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齐聚庆《十月》创刊40周年:文学与改革开放同行

2018年10月09日17:18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10月8日下午,王蒙、李敬泽、李存葆等作家齐聚北京,共同庆祝《十月》创刊40周年。

人民网北京10月9日电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适逢首都大型文学期刊《十月》杂志创刊40周年,10月8日下午,“《十月》创刊40周年座谈会”举行。王蒙、李敬泽、李存葆、谢冕、舒婷、梁晓声、周大新、叶广芩、刘庆邦、欧阳江河、孟繁华、林白、肖亦农、方方、陈应松等作家齐聚北京,共同庆祝《十月》创刊40周年。

到会的作家们从读者、作者、编者、评论者多个角度讲述了自己和十月的关系,从童年经历讲到日常生活,从具体的个人讲到整个杂志社,从对个人写作的意义讲到对整个文学界的意义,作家们多角度、多层面、多种风格的讲述,既生动而又令人感动。《十月》四十年的历程,浓缩在三个小时的讲述中,既收获了最真挚的祝福,也得以窥见时代走过的蛛丝马迹。

《十月》应国运而生

“《十月》应国运而生,恪守天职,精心办刊,汇聚名家,不薄新人。为时代和人民立言,无论四季,总有丰美收获。”这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铁凝为《十月》杂志创刊40周年专门题写的贺词。

1978年,在北京市崇文区东兴隆街一栋旧式木楼里,一本名为《十月》的大型文学期刊悄然面世。

创刊号刊发的作品散发出强烈的时代信号。茅盾、臧克家、杨沫等文坛大家以文学宣示,刘心武的中篇小说《爱情的位置》和“学习与借鉴”栏目中久违的中外经典文学作品,无不昭示着中国当代文学划时代的告别与开启。可以说,《十月》选择一个特定的历史节点华丽登场,可谓开风气之先。《小镇上的将军》《蝴蝶》《相见时难》《高山下的花环》《黑骏马》《北方的河》《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绿化树》《腊月·正月》《花园街五号》等一系列大家耳熟能详的名篇相继推出,不断引发读者的阅读热潮。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从读者、编者、作者的三重身份对《十月》杂志做了生动的评价:“《十月》的精神不仅是大气的、持重的,同时《十月》的精神里也有新锐的,也有敢为人先的,充满了锐气、活力和勇气,这是其特别宝贵的品质”。

诗人欧阳江河回忆了在《十月》发表诗歌的经历,从多个角度充分肯定了《十月》杂志的历史意义:“《十月》作为中国文学生态的一部分,历史记忆的一部分,包括中国和国际接触的文学生活的桥梁的一部分,都在中国当代文学史、现代文学史上留下了真正的、特别深刻的、绝不可替代的一笔。他肯定了《十月》杂志在中国诗歌界的重要地位:“我一直认为《十月》的诗歌确实是中国诗歌史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档案馆,检阅的一个方阵。”

曾任《十月》主编的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在现场发言。

曾任《十月》主编的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十月文学院院长曲仲在发言中谈道,《十月》发展到今天,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文学期刊,还承载着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的重要位置。它以更加紧密的姿态实现了与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文学院之间的互动,丰富了更多鲜活的作品资源,同时《十月》杂志这些年在文化“走出去”做了一些努力,如最早启动“十月作家居住地·布拉格”,联合俄罗斯《十月》期刊每年举办论坛等等。

《十月》杂志主编陈东捷表达了《十月》杂志对作家的感谢:从1978年创刊时的“以书代刊”,到1980年正式以邮局发行的双月刊出版,再到2004年改为月刊出版《十月》和《十月·长篇小说》两个序列。《十月》以文学的方式记录了改革开放的中国,见证了中国新时期以来文学的涅槃,发表的许多优秀作品至今还为人所称道、回忆并珍惜。《十月》的荣誉和成绩凝结着党和人民的亲切关怀,凝结着几代文学家、翻译家、出版家和众多编辑发行人员的艰辛努力。

从读者到作者,《十月》与作家们的故事

作家王蒙回忆起《十月》创刊之初,他的住所离杂志社很近,作品写完后连寄稿子的邮票都不用,步行过去把稿子送到编辑部,所以感情也就非常近,关系非常密切。“十月的光辉永照我心”,写下祝福,84岁的他表示对《十月》初心未改,还将继续给《十月》投稿。

