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医生值守日记:我在隔离点的15天

2020年04月12日19:20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人民网北京4月12日电(池梦蕊)4月8日下午,李研在连续值守15天后将东城区境外进京人员鸿雁苑集中观察点的最后一批观察人员平安送走。9日,李研前往自我观察点报到,再继续为期七天的自我隔离观察。至此值守任务圆满结束。

这位“80后”姑娘,是北京市和平里医院呼吸科的医生,也是该隔离点医疗组的组长。从3月24日晚正式接收第一批隔离人员起,李研便主动承担起了隔离点24小时值守的工作。

每天致电留观人员做好健康观察,包括询问体温、健康状况,进行用药指导等,按时上报相关信息。如隔离区内出现人员防护服破损、口罩脱落等突发情况,要做好应急指导。在紧张有序的工作之余,李研挤出时间记录下来了值守工作的点滴,写成了“我在隔离点”的工作日记。细节之处见真章,平凡之处彰显感动,她说,出发之前我们保证一定会圆满完成这次任务,我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时间短任务重 全力做好前期准备

李研的工作日记中详细记录了从3月22日到达隔离点一直到今天的工作日常,看似平凡的一件件小事,都饱含着医护人员最真挚的情感。

隔离场所本身是不具备医疗隔离条件的,建设起来也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到达的第一天,大家就投紧急投入到隔离点的医疗防护建设之中。医疗组的三名队员在组长李研的带领下将隔离点划分出了清洁区、缓冲区、隔离区三个区域。李研回忆道:“为了让大家能有一个更加安全的环境,我提议仿照武汉方舱医院的做法,将脱防护服的流程细化为16个步骤,每个步骤都写上编号和操作内容,贴到缓冲区的墙上。同时我们还为隔离点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个人防护、隔离点防护的相关培训,现场演示穿脱隔离衣并进行了一对一指导。”

时间短任务重,医疗组的队员根本顾不上休息,全身心投入到隔离点的前期建设当中。“准备期间的工作十分忙碌,因为所住的地方离隔离点要有很长一段步行距离,为了节省时间,队员们放弃了回去吃晚饭时间,坚持留在隔离点工作,等回到休息住处时,每每已是夜里11点多了。”李研在日记中写道。

“随机应变”解决现场小状况

连续两天马不停蹄的准备,3月24日晚9:30,隔离点迎来了第一批入住人员。她说,“那天入住时已经是夜里了,队员们都主动要求加班,做第一批上“战场”的人。”

由于郊区夜间天气寒冷,接收人数又多,医疗组队员让大家坐在车上等候,叫到一个人的名字,一个人再下来办理入住手续。这样一来一回,不仅大家等得有些焦躁,也耽误了运送车回机场接下一批人员的时间。李研在日记中回忆了当时的情况,“在听取了经验丰富的运送车组长意见后,队员们迅速调整了之前的方案,在第二批人员到达时,让所有人下车排成长队,依次有序办理入住,大大节省了时间,提高了工作效率。”

“前期准备的再充分,接收的过程中还是会有小状况发生,要随机应变吧。”李研说。一对从葡萄牙回国的父子在入住现场情绪激动,并有拒绝入住的倾向。李研担心影响到其他人员的情绪,赶紧去了解情况。原来,这对父子本来购买的是葡萄牙到北京的国际航班,但被分流到其它机场入境,已经隔离了一段时间,回到北京后继续隔离所产生的一系列费用让他颇为不满。并且,他想和儿子一起隔离,但儿子已经成年,不符合隔离政策。“我一方面向他们宣传国家的政策和规定,一方面尽量安抚他们情绪,向他进行新冠病毒隔离和检测等相关专业知识的讲解,向他们普及无症状带菌者的严重性,终于取得了他的认可,顺利入住房间。”

入住现场还有几位外籍人员,考虑到他们的语速会很快,医疗组的成员在之前就已经做了准备,不仅编写了一份英文版的流程单,还请隔离点的翻译人员将每句话如何表达提前写好。“翻译的文本比较制式,外籍人员不太理解,我便请同行的中国留学生帮忙翻译,在她们的帮助下,顺利地让这几位外籍人员进入到自己的房间里。“‘这里对我们这么好,还要什么自行车啊!’这是一位小姑娘在办完入住手续后对我说的话。”

电话询问充满了“人情味”

对入住隔离点的所有人员,李研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他们的身体状况,原本定好的时间是早晨8点至9点、晚上6点至7点。“实施后才发现大家从国外回来都在倒时差,这两个时间段恰好在睡觉,于是我们就把早上的电话时间改到了10点以后,每天只打一次电话,如果客人测体温时如果发现体温升高,可随时电话联系我们。留观人员中有一些是留学生,早上10点以后要上课,于是我把这部分人员的电话时间调整到早7-8点。这种人性化的服务也得到了大家的赞赏。”

在“热线电话”启用的过程中,李研练就了一套“察言观色”的本领,每次接打电话的时候都会格外留意大家的情绪变化。

“有一位阿姨,儿子在国外,平时一人居住,前期打电话问体温时就发现这个阿姨非常爱说,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平时打电话时就多和她聊聊。隔离期间一些人有情绪不爱说话,但这位阿姨每次打电话时都能和我聊上半天。有一天晚上,阿姨突然打来了电话,我接起来后听到阿姨在电话那边情绪激动地大哭,我一直在安抚她的情绪,过了一会儿阿姨才说自己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的病史,但自己带的药物只有6天的剂量,马上就没有了。‘您要多休息!药的事情交给我,我来想办法。’我在电话里向阿姨承诺,并迅速联系了和平里医院的同事。第二天药就送到了隔离点。现在再打电话过去,已经可以从上扬的尾音中听出阿姨的舒心了。大家都说,我们的电话询问充满了‘人情味’。”

身为中国人、身为医护人员的自豪感

除了送药上门,和平里医院还为隔离点的工作人员和隔离人员免费提供了自己研制的中药代茶饮。“我刚把代茶饮情况告诉他们,当天就被领走了13份,其中一位隔离人员还特意打电话告诉我味道很好,并向我详细的询问了和平里医院的地址,说等隔离期满后也会推荐家人服用。”李研在日记中记录,中药代茶饮在隔离人员中广受欢迎,还意外受到了外籍隔离人员的好评。“一大早我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一名外籍隔离人员发来的信息,写着‘Good morning!!!We love the tea!(中药代茶饮)’看到这里,我心里满满都是身为中国人、身为医护人员的自豪感。”

在隔离点工作的日子,虽然休息时间总不够用,饭也不能经常按时吃,但李研觉得最大的满足感就是医疗组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她说,“看到大家对我们的服务满意,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责编:池梦蕊、高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