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参加《快乐男声》出道 如今在《一起乐队吧》挑学员

从选手升级成为导师 白举纲回应“不够格”质疑

2019年09月06日07:2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导师白举纲回应“不够格”质疑

  2013年参加《快乐男声》出道,2019年《一起乐队吧》当导师,从选手升级成为导师,白举纲用了6年的时间。对于外界的争议、质疑,他用这一句歌词回应:“懂我的人不必多,需要证明什么,不必对别人说。”

  争议源自正在热播的音乐综艺《一起乐队吧》——节目中,白举纲与汪峰、李荣浩一同出现在导师阵容的名单中(其中白举纲与郭采洁为一组)。90后的白举纲作为导师的“资质”备受争议。

  这两年白举纲参与了不少音乐类的综艺节目,但当导师还是第一次。近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他坦言最初确实有些犹豫,但同时也觉得和选手的年纪相仿最能惺惺相惜,“节目里或许有和我经历、状况类似的学员,别人可能不懂,但是我懂呀。或许这就是我来这里的意义。”走到现在,白举纲对自己导师的身份也已经可以很坦然,“不够格”的担忧也彻底消除。“我现在觉得还可以啊,操了足够的心,做了足够的事,还挺好的。”

  初衷

  想帮有类似经历的学员

  北青报:上《一起乐队吧》有怎样的故事和渊源?除了《中歌会》《我是唱作人》,这算是你第三次参与音乐类的综艺节目吧?

  白举纲:其实之前还有《金曲捞》和《幻月之城》。这次开始时我以为是和自己的乐队一起参加节目,用自己的方式和风格演自己的歌。后来才知道,是来做领队的。我问了他们一个问题,为什么觉得我可以?导演给我的回答是,他们听了我的专辑,看了我的演出,也看了我的其他音乐类节目,觉得我在音乐的传达和思想上和他们想要的审美比较一致,还有就是我一直做乐队。

  北青报:最初接到邀请的时候有过犹豫和纠结吗?

  白举纲:有过。第一反应是拒绝的,觉得自己没有那样的资格。换个角度说,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大众熟悉的代表作,还没有能力去选择学员、帮助他们太多。

  北青报:怎么说服自己的?

  白举纲:从2013年参加《快乐男声》到现在,我一直不是当下所有人当中最优秀的那一个,做的音乐可能也不是大家最喜爱的,但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都一直有家人、前辈和朋友们在身边帮助。我也是被身边的人帮助着慢慢前进的。后来想,这个节目里或许会有和我经历、状况类似的学员。别人可能不懂,但是我懂呀,这可能就是我来这里的意义。

  质疑

  当导师更像是做“班长”

  北青报:关于你和郭采洁组成的“洁白组合”,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比如说“实力不够人数来凑”,对此你怎么想的?

  白举纲:我和采洁姐都是第一次当导师,第一次当领队。我们两个人,没有限制,更敢玩。

  北青报:节目播出之初,对于你当导师外界是有一些质疑的,比如说你太年轻,资历尚浅,不适合当导师。面对这些声音,你是怎么想的?

  白举纲:我是一个写过歌曲《我们不需要证明什么》的人,对于外界的声音,我不会理会。我需要听的是我在意的人和在意我的人的看法,我会传达到我自己的音乐理念和审美。如果对于选手来说,有足够珍贵的回忆,那么就值得了。

  北青报:怎么评价自己在节目中的表现,觉得自己目前来说还算称职吗?

  白举纲:我现在觉得还可以啊,操了足够的心,做了足够的事,我觉得还挺好的。

  与其说是导师,不如说是班长。现在的小朋友每个人都感觉是身经百战的老战士了,而且他们的技能多到你想不到,精湛到你觉得你的日子白过了,这是我对于选手的一些想法。但对于自己来说,我觉得最能够告诉给他们的,就是自己参加比赛的经验,自己对于选歌、编曲的把控。

  优势

  对选手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北青报:和汪峰、李荣浩一起担任导师压力大吗?

  白举纲:他们都是很厉害的前辈,无论是作为导师的经验,还是作品的流传度都比我强太多,确实有压力。

  北青报:在汪峰、李荣浩两位导师面前,很多次你和郭采洁基本都是在捡漏,这种情况是不是有点无奈?

  白举纲:选手都有自己比较想要加入的队伍,对于我来说,已经选到了自己喜欢的了,不会影响到我。

  北青报:你觉得相比其他几位导师,你个人的优势在哪里?

  白举纲:一是和选手们年纪相仿,会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二是对新派音乐的了解;三是音乐风格没有限制,我们能碰撞出的新鲜东西感觉会很多。

  变化

  平和、包容、活得更宽敞

  北青报:从2013年出道至今六年了,这六年感觉自己变化大吗?

  白举纲:首先体重增加了近12.5公斤,身高不变,或许还矮了0.5厘米。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自己想做的事情是越来越坚定。路或许没那么顺,但都一步步走过来,将来可能还会有很多变化。我都比较期待自己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北青报:心态也成熟了不少?

  白举纲:心态平静一些。对待事情,平和一点;对待错误,包容一点;对待生活,宽敞了不止一点吧。

  北青报:所以现在对于外界的评价没那么在意了?

  白举纲:用自己的歌词来说的话就是“懂我的人不必多,需要证明什么,不必对别人说”。但是最近好像有一些变化,忍不住会看评论,会看自己的照片,会看自己是不是脸又胖了点。

  跨界

  音乐是地基 演戏是装潢

  北青报:快乐男声全国总决赛季军的成绩出道,有没有曾经介意过被人称为“快男”并且一度想要撕掉这个标签?

  白举纲:没有这场比赛就没有我的现在。人的一生会有很多来自于外界的标签,但是哪个属于你,你自己要很清楚。

  北青报:2014年开始触电,《老炮儿》是你第一部影视作品,拍影视作品是玩票,还是真的喜欢?

  白举纲:最开始是玩耍的心态,因为自己非常爱看电影。直到参与其中,才发现了拍电影的更多魅力,对于自己的创作来说,也体会到了更多不一样的人生。

  北青报:唱歌和演戏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

  白举纲:用房子来做比喻,音乐是地基,演戏是装潢。

  北青报:今年演艺方面还有什么计划?

  白举纲:今年发了10首歌曲的不插电版本,现在也在做着新的、有意思的东西,今年年底前会和大家见面。影视方面真的就是靠缘分啦,很想尝试终极大反派的角色。

  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统筹/刘江华

(责编:孟竹、高星)

推荐阅读

北京三年拟新建4200家便民店
 鼓励便民网点开进地铁医院、探索厢式智能便利设施等完善便民服务、支持便民店搭载销售书报药品......近日,北京市商务局联合多部门印发了《北京市便民店建设提升三年行动计划》,北京市便民店建设再迎政策利好。
【详细】北京三年拟新建4200家便民店 鼓励便民网点开进地铁医院、探索厢式智能便利设施等完善便民服务、支持便民店搭载销售书报药品......近日,北京市商务局联合多部门印发了《北京市便民店建设提升三年行动计划》,北京市便民店建设再迎政策利好。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