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千米上的守护 延庆128名村民任长城守护员

2019年11月05日07:31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海拔千米上的守护

  在巡查中,长城保护员孙明庆对新生杂草进行清理。本报记者 李瑶摄

  本报记者 李瑶

  秋风起、云飞扬,遍布京北延庆,179.2公里长城如巨龙飞腾,或穿行起舞于崇山峻岭之间,或横亘雄踞于关城要塞之上,尽显磅礴之气。

  那一段段长城之上,总有一个个红色身影行走其间,布包在背、镰刀在手,一路披荆斩棘,守护万里长城。他们,是上岗不久的本市首批长城保护员,延庆128名村民加入其中,在日复一日的巡查、看护、记录、宣传中,守护着这份珍贵的历史遗产。上周,记者跟随保护员的脚步,记录他们守护长城的动人故事。

  土生土长村民任长城卫士

  翻八达岭长城、过潭峪沟隧道向北,在八达岭长城与岔道古城之间,一段蜿蜒曲折的古长城横亘其间,吃过午饭,延庆八达岭镇南园村村民程文峰、孙明庆来到东坡下,这天是照例巡查长城的日子。

  只见他俩防风服、帽子、红色的反光背心、硬胶底的运动鞋装备齐全,身后土黄色的背包鼓鼓囊囊,里面垃圾袋、垃圾夹、防刺手套、医疗急救包、护膝、头灯、指南针、救援绳、哨子、镰刀等一应俱全。“山上什么突发状况都会有,这个背包是我们的护身法宝、更是护长城法宝!”孙明庆一边说着,一边用镰刀拨开脚下蔓生的荆棘,记者跟他们一路向前。

  孙明庆55岁,程文峰42岁,俩人都是古长城脚下土生土长的南园村民。对长城,他们和村民们都有着说不尽的深厚感情。“这段长城,小时候爬、长大了也爬,我爸妈爬、我爬、孩子也爬、村里世世代代都爬,它已经是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守着它就是守着我们亲爱的故乡。”程文峰说。因此,今年4月底全市招聘长城保护员,他俩率先报了名。

  打那时候起,他俩轮换着,在业余时间每周巡查这段长城两次。巡查长城都干啥?他俩掰着指头向记者细细道来:巡查、看护长城和周边,捡拾垃圾、清理杂物,每次如实记录和报告巡查情况,遇见破坏长城、火灾火情等险情及时汇报,向中外游人讲解长城文化……总之一句话,要像守护自己家一样守护长城。

  不让一片垃圾污染长城

  即将巡查的这段长城是段“野长城”,由土长城、砖石长城共同组成,直线距离共有3600米,最高处海拔达1000多米,每次巡查来回得三个钟头。

  沿背侧的东坡上山,东坡虽只有二百多米高,但倾斜度足有45度,除了长期巡查开辟出的一人小道,两旁遍布着荆条、白草、榆树、山枣等野生灌木,抬眼难辨东西,若是头一回来,十有八九得迷路。为了便于识别,保护员们在小道几处拐角处系上了红线绳作为标识。沿着标识一路艰难爬行十五分钟至一平地,记者已呼哧带喘,衣服鞋子上扎满了各种棘刺。定神一瞧,脚下已是黄土砌成的土边长城,宽三十厘米左右,由脚下一路向南蔓延,百米之外土边转砖石,三座敌楼棋布星陈,土边两侧,是上百米高的山坡,山风吹及之处、层林尽染,远眺还可见八达岭古长城、八达岭长城景区,蔚为壮观。

  还没等记者喘两口气,他俩已然忙乎了起来,孙明庆搬掉脚下一块石头,翻出一个废弃食品袋,放进了程文峰手中的垃圾袋,“上次巡查垃圾袋被大风刮烂了,所以这垃圾就压石头底下了。”他笑着说,“不能让一片垃圾污染长城。”平实的语言,却透露着真情。

  在第一个土敌楼旁,孙明庆轻轻用镰刀将灌木清理掉。“任何树木都要砍掉吗?”见记者发问,孙明庆摆摆手,他拿起刚刚清理的一根十厘米高的杂树苗解释道,“像这样的小杂树,只是长在长城表面,我们就轻轻砍了或拔掉,但像有些长在长城砖缝、石头缝里的杂树,根系和长城紧紧抱在一起的,我们就得拍照上传,请长城专家来诊断。”说着,他打开延庆文保App,上面精准记录了他巡查长城的时间、情况,有图片、有文字,有险情还可用视频直通文保部门,第一时间处置长城险情。

  实际上,像孙明庆一样,延庆区的长城保护员都来自长城附近的村庄,在上岗前,延庆区组织过长城专家对保护员进行专业培训。“以前,就只知道这是家门口的长城,不知道它的地位、功能,更不知道它上面长得树拔不拔还有讲究。”孙明庆说,当了长城保护员,对长城有了更科学的认识,“糙话讲,保护长城不能瞎整,得靠点谱。”他笑着说。

  上岗半年排除六处隐患

  采访中,记者发现,守护长城的不光有程文峰、孙明庆这样的保护员,还有身居各个岗位的、千千万万位长城爱好者们。

  这不,巡查途中,打西坡的灌木丛上急匆匆赶来一名妇女,“你们带火了吗?长城上可不许带火!”她说着,并警惕着打量着我们,定睛一瞧,才发现她胳膊上戴着“护林员”的红袖标。“我们是长城保护员,巡长城呢,您瞧,打火机啥的我们都没带。”说着,我们仨主动翻开衣兜,见状,她才放心地点点头。攀谈中,我们才得知,她是附近营城子村的护林员,专门负责这一带长城防火。“您瞧,不光我们,各个岗位上的人都在守长城呢!”程文峰颇有些骄傲地向记者说道。

  而更让程文峰骄傲的是,她的父母也和她一道巡查长城。“父母知道我做保护员,主动提出和我一起巡查,一是他们也对长城很有感情,二是锻炼身体,顺便陪陪我。”她说。

  像程文峰、孙明庆一样,今年6月以来,本市共有463位长城保护员上岗,他们中既有兼职保护员、又有专职保护员。在长城保护员的集体努力下,6处长城隐患被排除。今年汛期,延庆大雨连连,一位长城保护员在东北部山区的一处土长城巡查时,发现局部面临倒塌,他火速拍摄现场情况并上传,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到,采取加固措施,将险情排除。

  就这样,遍布延庆179.2公里长城沿线,128位长城保护员日复一日在一段段或险峻陡峭、或荒草丛生、或砂石黄土满布的长城沿线巡查,用深情守护着这份宝贵遗产。

(责编:董兆瑞、高星)

推荐阅读

一图带你了解北京20处最美秋景 受近期天气影响,北京市属各公园内白蜡、白桦、银杏、枫树等彩叶树种逐渐变色。记者从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获悉,20处“多彩秋色”观赏点已经进入观赏期,市民游客可错峰就近游览。【详细】一图带你了解北京20处最美秋景 受近期天气影响,北京市属各公园内白蜡、白桦、银杏、枫树等彩叶树种逐渐变色。记者从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获悉,20处“多彩秋色”观赏点已经进入观赏期,市民游客可错峰就近游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