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北京公交站牌上新了 百年来变化一文看懂

2021年04月22日15:3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快看!北京公交站牌上新了!百年来变化一文看懂

  遍布北京街头的公交站杆站牌,不仅为市民绿色出行提供着指引,也成为不可缺少的城市家具,展现着首都形象。然而,随着城市发展、时代变迁,公交站杆站牌也遭遇了诸多尴尬——老旧锈蚀,小广告清不干净;高矮不一,字儿小,老年人看不清站名;色彩对比度不够,辨识度低……不少市民呼吁,这些使用率最高的城市家具该“升级”了。

  近日,北京公交集团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提升公交站台设施服务水平,增强市民公交出行的辨识度,将于近期陆续对其自有产权的老旧公交站杆站牌进行统一更新更换。公交站牌如何提升“颜值”?新方案又做了哪些人性化改进?本端记者独家采访了北京公交集团站杆站牌设计团队。

  问题

  信息重复 字体过小 高矮不一

  线路多,站位多,传达的信息多,公交站牌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近两年,市民通过12345反映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公交站牌高度、颜色不统一,字体过小,站牌纸质印刷容易破损。

  在有着124个站名的F77路公交站牌上,密密麻麻的站名站成两排,只有眼睛贴着站牌才能看得清楚,对于一些眼神儿不好的老人来说就更困难了。“浅绿色底儿,配着白色字儿,对比度不够,看着也没那么清楚。”年过7旬的李阿姨对记者说。

  记者走访多处公交车站发现,公交站杆站牌高矮不一的现象普遍存在。粗略测量发现,高的1.9米,矮的只有1.3米。即使是同一个站台的多个站杆站牌,高矮、样式都可能不同。在望京桥西一处公交站台上,一个太阳能不锈钢式站杆从上至下立了6条线路6块站牌,最低的一块,高度仅到成年人膝盖,想看清站名必须蹲着才行。除了“身高”尴尬,在一些利用隔离带设置的狭小站台上,身子较宽的公交站牌,还挡了乘客的路。

  还有一些市民投诉反映,不知道每个站名上面的数字代表什么。事实上,这些数字站号,是为了方便乘客根据公里数查询票价。“现在都手机刷码乘车了,导航软件也自动计算票价,这些信息可以尝试电子化,没必要占据公交站牌空间了。”市民张先生建议道。

  除了实用性建议,老旧公交站牌锈蚀、小广告清不干净等问题也影响着城市形象。一位公交一线职工告诉记者,对于现有搪瓷材质站牌上的小广告,往往需要用坚硬工具铲掉,有时铲不净留下痕迹,不小心还容易铲掉油漆,弄个“大花脸”。

  方案

  现代感与古都风韵相融合

  从去年8月开始,北京公交集团组建团队,重新设计站杆站牌。“我们大量研究了伦敦、巴黎等国外城市,以及上海、杭州等国内主要城市的站杆站牌形式,在进行了数月的现场调研后,进一步听取了社会各界代表的意见建议。难点就在于,如何在服务好市民的基础上,使公交站杆站牌现代感与古都风韵得以融合。”公交集团基建行政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即将与市民见面的站杆站牌新形象,对市民反映强烈的一系列问题都给出了解决方案。

  亮点1:三种样式统一规范并“瘦身”

  根据新方案,新型站杆站牌有三种样式,分别为箱式站杆(多线路)、圆式站杆(多线路)、圆式站杆(单线路)。无论哪种样式,都对高度、宽度、厚度进行了统一规范,比如多牌箱式站杆高度2.5米、宽度52厘米、厚度仅为8厘米,与现有站杆相比,宽度最多缩减了29厘米,厚度与现有太阳能式站杆相比缩减16厘米。同时,严格遵循站牌阅读区高度标准,避免市民蹲着看站名。

  亮点2:字号放大 兼容更多信息还能“扫码”

  站牌身材“消瘦”了,站名字号却加大了不少。新方案将站牌信息“化繁为简”,对公共信息集中处理,释放了更多空间。比如,目前多牌站杆上,每块牌子都有本站站名,新方案删除了这类重复信息,只保留顶部一个站名,同时去掉了知晓率不高的计价站号。路线各站名成“回”型走势,配有走向箭头,兼容更多站点信息。

  新型站杆添加二维码功能,乘客通过扫站杆下方一个二维码,就可以查询多线路信息,其中包括线路名称、基础票价信息、站杆唯一编号等,点击任意线路后,可对该线路进行自定义始发、终到站点实际票价进行查询。