《十月》的作者阵容可谓名家荟萃,但《十月》并非只重名家,事实上,许多名家是以年轻作者的身份初登《十月》的。如铁凝在《十月》头题发表中篇小说《没有钮扣的红衬衫》时,年龄不过二十多岁。她曾以“对年轻人厚道”来形容这份杂志。《十月》首任主编苏予退休后曾反复叮嘱看望她的编辑部同事:发现年轻作者是《十月》历来的传统,这个传统一定不能丢。1999年,《十月》开设了“小说新干线”栏目,每期推出同一位年轻作者的两篇小说作品,并配以点评。在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大型文学期刊中,这种做法应属首创。2015年《十月》推出“十月青年论坛”,旨在创造以杂志为平台的文学公共空间,围绕《十月》刊发的重点作品,提出文学新话题,探讨文学新现象。

莫言以“繁华大地 锦绣文章”八字作为对《十月》的生日祝福。“一个作家的地位是靠作品来确定的,一个刊物的影响也是靠作品来制造的。一个刊物的装潢再美丽,主编再有名,稿费发得再高,如果发的不是好作品,那也没有用。”莫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月》能够取得那么大的影响,在作家们和读者心中有那么高的地位,就是因为它发了一系列的优秀的,乃至是伟大的作品。

《十月》是改革开放40年文学的一个缩影

著名文学评论家孟繁华在《十月》创刊40年之际执笔写下万字长文《<十月>:改革开放40年文学的缩影》,以批评家的理性和文学史的视野,对《十月》历史中的一些关键事件节点及重点作品进行了认真梳理和阐释。尤其是从创刊至今,《十月》对我国中篇小说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他认为,在中篇小说领域,能够与《十月》抗衡的刊物几乎没有。《十月》的中篇小说获得的全国性奖项(“鲁迅文学奖”和“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有19部之多。更重要的不是数量,而是这些作品的巨大影响力。如王蒙的《蝴蝶》,铁凝的《永远有多远》,邓友梅的《追赶队伍的女兵们》,刘绍棠的《蒲柳人家》等。

“21世纪以来,《十月》仍是中篇小说的主要阵地。新世纪以来发表的中篇名篇刘庆邦的《神木》、《卧底》,邓一光的《怀念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荆永鸣的《白水羊头葫芦丝》,叶广芩的《豆汁记》等都是三十多年来我国中篇小说领域最重要的作品。” 孟繁华表示,《十月》推动了我国中篇小说发展。

“一份刊物能够在波峰潮涌中巍然屹立,既能够引领文学潮流,又保有自己独特的文学风貌,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十月》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学的一个缩影。”孟繁华认为。

朗诵《十月》40年经典作品 回味文学的魅力和温度

座谈结束后,“《十月》40年经典作品朗诵会”隆重登场。朗诵会由批评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清华先生主持,由北京电影学院的青年学生经过精心准备,为大家献上了一场精采纷呈的视听盛宴。现场朗诵的作品是40年来在《十月》上所刊发的名篇段落,从王蒙先生的《蝴蝶》到李敬泽先生的《坐井》,到朗诵会最后张清华先生极富激情的背诵了兰波的《奥菲利亚》,将整场朗诵会带向了一个高潮。数十年的精选,多种文体,多种风格,多种形式,让在场每个人都充分感受时代宽博而汹涌不息的潮流,感受汉语文学发出的内蕴丰富的声音,让人不禁回忆往昔,期待未来。

(责编:鲍聪颖、高星)

推荐阅读

王府井地区打造全市首个“不停车街区”
 经过近4个月的整治,王府井地区周边目前已经全部实现15条道路和胡同不停车,打造出全市第一个“不停车街区”,彻底终结了王府井地区周边胡同停车难、停车乱的历史。下一步,王府井地区周边还将打造全市第一个“无架空线街区”。
【详细】王府井地区打造全市首个“不停车街区” 经过近4个月的整治,王府井地区周边目前已经全部实现15条道路和胡同不停车,打造出全市第一个“不停车街区”,彻底终结了王府井地区周边胡同停车难、停车乱的历史。下一步,王府井地区周边还将打造全市第一个“无架空线街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