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2020年12月22日08:21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劳荣枝否认部分杀人犯罪指控

  劳荣枝在庭审现场供图/新华社

  劳声桥手写申请书对受害者家属致歉

  昨天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劳荣枝及其辩护人(暨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人亲属、媒体记者及社会各界人士等参加旁听。

  庭审过程中,劳荣枝一度低头落泪,称自己也是受害人,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受到了法子英(另案处理)的折磨,她否认了部分杀人犯罪的指控。对于受害人提出的一百三十余万元民事赔偿,劳荣枝称自己只有3万元存款。

  开庭前,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表示“对妹妹涉嫌的犯罪深恶痛绝”,向被害人家属真诚道歉,对于被害方提出的民事赔偿,他全家愿意“砸锅卖铁全力以赴”帮助劳荣枝积极履行。

  庭前

  劳荣枝二哥称全家愿“砸锅卖铁”履行赔偿

  1996年至1999年,劳荣枝与男友法子英在南昌、广州、温州、南宁、合肥等地实施犯罪。他们将家境殷实的男子引至出租屋内,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共杀害7人。1999年,法子英犯案过程中被抓,同年被执行死刑。劳荣枝逃亡20年后,去年被抓获。

  在法子英被处死刑21年后,劳荣枝等来了她的受审时刻。

  昨日凌晨4点开始,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陆续排起一条长长的队伍,不少市民自发来到这里,希望可以旁听劳荣枝受审的情况。

  受害人熊启义的老同事也赶来参加旁听,这些年他一直关注着案件的进展。1996年,熊启义被法子英和劳荣枝劫财后灭口碎尸,随后熊启义的妻儿也被杀害。同事希望在庭审上了解案件的更多细节。

  庭审前,劳荣枝的二哥劳声桥手写了一份《道歉忏悔,积极赔偿,恳请法院依法保障被告人劳荣枝辩护权申请书》,他希望在庭审中向法院提交。他提到,作为劳荣枝亲属,对劳荣枝涉嫌的犯罪深恶痛绝,对7名无辜生命的离去感到无比痛心与惋惜,对于被害方提出的民事赔偿,他全家愿意砸锅卖铁、做牛做马全力以赴帮助被告人劳荣枝积极履行。

  最终,劳声桥和家属在数字媒体厅旁听了审理过程。

  庭审

  检方指控三项罪名 首次披露常州抢劫案

  庭审中,检方以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三项罪名对劳荣枝提起刑事公诉。认为劳荣枝共参与杀害五名受害者。

  此次庭审中,检方首次披露了一起发生在常州的抢劫案件。起诉书中提到,1998年,法子英与劳荣枝逃亡江苏常州。在常州期间,劳荣枝诱骗受害人刘某到租住处后,法子英将刘某绑架并刺破刘某胸口,劳荣枝用铁丝对其进行捆绑,控制其人身自由,并要求刘某给妻子打电话,配合法子英进行抢劫。最终,两人抢劫7万元后离开现场。在该案件中,并未造成人员死亡。

  据旁听人员介绍,劳荣枝身着绿色棉服,扎着长发参加了这次庭审。在检方宣读起诉书时,劳荣枝一度低头流泪。

  庭审中,劳荣枝向被害人家属和自己的家人表达了歉意。劳荣枝称过去二十多年,她自己过得“暗无天日”,进入看守所后反而能睡得安稳,每当看守所里有新的嫌疑人被拘押后,她还会主动询问外界对她的评价。

  劳荣枝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多年来因为害怕法子英报复而被迫帮助他作案。法子英伏法后,她一度觉得很高兴。劳荣枝评价法子英手段非常残忍,在与法子英交往期间,自己曾两次流产,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法子英的侵犯。

  审判长对劳荣枝进行询问时,劳荣枝对检方指控的部分杀人行为表示否认。

  对于该案的民事部分,朱大红的代理律师提出,要求劳荣枝赔偿丧葬费、老人和孩子赡养费等一百三十余万元。但劳荣枝当庭表示,愿意将自己全部3万元的积蓄用来赔偿受害者家属。

