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家盛中国心脏病突发离世 艺术之家音乐盛门

2018年09月08日16:24  来源:北京晚报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昨天上午与世长辞。昨天晚上,又有不幸的噩耗传出——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因心脏病突发而离世,享年77岁。这个突发的消息令很多乐迷不能接受,网上更是一片痛惜之声。

“严师”出高徒

盛中国1941年出生于音乐之家,父亲盛雪是著名的小提琴教授,母亲朱冰专攻声乐。家中11个孩子,10个走上了音乐之路,9个拉小提琴,身为长子的盛中国更在全国拔得头筹。小提琴几乎陪伴了盛中国的全部人生,5岁时,他便开始跟父亲学琴。母亲朱冰清楚地记得,“拜师”当天,从来不下厨的盛雪专门煮了两个荷包蛋,还撒上白糖,吃过这顿早饭,父子俩就成了师生。盛中国对手里的小提琴有着超出父母预料的痴迷,为了能多练会儿琴,小小的他还曾踩在凳子上,把钟表往回拨。盛雪知道儿子是“一匹千里马”,因此对他的要求十分严格,情绪一上来,盛中国挨骂甚至挨打都不在少数。朱冰有时实在看不下去,但年幼的盛中国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儿子并不领我的情。”朱冰在《盛中国学琴记》中这样写道,“他……挣脱了我,要把小提琴拿回去,嘴里不停地哼着说:‘妈妈,我没有受罪!我要拉琴嘛!’”

7岁时,盛中国第一次公开演奏。9岁时,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录制并广播了他独奏的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等大作曲家的经典作品,全国听众都称赞他是“天才琴童”。1954年,13岁的盛中国以最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盛雪敏锐地感觉到,被掌声鲜花环绕的盛中国开始有了一点儿自满浮躁的苗头。有一天,课间操集合时,盛中国“正靠在教学大楼中离操场最近的一个阳台上,旁若无人地拉着小提琴”,最担心儿子炫耀琴技的盛雪怒不可遏,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打了他一巴掌,盛中国委屈地跑回了家里。尽管后来也多少承认自己的教育方式失当,但盛雪无论如何都希望儿子记住,“年轻人还是收敛些好。”

与“梁祝”的不解之缘

1960年,盛中国赴苏联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师从著名小提琴大师列·柯岗。1962年,他在莫斯科举办的第二届国际柴可夫斯基小提琴比赛中获奖,成为最早在国际上为祖国争得荣誉的一批演奏家。1964年,盛中国学成归国,在原中央乐团担任独奏员。《新疆之春》《金色的炉台》《苗岭的早晨》《渔舟唱晚》……经盛中国的手流淌出的旋律总是那样情感充沛,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被他的演奏深深吸引。

在盛中国的众多代表作中,最让人念念不忘的,莫过于缠绵凄美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盛中国与“梁祝”的故事离不开一个“多”字:他演奏“梁祝”的场次最多,录制的音像也最多。早在莫斯科留学时,盛中国就被“梁祝”深深打动,回国后,他频繁演奏这首乐曲,希望它能被更多人听到。“‘梁祝’取材于中国的民间传说,旋律是根据中国的戏曲语言移植过来的,大家都非常熟悉,又是用西洋交响乐的手法创作出来的,有气势,有变化,有戏剧性。”生前接受采访时,盛中国从不吝惜对“梁祝”的赞美和喜爱。与其他偏爱模仿唱腔的演奏家不太一样,盛中国非常强调小提琴在这首协奏曲的地位。“我拉‘梁祝’,就是把西方传统的小提琴演奏技法和中国民族的戏曲音乐语言做一种结合。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刻画梁山伯和祝英台两个年轻人的内心世界,他们渴望美好的爱情,以死相拼,同时我又把封建的残暴和矛盾冲突加大,越残暴,你就越同情这对年轻人。”也正是因为这份独到深入的理解与演绎,盛中国的“梁祝”成为北派演奏的代表,更走进了无数人的心底。

一生中,盛中国拉过上万场“梁祝”。对待这首像是已经长在了手上的曲子,盛中国仍然不敢有一丝的松懈。“每次演‘梁祝’,我不是机械地重复,我会有新的处理,随着我的阅历,要常演常新。哪怕你的听众听一百回,他都会觉得有新的东西。”