  亮点3:红白深灰配色体现古都风貌

  新型站杆站牌主体颜色使用红、白、深灰三种。“红墙灰瓦可以体现古都风貌,简洁明快的配色增加了整体对比度,具有国际化大都市的现代感。”设计团队负责人介绍,新形象也尊重了现有站牌配色,不会有很大跳跃性。

  亮点4: 纳米喷涂增强抗腐蚀性

  从材料上看,新型站杆站牌主体结构采用优质不锈钢材料,表面进行纳米喷涂,具有耐久性、耐雨水、耐日光和温度变化的特性,同时比较容易清洁,能有效防止各类胶粘物质的黏附。

  探访

  新型站杆站牌陆续亮相 查看站名更方便

  目前,换新装的站杆站牌已经在部分公交站亮相。记者在马官营西公交站看到,多线路箱式站杆方头方脑,整体可以用“轻薄”形容,顶端红底白字的站名十分醒目,52路等线路站牌上,加大字号的站名信息阅读起来更容易了,过去把脸贴着站牌看站名的乘客不见了。而在马官营站,新式单线路站杆像顶了一个标有站名的“红气球”,除了把原来生锈的站杆换成了现在深灰色单杆,配色方面均与多线路箱式站杆保持统一。

  记者了解到,箱式多牌站杆最多可以安装 6 块线路牌,圆顶多线路站杆最多可以安装 8 块线路牌。换新过程中,对于现状站杆较多、线路较少的站位,将进行站杆合并;对于现状线路较多、站杆较少的站位,进行站杆拆分。更换方案还特别指出,站杆宜两面设置在站台下游位置,站杆牌面应与车辆行驶方向垂直,需设置多根站杆的,按照头、 中、尾的方式设置,所有站杆要保证无障碍设施通行顺畅。

  根据计划,北京公交集团自有产权的站杆站牌将在年内陆续分批完成换新。

  内存

  站牌变迁:一块站牌上只有1站到一块站牌124站

  1924年底,北京第一条有轨电车通车,次年线路延伸至天桥,天桥车站成为第一个正式公交首末站。此后近百年间,一座座车站相继诞生,与之相随的是各式各样的公交站牌。

  “早期公交站牌信息很单一,只是告诉乘客可以在这里坐车,不会提示其他站位信息。”公交迷胡耀东研究北京公交历史20年,他向记者展示了大量不同时期的公交站牌史料照片。记者看到,在拍摄于上世纪20年代的天桥站,包裹在方柱上的站牌上只有“天桥”“电车站”5个大字,没有其他任何信息。从留存照片上看,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公交站牌大多保持着单一站提示,站杆也多是借助电车电线杆,一些铁质圆形站牌上开始出现诸如“西四至东四”的首末站信息。

  20年代拍摄的天桥车站

  到了上世纪50年代,随着公交汽车恢复和发展,站牌上的信息也逐渐丰富起来,铁质站牌上不仅有了线路各站信息,还有了走向示意图。“当时最有时代特征的就是‘拉钩车’。”胡耀东告诉记者,当时站杆顶端有个圆形铁牌,双层铁牌中间夹一铁质弯箭头,红色白字写着“末班车已过”。每晚由末班车售票员拉出,次日头班车售票员负责挑回,“拉钩车”因此得名。但“末班车已过”的标志只用到1958年,随着站位增多,首末班每站“拉钩”的动作很耽误功夫。

  50年代“拉钩车”站牌

  1956年的车站牌

  七八十年代开始,站牌信息更加丰富,本站名称和线路全程站名成为“标配”,首末站时间、票价信息也进行了标记。1982 年,按当时城乡建设部的统一规定,铁质站牌正面上部为路别及站名,中部预告下站站名,下部为“开往XXX”,背面上部为路别,列出本站首末车时间,中部为红底白字“公共汽车”,下部为全部站名,并附有票价及行进方向。

  70年代公交站牌

  80年代街头的公交站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公交站牌

  90年代,增加广告功能的公交站牌还对计划间隔进行了公示,站牌配色更丰富多彩。同时,为了配合无人售票的推行,114路等站牌上还增加了“无人售票线路”“主动投币,不设找赎”字样,当时“钓鱼台”站一块站牌上还提示“票价2角,月票有效”。

  进入新世纪,北京开始逐步稳定了当前的站牌样式。“随着线路大发展,站牌上的信息量越来越大。”胡耀东感慨地说,当年一块站牌上只有一站,如今像F77路郊区线路站牌上多达124站站名,“小小站牌记录着百年公交发展,也体现了公共交通服务水平的提升。”

  进入新世纪后的公交站牌

(责编:孟竹、鲍聪颖)

推荐阅读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