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我和李必,有相似之处

2019年07月29日08:07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易烊千玺 “大人”这两个字要靠行动来验证(1)

  片场抽空休息的易烊千玺。

  从高一新生(图)到高三毕业生,回归校园生活让易烊千玺获得了片刻的喘息。

  从高一新生到高三毕业生(图),回归校园生活让易烊千玺获得了片刻的喘息。

  在过往的采访中,易烊千玺不善言谈,回答问题的方式慢热且沉稳,以至于外界得到的大多话术,不外乎是以各种细节刻画这个男孩的“少年老成”。近两年,时尚资源、街舞节目纷至沓来,诸多网友又为他贴上“苏”“荷尔蒙”等形容成熟男人的词汇。近日随着优酷剧集《长安十二时辰》的热播,更让他“演员”的身份获得了外界认可。

  每件事情都处理得深思熟虑且尽善尽美,以至于很多人忘却,易烊千玺在去年刚刚迈过18岁的门槛。然而,褪去鲜花和流量的粉饰,他的独处时分其实与普通18岁男孩无异:喜欢凭直觉做事,自有一套选择工作的标准;喜欢雕塑、书法、音乐这类需要忠于自我的小爱好;享受自由的校园生活,每张记录大学时光的照片中,他总能露出罕见的、没有被摄影师安排过的笑容……从13岁被选择的生活,到18岁有权利选择人生,易烊千玺正在更努力地保持自己理想中的样子,而非塑造成他人的理想。

  2017年,易烊千玺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希望大家不再用一种看小孩的眼光来审视他。但此次再被问及,18岁后是否更急切地希望外界视自己为大人,他思索片刻,“没有特别强烈的渴望。”“你表现出来是什么样,大家自然而然会对你有所改观。我并不会因为,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大人,就怎样去处理事情。”与他人的眼光相较,易烊千玺如今正按照自己的节奏,用行动蜕变为真正的成年人。

  演员

  我和李必,有相似之处

  《长安十二时辰》中的李必少年成名,凭借天赋被委任为大唐靖安司首脑并辅佐太子。性格缜密、果敢的他,肩负着维护国家、百姓安康的责任。该剧总导演曹盾第一次看完原著,便认定要由易烊千玺来出演这一角色,“就是合适。他身上有少年老成的感觉,而且具备文人风骨。”而李必在官场中不随波逐流,始终拥有自我坚持的个性,也深深吸引了易烊千玺。“我大概能够理解到(这个人物)。因为我们有相似的地方,可能是从年少开始,就会有一些责任的担当,也面对一些压力,一方面来自自己,一方面来自大众。”

  接演《长安十二时辰》时,易烊千玺还未接受过系统的表演学习。对于17岁的舞台明星第一次挑大梁主演强阵容巨制,外界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这种压力对易烊千玺而言并不陌生;但对于做演员这件事,他对自己的要求,也远高于外界的认知。《长安十二时辰》开拍后,易烊千玺专门邀请了表演老师,随时沟通现场调度、台词处理。剧中有大量半文半白的台词,开拍第一场李必与太子的文戏便有一页纸那么多,情绪多达三四个层次,为了找到状态,易烊千玺总是在休息间隙,一个人严肃地躲在角落里调整感觉,几乎不和任何工作人员接触,“比如说这句词时,我应该做哪些更细的调整,老师会和导演一起沟通,然后告诉我。”刚开始表演老师看完拍摄素材,总会鼓励易烊千玺表现得不错,但他对自己的状态并不满意,“总觉得可以更好吧。刚开始(找状态)比较难,之后慢慢就找到了感觉。”

  《长安十二时辰》的拍摄周期长达几个月,横跨了易烊千玺的高三阶段。紧张的课业压力、18岁生日会的筹备、表演上的摸索,易烊千玺度过了把24小时当做48小时消耗的漫长17岁。他曾经在一天多场戏堆积的时候,坐在车里望着天空发呆,一瞬间想“如果今天不拍戏该多好”,但转念还是回到紧张的拍摄状态;压力大时,他也只是通过听歌、睡觉,如此简单的方式暂时纾解。

  每当完成质量比较好的工作后,易烊千玺也会希望看到大众的评价,而《长安十二时辰》开播后不少媒体“小看了易烊千玺”的称赞,让他“等待老师阅卷”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

  大学

  这种有点“酷”的集体生活,久违了

  成为大学生,让易烊千玺回到了久违的学生时光。

  他曾形容大学生活为“这是用那些写废的笔和数不清的试卷换来的礼物,得来不易。”13岁正式出道后,他对学校的记忆大多停留在为了拍摄,找老师开假条,然后在保安的注目下开开心心地离开。工作结束后,他就住在公司安排的公寓里,脱离父母的管理,过着看似自由的生活。

  这种与众不同的少年时光,曾经让他十分兴奋。直到通告和演出逐渐占据了全部的时间,所到之处永远被镁光灯和万千目光聚焦时,他反而期待步入18岁,在忙碌的缝隙可以寻回普通学生的身份,“因为之前一直都在自己这么一小片的工作环境中,能遇到的人也都不是比较深入的接触。大学里有专业课老师,他们会从价值观和专业知识方面给你指导和影响。”

  因此《长安十二时辰》后,易烊千玺并没有急于接演新作品,过去这一年,他大部分时间都享受于学生生活。七点半起床,八点半上课,偶尔放学早,便赶回家吃妈妈做的饭;很晚回家后,也有时间独自坐下来弹弹钢琴。

  大学里,并没有太多人因为他是易烊千玺而特意来打招呼,他可以随意在校园内和同学嬉笑、拍照,他还曾在晚上和同学窝在学校角落里吃刚点的外卖。这么“酷”的事情,在以前他从没有机会尝试。

  他终于在光彩夺目的明星身份中得到片刻喘息,“我其实一直很想这样,上课的时候跟同学们待在一块,生活也很规律,这种集体生活也算挺久违的。”

(责编:鲍聪颖、高星)

推荐阅读

地铁延时:"看得见"的便利"看不见"的坚守 为发展夜间经济,为“夜京城”提供交通保障,从7月19日开始,每逢周五、周六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延长运营时间,两条线路在延长运营时段发车间隔均为10分钟。
【详细】地铁延时:"看得见"的便利"看不见"的坚守 为发展夜间经济,为“夜京城”提供交通保障,从7月19日开始,每逢周五、周六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延长运营时间,两条线路在延长运营时段发车间隔均为10分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