  目前,劳荣枝案仍在持续审理中,预计将持续两天。

  受害人家属

  “过去二十年遭受的打击 不是一句道歉能有用的”

  劳荣枝案开庭前一天,朱大红搭乘高铁从合肥赶往南昌,她将以受害人“小木匠”妻子的身份出庭。丈夫遇害21年后,她不得不再次向赶来的媒体回忆她这些年的经历。

  1999年,在一起绑架案中,法子英为了向绑架对象证明自己不怕杀人,把随机找来的“小木匠”残忍杀害。此后二十多年,朱大红打零工把三个年幼的孩子养育成人,案发时,最小的女儿只有4岁。

  如今,小女儿已经参加工作,两个儿子正在学习汽修和厨师手艺。这次开庭至少需要四五天的时间,朱大红不想耽误儿女工作,没有让他们特意请假出庭,在律师刘静洁的陪同下,她来到南昌。

  20年前,法子英在受审时曾叙述了杀害“小木匠”的残忍过程,朱大红为此曾情绪激动,提前离庭。时隔二十多年,她表示:“再激动,我也不能在法庭上失控。”

  朱大红介绍,劳荣枝被抓后,对方家属没有与她联系过,她在网上看到过劳荣枝哥哥的道歉说明。但朱大红坦言,她从心里很难接受这样的道歉,丈夫已经遇害,她的家庭命运已被彻底改变,“过去二十年遭受的打击,不是一句道歉能有用的。”

  目前,朱大红已对劳荣枝提起了相关的民事赔偿诉讼。但对具体诉讼请求和赔偿金额,她和律师都称,将视这次开庭情况而定。20年前,法子英被判死刑后,因为对方没有赔偿条件,她作为受害者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赔偿。

  21日早上8点多,朱大红和律师来到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场,她希望劳荣枝得到应有的判决。朱大红曾向媒体表示,不会把对劳荣枝的情绪转移到家属身上,“毕竟劳荣枝是劳荣枝,家属是家属。”

  被告人家属

  希望能与妹妹见上一面

  亲口问问她有没有杀人

  劳声桥说,他通过网络了解到妹妹案子的开庭消息。其间,他并未接到法院的通知。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情况,劳声桥和家人提前做好了核酸检测,也到派出所开了与劳荣枝的亲属关系证明材料。

  劳声桥早早帮劳荣枝请好了律师。2019年12月11日,劳声桥第一次与律师来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但没有见到劳荣枝。

  2019年12月12日,南昌市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劳荣枝于12月11日,分别以口头和书面形式提出,拒绝亲属与南昌警方接触,希望家人摆脱阴影,并拒绝了家人为其聘请律师,已主动申请了法律援助。此后不久,劳声桥也接到看守所电话,对方口头宣读了劳荣枝拒绝家人为其辩护的材料。

  这次开庭,劳声桥希望能与妹妹见上一面,亲口问问她有没有杀人,是否真的拒绝家属为其聘请律师。

  作为劳荣枝案的参与律师,周兆成也公开发表文章称,如果庭审中,被告人劳荣枝当庭拒绝家属委托辩护律师的辩护,会尊重劳荣枝的决定。但是,如果被告人劳荣枝愿意接受家属委托辩护律师的辩护,希望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保障被告人劳荣枝的辩护权。

  周兆成还透露了劳荣枝逃亡阶段的生活细节。据他了解,劳荣枝在厦门逃亡期间,曾有过一名男友,男友评价劳荣枝平时生活很节俭,在外聚餐会控制花销,但穿衣打扮很讲究,也很注重生活品位,喜欢弹钢琴,经常去画廊画画,还学了小提琴,并养了两只狗。

  本组文/本报记者 石爱华 戴幼卿 实习生 李晶晶

  案件背景

  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另案处理)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间,二人共谋且分工明确,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俗称“坐台”)物色有钱人为作案对象,分别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绑架及故意杀人犯罪。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责编:池梦蕊、鲍聪颖)

推荐阅读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