前,一位身穿全套跑马装备的小伙子让同伴给自己拍照留念,他黝黑的脸上还留着刚刚为了降温撩上去的自来水。从山脚下到顶峰,记者走走停停用了将近2个小时,但据这个小伙子说,他只用了不到20分钟。“只有他行,我们都不行,他经常练。”给小伙子拍照的朋友说。与香山公园相比,记者在西山森林公园里遇到的专门来爬山锻炼的人更多一些,从装备上就能够非常容易地把他们与其他游客区分出来——这些爬山爱好者几乎没有什么随身物品,一身运动打扮,手机和水等必需品装在一个小马甲的口袋里,一些人还戴着耳机。孙女士夫妇就是这样的。“我今天到这会儿都35000步了。”她说。而在香山公园的山道上,记者也遇到了一对身穿运动服、手拿登山杖的老夫妇。“前面再走大约15分钟是大平台,然后还有600级台阶就到顶峰了。”老先生说。“您这么门儿清啊!”记者感叹道。“我经常来!”老先生笑答。

  看着这些专门来爬山锻炼的人们一路小跑地从身边经过,许多爬山爬得气喘吁吁的人都会由衷地赞叹一声:“真棒!”但锻炼健身需要持之以恒,尤其需要量力而行。记者就遇到了一位被同伴搀扶下山的男士,原来当天他没有吃早餐,经过太阳一晒,有些虚脱了。记者在这里也提醒有心爬山锻炼的人们,一定要做好准备,尤其不要逞能,香山公园里经常可以见到提示牌,提醒有心脑血管等基础病的人要注意风险。

(责编:尹星云、高星)

推荐阅读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