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背20多公斤设备 大兴防疫消杀队员连续奋战一线

2021年01月29日17:14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人民网北京1月29日电 1月28日14:00,大兴蓝天救援队队部内,除了鼾声,什么也听不到。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椅子上,训练室的地毯上、简易床上,队员们或卧或趴,和衣而睡……“再有一小时,他们又该起床准备出发了,咱们小点儿声。”队长孙建国轻轻地将一件棉服盖在队员身上,然后转身带记者退出了门外。

张子凡 摄

消杀“战士” 挑重担

据孙建国介绍,自1月17日起,大兴蓝天救援队和区森林防火救援队就承担起了天宫院街道5个封控社区的消杀任务。每天早上8点、中午12点、下午4点和晚上8点各消杀一次,每次大约需要两个小时,中间休息的时间非常短暂,所以队员们都会抓紧时间眯一会儿。

“我们的任务主要是对各社区步行梯、电梯入户大厅、消防通道、地下车库、垃圾桶和公共设施,以及室外环境进行覆盖式消杀。”孙建国说,天宫院街道这些封控社区基本都是18层以上的高层住宅楼,队员们每天要背着20多公斤的设备,一层一层进行消杀,一趟下来非常累。别看出去执行任务时都倍儿精神,回到队部往往会瞬间疲惫。

据孙建国介绍,从去年冬天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起,大兴蓝天救援队就积极参与防疫消杀工作,集中隔离观察点、转运车、核酸检测场地、封闭社区……消杀任务很艰巨,但他和他的队友们从未退缩,即使再累也会坚决完成任务。

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为确保队员的消杀工作不会对高风险地区以外的环境造成不安全影响,参与这次志愿服务的所有队员全部住在队部,不回家!”孙建国说,由于天宫院街道防疫消杀任务时间比较长,队里要求必须是健康宝信息正常、核酸检测阴性、可以持续7天执行任务的队员才可以参加。

梁潇潇是一名大一学生,也是大兴蓝天救援队里最小的队员。他的家就在天宫院,距队部直线距离仅一百多米,但自从1月17日住进队部 ,至今都没有回过家。他说:“加入‘蓝天’做志愿,为大兴防疫作贡献,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我想过一个有意义的寒假!”

大兴蓝天救援队的队员都是志愿者,平时都有各自的工作生活,但他们都说“疫情不退,我们不退”。为了能参加这次任务,许多队员都请了年假。今年44岁,网名为“蓝天感觉”的队员就是其中一位,他说:“疫情不结束,生活就无法恢复正常,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消除疫情。”

作为队长的孙建国更是以队部为家,一天母亲打电话说他的父亲突发高血压,需要马上送医,而他当时正在执行消杀任务,不得已,只能委托朋友帮忙替他送父亲去医院。他说:“没办法,任务在先,作为指挥员,我必须留在任务现场。”

志愿“新生”集体Call“1”

与“久经沙场”的蓝天救援队不同,大兴区森林防火救援队是一支刚刚成立一个多月的“新生”。据队长李晨萌介绍,这次参与天宫院消杀工作,是他们接到的第一个“重要任务”。

“愿意参加的,就Call‘1’吧!”李晨萌说,因为新闻上已经报道了天宫院街道的疫情,他担心队员们会有恐惧感,不愿意参与行动。他将任务在群里讲明后,没想到仅一两分钟,40名队员就全部回复了“1”。

“我们救援队主要针对的是森林防火,之前没有执行过防疫消杀任务,但疫情就是命令,我们必须马上进入状态。“据李晨萌介绍,在蓝天救援队的指导下,他和队员们很快就掌握了消杀要领,可以独挡一面了。

现在,队员每天对融汇社区等4个小区进行消杀工作,涉及40栋住宅楼,2栋商业楼,76个单元楼道,消杀地上面积达到29万平方米,车库面积11.78万平方米。

“由于都是‘新生’,开始背着20多公斤的设备上下楼消杀有点‘吃不消’,我们就采取了倒班制。”李晨萌说,通过十多天的工作,队员们已适应了工作强度,可以做到一人一台设备了。随着对社区环境的熟悉,工作效率也提高了很多。

另外,大兴区森林防火救援队与蓝天救援队一样,为了做好队员的安全防控工作,也对全体队员实行了统一管理,集中居住,每天保持“两点一线”,把全体队员的活动范围严格固定,减少不安全因素发生。李晨萌说,现在,队员们已经十多天没有回家了,希望疫情快点结束,让大伙儿早点回家。(郝新颖)

(责编:董兆瑞、高星)

推荐阅读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