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編《李大釗年譜》發布 李大釗入職北大時間為1917年12月

2021年03月31日15:27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新編《李大釗年譜》上午發布

今天上午,北京大學正式發布最新編纂完成的《李大釗年譜》。由北京大學校史館副研究員楊琥歷時近20年完成的這一文獻著作,以記錄李大釗生平事跡和介紹詩文著作內容為主,從報刊、檔案、日記和書信等史料中,廣泛搜集和深入發掘有關李大釗的各種記載,取得了不少學術新成果。

入職北大時間確定

李大釗是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先驅、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和早期領導人之一。他從事的革命工作,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多為秘密活動,公開記載很少,因此史料的收集和甄別極為重要。為查清李大釗的行蹤,編者多方查找史料,例如,李大釗進入北京大學的時間,學術界大致認為是1918年初。但本書編者發現,《國立北京大學廿周年紀念冊》所收《北京大學廿周年紀念大會攝影》照片中即有李大釗,而據《北京大學日刊》關於北大紀念20周年校慶的報道,這張照片為1917年12月17日所攝。另據顧頡剛同日《致葉聖陶函》稱,時任北大圖書部主任章士釗“近已將圖書主任開去,易以李守常”。將這三條資料綜合起來,從而將李大釗入職北大的時間確定為1917年12月。

確定護送陳獨秀出京時間

1920年初,李大釗護送陳獨秀離開北京,是北大校史和中共黨史上流傳甚廣的佳話。但此事究竟在何時發生,前人著作僅有大略推斷,或說1920年2月,或說1920年春。本書編者查閱到一條北洋政府警察廳的檔案資料,明確說道:“查於二月九日下午一時余,見陳獨秀乘人力車出門,聲言至緞庫后身胡適宅拜訪,是日並未回。復經調查數日,並未回家。”由此可知陳獨秀是2月9日離開其家的,結合胡適當天日記的記載,可推知陳獨秀離家后,即與胡適、李大釗等人商議后續辦法,決定離開北京。又據陳獨秀在離開北京到達上海后致警察廳總監吳炳湘之函,可知2月14日陳獨秀已到達上海並將臨時生活安排妥當。據此,本書將李大釗護送陳獨秀出京的時間確定為1920年2月中旬。

可信回憶也被採用

在比較、印証后,可信的多人回憶也被本書採納。如關於“五四時期”北大新思想碰撞、討論之場所和中國共產黨北京黨組織誕生之地——北大紅樓一層李大釗辦公室的回憶即是如此。對李大釗辦公室在中國現代史上的作用和地位,張申府回憶:“主任室設在東南角上的兩大間。從此,那兩間房子也就成了一時新思想運動的中心,大本營……談到‘五四’,談到中國的革命,是絕不可以忘掉那個地方的。”羅家倫的回憶也稱李大釗辦公室為“飽無堂”:除了“充滿學術自由的空氣”,“飽無堂還有一種好處,因為李大釗是圖書館主任,所以每逢圖書館的新書到時,他們可以首先看到,而這些新書遂成為討論之資料。當時的文學革命可以說是從這兩個地方討論出來的,對於舊社會制度和舊思想的抨擊也產生於這兩個地方”。張國燾、傅斯年也有相似的回憶。本年譜征引了這些材料,以充分說明李大釗及其辦公室在“五四時期”之影響和作用。

本報記者 崔樂 和冠欣攝

(責編:孟竹、高星)

推薦閱讀

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動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機制,北京市政府發布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詳細】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動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機制,北京市政府發布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