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速600公里磁浮样车试跑成功

2020年06月22日07:59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时速600公里磁浮样车试跑成功

本报记者 曹政

昨天,在上海同济大学的磁浮试验线上,一节蓝灰相间的试验样车飞速驶过。这是中车四方股份公司研制的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首次试跑。

区别于北京、长沙等地已经开通的中低速磁浮线,高速磁浮被认为可以填补高铁与民航之间的空白。此次试验样车试跑成功,也让多方期待:高速磁浮时代这次真的要来了吗?

合力攻关高速磁浮核心技术

上海浦东机场到龙阳路,是世界上第一条投入商业运营的高速磁浮线路,创下430公里的最高速度。但这条线路只有大约30公里,并未把高速磁浮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2006年,上海与杭州之间的沪杭磁浮项目就已经立项,并进入可研阶段。当年的环评报告显示,沪杭磁浮由龙阳路站向西南延伸到上海南站后,分成两路:支线向北连接上海虹桥机场综合枢纽;正线向南通往浙江的嘉兴、杭州。

“当时的线路规划很合理,沪杭磁浮其实是上海磁浮线的延伸。”曾参加这条线路评审的同济大学教授孙章说。但由于沿线居民对磁浮的误解和反对等原因,沪杭磁浮项目中断,直到今天都没能实现。“好在现在不算晚,当时磁浮技术和土木等方面的人才都还在。”他感叹。

但我国对磁浮技术的探索没有停。近几年,长沙和北京相继建成最高时速100公里的中低速磁浮线,且实现技术自主。

如今研发的高速磁浮时速超越中低速磁浮线和当年规划的沪杭磁浮项目,达到600公里。中车四方股份公司昨天介绍,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交通系统的研制,是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先进轨道交通”重点专项课题,汇集国内高铁、磁浮领域优势资源,联合30余家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共同攻关,目的是攻克高速磁浮核心技术。

区别于上海磁浮线购买德国技术的模式,此次我国要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工程化系统,形成我国高速磁浮产业化能力。

填补高铁与民航间空白

“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高铁受到空气阻力、噪音、摩擦极限等影响,很难提升到更高速度。”孙章说,但由于磁浮技术使列车悬浮起来,摩擦力小,噪音低,可以实现更高速度。

我国运营建设的高铁最高时速350公里,民航客机巡航速度一般是每小时八九百公里。高速磁浮恰恰填补了二者间的空白,从而形成航空、高铁、高速磁浮和城市交通速度梯度更加合理、高效、灵活便捷的多维交通架构,满足不同人群出行需求。

此前,磁浮技术一度被人误解会产生极大的辐射污染。然而,经过多位业内专家的试验论证,磁浮列车的辐射值较小。比如第三方公司对长沙磁浮线实地测量的数据显示,磁浮列车经过时线路1米左右辐射值为10微特、小于微波炉辐射值,3米左右1微特、小于电吹风,5米左右低至0.3微特,符合国家标准要求。

但按现有技术,高速磁浮的技术装备成本高,造价也会高于高铁。据孙章计算,高速磁浮造价大约是高铁的一倍半。即使在磁浮技术已走在前列的日本,高速磁浮的成本也是高于高铁的,“不过日本有政策,如果修建线路时两种技术的造价相差不大,会鼓励采用磁浮技术,同时有相关资金支持”。

不过,由于转弯半径小、爬坡能力强等优势,磁浮线路建设时的征地和拆迁成本也会小于高铁。

中车四方股份公司介绍,高速磁浮的应用场景丰富,既可用于长途运输,即“走廊化”交通,在大型枢纽城市之间或城市群之间形成高速走廊,促进地区间协同发展;又适用于中短途客运,即“通勤化”、“同城化”交通,用于大城市通勤或城市群内相邻城市的城际连接,打造半小时至1小时经济圈,促进都市圈和城市群“一体化”、“同城化”发展。

多项关键技术符合要求

昨天在磁浮试验线上,试验样车首次进行系统联合调试,开展了多种工况下的动态运行试验,包括不同轨道梁以及道岔、小曲线、坡道、分区切换等,完成七大项200多个试验项点,对悬浮导向、测速定位、车轨耦合、地面牵引、车地通信等关键性能进行了全面测试。

“在多工况试验条件下,车辆悬浮导向稳定,运行状态良好,各项关键技术指标符合设计要求,达到设计预期。”高速磁浮课题负责人、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副总工程师丁叁叁说。

答疑

多久才能坐上高速磁浮车?

记者获悉,目前高速磁浮项目研发进展顺利,试验样车成功试跑的同时,5辆编组工程样车的研制也在稳步推进。按照计划,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工程样机系统将在2020年底下线,形成高速磁浮全套技术和工程化能力。未来,通过高速磁浮示范工程建设,进行时速600公里线路运行等相关工作。

日本已经在1990年山梨县修建的磁悬浮试验线基础上,打造连接东京、名古屋和大阪的高速磁浮线,最高时速大约500公里。其中,东京到名古屋一段预计2027年率先开通。

今年4月,浙江在全面推进高水平交通强省建设动员大会上宣布,谋划了“十大千亿”和“百大百亿”等重大工程,其中包括沪杭甬(上海—杭州—宁波)超级磁浮,时速600公里。

“我国高速磁浮距离运营不会太遥远了,可以稳步推进磁浮技术的落地。”孙章建议,一方面可以先建示范线,再逐渐延长,比如先从上海到杭州、再到宁波,这一线也的确有需求;另一方面可以逐步积累升级技术,慢慢将造价降下来。

(责编:董兆瑞、鲍聪颖)

推荐阅读

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北京在行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通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