为无数琴童开启了音乐梦

“太突然了,几年前我们的欧洲之行仿佛就在眼前。”昨晚,著名小提琴家吕思清结束了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还来不及放松片刻,就收到了盛中国病逝的消息。吕思清在微博上分享了与盛中国拍摄于2015年的合影,虽然年逾古稀,照片里穿着一身西装的盛中国仍然精神利索。与吕思清一样感到突然和难以接受的还有无数网友。“我刚才骑车子的时候还在听盛老师的‘梁祝’,怎么打开手机,人就不在了呢?”一位网友写道,“我第一次听这首曲子,就是盛老师的版本。”许多人纷纷留言表示,家中至今还保存着盛中国录制的“梁祝”的磁带,而他与夫人——日本钢琴家濑田裕子同台演奏的美好画面也留在乐迷的记忆中,成为“琴瑟和鸣”的注解。

“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我爸爸带到盛老师家里,请他听我拉琴并指教。”吕思清说,“他是一个时代的声音,非常了不起。”吕思清是格外幸运的,在中国一代又一代的琴童中,得到盛中国亲自指教的毕竟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被他影响的人却不计其数。“我知道的第一个艺术家的名字就是盛中国。”导演毛卫宁也在微博上发文悼念,“我7岁被家人逼迫学小提琴,学了7年,是因为当时中国有盛中国,所以家人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小提琴手。”

演奏时,盛中国一丝不苟,他留下的录音成为太多琴童衡量和改进自己的标准,但走下舞台后,盛中国却像家中的长者一样平易近人。盛中国在世时曾多次在中山公园音乐堂演出,他的谦和给工作人员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听到盛中国病逝的消息后,大家纷纷在朋友圈里缅怀这位可敬的艺术家,年轻的陈子妤就是其中一员。“我从小就学小提琴,觉得盛老师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偶像,接触后发现他特别平易近人,特别亲切,一点架子都没有。你喜欢什么曲子,他还会给你拉,会特别耐心地给你讲。我们只要有演出的事儿,他再忙,都会抽出时间。盛老师特别尊重舞台,这两年他有一只脚受伤,身体也不太好,但每次上台他都是精神抖擞的,看起来特别不像是那个年纪或者身体不舒服的样子,他非常敬业,给观众的感觉特别好。”

本报记者 高倩 J267

艺术之家音乐盛门

著名小提琴教育家盛雪与夫人朱冰,一共养育了十一个孩子。除次子盛中白因爱好理工从事了汽车制造外,其他十个孩子后来都是从事音乐工作,更有九个人是专业演奏小提琴,由此创造了中国“盛氏小提琴之家”的奇观——

●盛雪,小提琴教育家。曾任教中央音乐学院、南京艺术学院。

●朱冰,女高音歌唱家,钢琴演奏家。

●长子盛中国,世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

●大儿媳濑田裕子,盛中国夫人,著名钢琴演奏家。

●长女盛中华,小提琴演奏家,曾任教上海音乐学院。

●三子盛中真,钢琴演奏家,曾任教新疆艺术学院。

●四子盛中秀,广州乐团小提琴独奏员。

●五子盛中光,南京市歌舞团小提琴演奏员。

●六子盛中龙,海军政治部歌舞团小提琴独奏员。

●七子盛中翔,江苏省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演奏员。

●二女盛中荔,中央广播交响乐团小提琴演奏员。

●三女盛中红,解放军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小提琴演奏员。

●八子盛中兴,1982年全国音乐艺术院校青年小提琴比赛第三名。

(责编:高星、鲍聪颖)

推荐阅读

北京:担起大运河文化带“龙头”之责
 大运河北京段全长82公里,横跨昌平、海淀、西城、东城、朝阳、通州六区,沿线文物等级高、分布密集、时代跨度长、类型丰富,既是明清北京城连接西北园林的纽带,也是古代中国连接南北方的大动脉,现在是连接北京中心城与副中心的项链,地位重要。
【详细】北京:担起大运河文化带“龙头”之责 大运河北京段全长82公里,横跨昌平、海淀、西城、东城、朝阳、通州六区,沿线文物等级高、分布密集、时代跨度长、类型丰富,既是明清北京城连接西北园林的纽带,也是古代中国连接南北方的大动脉,现在是连接北京中心城与副中心的项链,地位重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