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美容师”李燕肇:只为古建绽放昔日光彩

2021年06月03日10:18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我干了一辈子彩画工作,也就算半个画匠。”这是李燕肇的师傅冯庆生对他说的一句话。如今,李燕肇对这句话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北京市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彩画工李燕肇是非物质遗产项目“古建油漆彩绘代表性传承人”。作为古建油漆彩绘传承人,在近40年的时光里,他始终保持着匠人的初心和热情,倾情守护着这项古老的技艺,用一支画笔,一盘颜料,让古建筑绽放了昔日的光彩。“彩画是要学习一辈子的,干到老学到老,没见过的彩画还有很多,越干越觉得彩画博大精深,彩画学习永无止境。”李燕肇掷地有声地说。

因为喜欢 结缘古建油漆彩画

从托裱底纸、起扎谱子、调配颜料等准备工作,到沥粉、刷大色、抹小色、贴金……油漆彩绘的每一步工序早已深深地印在了李燕肇的脑海里。而讲起与油漆彩画结缘,李燕肇笑了说:“其实也没啥,当时就是喜欢画画。”

1982年,李燕肇以“学徒工”的身份进入北京市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1983年,喜欢绘画的李燕肇成为了彩画师冯庆生的徒弟。冯庆生是彩画高级技师,擅长水墨山水,先后在颐和园、北海公园、香山公园、潭柘寺、戒台寺等多个皇家园林及中央党校等地留下彩画作品。“师傅受的是传统的师徒教育,有严格的拜师仪式,以及出师时间。”李燕肇介绍,“虽然我们成长的时代不一样,但是跟师傅的冲突却很少,师傅做的活儿总是特‘规矩’。”

在李燕肇印象里,师傅要求很严格,但为人很和蔼,很少对徒弟们发脾气。但有一次,老师却大发雷霆。“那次好像是在陶然亭修缮工程。”李燕肇回忆到。

由于彩画工一般都需要登梯爬高,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聪明的前辈就发明了碗落子。就是左手手腕上挂着画笔、颜料等工具,同时左手还可以扶着栏杆等物件,右手就可以安稳画画了,特别实用。虽然碗落子很实用,但是打落子的手法较麻烦,另一方面,挂在手上特别沉,有的徒弟偷懒,就直接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画笔攀上了脚手架。“师傅一看立马就生气了,严厉斥责教育了一番。从那之后,我们再也不敢偷懒了,所有的步骤都严格按照老规矩来。”李燕肇说。

也正是师傅的这次生气,让李燕肇对彩画工作又多了一份敬畏,同时,让他对如何做人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保持匠心 展现彩画昔日风采

户外施工,风里来雨里去,绘画时也常常受条件所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但李燕肇却在拿起画笔后再也没放下,他在彩绘的世界中“越陷越深”,直到现在依然热情不减。“既然喜欢绘画,自己还干了彩绘工作,就希望把这件事做好。”李燕肇说。工作中,他时时处处向师傅请教学习。工作之余,李燕肇除了练习各种技法之外,还专门报了国画班,综合学习了山水、人物、花鸟等技艺,增强自己的绘画功底,并在前辈们留下的优秀彩画作品中学习,揣摩总结。就这样,爱学习,爱琢磨,勤练习的李燕肇迅速成长起来。

北京故宫是中国明清两代的皇家宫殿,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之一,其修缮难度可谓不低。2014年故宫大修时,李燕肇担任彩画工长,负责故宫太和门东西庑房及周边建筑群的彩画修缮。“古建彩绘,第一要义是严谨,原材料、原工艺、原形制、原结构的‘四原则’不能破。”李燕肇在修缮过程中严格把关,每个纹饰、细节都遵照原样。为了达到最佳修缮效果,李燕肇专门对故宫彩绘的“老谱子”做了整理与研究,期间,彩画专家张德才先生主动提供了上一次修缮时的老谱子,彩画专家王仲杰先生指导了颜料调制的方法,从根源上保证了彩画图案、尺寸、颜色的原汁原味。“这时候不是讲究创新的时候,咱一定要保证不走样,更不能给后人留下错误的信息。”李燕肇坚定地说。

“如履薄冰。”在文物修缮的过程中,这四个字就是李燕肇的真实写照。2014年,李燕肇担任项目经理负责嵩祝寺修缮工程。嵩祝寺是乾隆皇帝为蒙古活佛章嘉呼图克图建造的,寺内保留着大部分乾隆时期的彩画,其中藏经楼及配殿彩画是搭袱子金琢墨石碾玉旋子彩画,是全国独一无二的。“文物修缮不像其他的艺术作品,我们在修缮的过程中一方面要注意保证不要造成保护性伤害,另一方面还要确保其图案正确。”李燕肇介绍。

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护文物,吹风机、吸尘器、羊毛刷等都成了李燕肇的“武器”,他们对彩画进行除尘、软化、固定、回帖,局部补做,对文物进行最小扰动,最大程度上保持原汁原味。作为项目经理,李燕肇严格把关质量,认真研究修复的每一步,在填充缺失颜色时更是多方查找核实。“官式建筑彩画有严格等级制度,讲究极多,不能有错。”李燕肇说。

最终,在李燕肇团队的努力下,嵩祝寺展现了出了真容,受到了专家们的一致好评。

练就绝活儿 愿技艺薪火相传

38年的职业生涯,卧佛寺方河、烟台南山公园彩画修缮、中央党校牌楼及古建群彩画修缮、地坛公园方泽轩宰牲亭彩画修缮、故宫太和门东西庑房及周边建筑群修缮、颐和园龙王庙、文昌阁和澹宁堂彩画修缮及复建等等数得上名号的古建筑修缮施工现场都出现过李燕肇的身影,让这些古建彩画焕发出昔日的光彩是李燕肇用行动“表白”古建的最好方式。

沥天花圆鼓子要一气呵成,线条饱满流畅,只能有一个接头。这是彩画专家冯义先生当年手把手传授的。李燕肇说这不是一下子就能练成的,要认真掌握要领,反复练习才能达到的效果。过去学徒要学满三年零一节,方能出师。之后还要从最基础的“规矩活”干起。此后,还需要在实践中经常揣摩,总结,勤加练习才能实现。

连续几个小时站在脚手架上是家常便饭,有时坐、卧、仰等各种姿势交加,一天下来,全身都酸痛难受,加之有的颜料里含有有害成分甚至剧毒,使用时要格外小心,手上胳膊上的颜料要及时清洗。与彩画相伴近40年的李燕肇深知这一行的艰辛,“只有真正喜欢彩画的人才能坚持下来。”李燕肇说。

“干我们这行登高爬梯很辛苦,待遇也不算高,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干。”李燕肇说。面对记者,李燕肇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作为古建油漆彩绘传承人,李燕肇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多年来,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彩画,爱上彩画,他始终坚持在一线,干工程,带徒弟,给年轻人讲一堂生动的彩画课。

虽然李燕肇已临近退休,但在李燕肇眼里干彩画是一辈子的事,传承彩画技艺更是一辈子的事。“我现在就一个希望,让更多的年轻人爱上彩画,接更多的古建修缮工程,给年轻人一个良好的成长平台。这些技艺都是老前辈的智慧结晶,一定要传承下去。在古建筑修缮时,他们知道怎么做,为后代留下一份珍贵的文化财产。”李燕肇说。

工匠档案

李燕肇,1966年6月生,现任北京市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工程建设总承包部项目经理。主持参与的故宫修缮工程获得“北京市优质建筑装饰工程优质工程奖”。2018年被评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非物质遗产项目‘古建油漆彩绘代表性传承人’”。2020年, 北京市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建筑油漆彩绘”项目保护单位,李燕肇是古建筑油漆彩绘代表性传承人之一。

匠人匠语

“彩画是要学习一辈子的,干到老学到老,没见过的彩画还有很多,越干越觉得彩画博大精深,越有敬畏之心,我干了一辈子彩画工作,也就算半个画匠。”这是李燕肇师父冯庆生对他说的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对古建筑彩画的传统技艺和规制心存敬畏,将老一辈的传统技艺原汁原味继承。“尊重历史、保持传统做法”、“保证不走样,不给后人留下错误信息”是李燕肇修缮彩画始终遵循的原则。

技能绝活

1、“反腕子沥天花圆鼓子”绝活

在古建筑彩画天花沥圆鼓子的方法,“反腕子沥天花圆鼓子”的绝活,此项绝活要求沥粉线条饱满流畅,沥粉一圈需要一次性完成,且只能出现一个接头,彩画沥粉线条的完整性,流畅性。

2、“擦假大理石”绝活

“擦假大理石”就是在木材上用传统彩画工艺做出大理石的纹理效果。首先要先在木板上刷二至三道白色油漆(调和漆或硝基漆),彩画师傅要凭借经验把控时间,在最后一遍漆大约九成干时,将滑石粉均匀拍擦在漆面上,再用棉花蘸黑烟子或其他颜色粉再醮大白粉和滑石粉在九成干的油漆上擦出大理石纹理,擦时要注意有重有轻、注意棉花上醮黑烟子和滑石粉的位置和多少,经验丰富的彩画师擦出的大理石美观感、自然感可与真大理石相媲美。  

(责编:董兆瑞、高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