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盲童考623分 泸州脑瘫理科考生超重本线73分

2018年06月25日16:39  来源:新民晚报、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上海盲童考623分 泸州脑瘫理科考生超重本线73分

上海盲童考623分

6月23日深夜,上海许多高中学生的家长群都因为一张图片上的信息炸开了——“上海市前10名,复附4 ……盲童学校1”。

家长们纷纷惊叹、感慨、质疑,记者24日上午联系到被这张图片点名的上海市盲童学校应届高考生王蕴,证实其考分为623分,距最高分626分仅差3分。

视力全盲的王蕴取得出色成绩本已令人大吃一惊,更让人吃惊的是,王蕴全家对此并不在意。

昨晚,上海市教育考试院公布2018年考生高考各类别成绩分布表,父母从同事口中得知王蕴分数在全市考生名列前茅的消息后,又接到了盲校校长徐洪妹打来的祝贺电话,但他们甚至都没有叫醒已经入睡的儿子,直到今天早上才平淡地告诉他,儿子的反应也正如意料中的“淡定”。

王蕴一度担心考不上大学

24日上午,如常带着王蕴兄妹俩去体验卡丁车试驾的母亲侯女士表示,无论是绰号“淡定哥”的王蕴还是父母,他们从不考虑排名、比较,不问分数,只想着每天比昨天的自己更进步一点。所以,他们最高兴的都是发挥能力获得升学机会,而不是考试成绩和排名本身。

考试结束后,王蕴一度担心发挥不好,考不上大学。母亲安慰他:“只要有大学上就很好了,实在没大学上,现在学习途径很多,就在家里学也可以!而且,学习是一生的事情,大学只是一个阶段。”

很快,王蕴就放下了包袱,高考结束后,他按照自己制定的学习规划,正常自学英语、历史,重拾因高考暂时搁置的钢琴和竹笛乐器,还加强了每天几公里的跑步训练,准备下半年参加马拉松。

儿子淡定,父母更淡定

儿子淡定,都是来自于态度更淡定的父母。记者询问他们有没有送考,侯女士笑着说,因为孩子住校,他们甚至没把这事放心上,更没有送考。

高考结束后是周五,往常王蕴会自己坐车回家,那天因为学校放假了,爸爸去帮他拎行李回来,这是高考期间唯一的区别。

上海盲童考623分

采访中,王蕴的成长之路给记者留下深刻感触,特别是侯女士的一番话“父母放手,孩子才有更大的空间”更引人深思。

盲校是从小学开始住读的,而且他们从小接触的都是盲文,父母并不能带他四处补课、刷题,主要靠校内学习、吸收,课外他们更多注重的是性格和眼界的培养、开拓,这使得王蕴成长为一个老师、家人、同学交口称赞的好学生,而不仅仅是一个成绩好的学生。

“淡定哥”从小独立自主

侯女士告诉记者,王蕴因早产后吸氧过多损伤视网膜,视力逐渐下降,4岁完全失明,不过,分别是东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和副教授的父母从来不把他当做特殊孩子对待。

王蕴从小与视力正常的孩子一起玩耍,父母也从不因为觉得孩子特殊而包办代替,而是会要求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3岁上幼儿园后,王蕴就开始自己吃饭、穿衣,洗袜子和短裤。8岁开始,王蕴开始学习游泳,后来,又在爸爸的铃铛声音提示下,学会了骑自行车。

小学六年级开始,他主动提出独立上下学,从此,每周一早上和周五下午,他都会拿着盲杖,独自往返于位于松江区的家和长宁区的盲校之间。

2016年,在爸爸的陪伴下,他挑战了“半马”,今年还打算报名“全马”……

正是因为从小被当做“一个普通的生命”对待,王蕴并不觉得自己特殊。

他不仅会和普通人一样用“我看见”来形容自己通过其他感官感知的世界,没有“看见”“看不见”的区别,而且,笔下的世界往往比很多明眼人更加丰富多彩。

王蕴还很自信,侯女士很有感触地说,在王蕴小的时候,父母还不知该向别人如何介绍这个失明的儿子,王蕴已经自己说:“我看不见的,你们别害怕哦!”

王蕴的自我介绍不仅让旁人不会另眼相看,还让起初有点纠结的父母更加释然了。

家庭教育以德为先

王蕴的班主任方雪娟老师也说,王蕴的家教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父母教育以德为先,将王蕴培养得非常独立自强,自我管理能力很强。在盲校,他和同学一起创办了“逆光翱翔成长营”,设计标识,办微信号,还参加公益跑步为西藏盲童捐款、制作礼物等活动,希望盲生们都能“逆光翱翔”,实现梦想。

在独立自主的精神培养和热爱学习的家庭氛围熏陶下,王蕴从小就爱学习,主动找各种机会学习本领,小学考出了竹笛10级,钢琴也达到8级,参加过松江区、长宁区和盲校的残疾人乐团。

同时,也一直是同学们的“小老师”。2016年,王蕴参加了上海市学代会,在全国盲校中学生英语演讲比赛中获得二等奖。2017年和2018年,先后获评“长宁好青年”和“上海市三好学生”。

遗憾不能报考复旦

今年高考前,一度传出上海市所有高校对盲生开放消息曾令盲校老师和王蕴全家十分兴奋,因为王蕴的好成绩一直十分稳定,很有希望“冲一冲”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可惜最终盲生仍只能报考华东师大、上师大和二工大三所大学,因此,在考前填模拟志愿时,酷爱钻研历史的他选择了华东师大的历史系和英语系。

考分公布后,王蕴暂时还没有考虑好报考志愿,因为,他现在又投入到了自己制定的暑期学习规划中。而且,他深信,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大学只是其中的一个阶段,所以,考分高低并不那么重要,只是深造的敲门砖而已。

上海已有近百盲人大学生

自从2002年上海高考向盲童开放以来,上海市盲童学校每年都有大约五六名考生参加高考,而且录取率相当高,接近100%,迄今已有近百名盲生考取大学。

今年参考的两名全盲考生和三名低视力考生也都全部大幅超过本科分数线,这都得益于他们在盲校里接受的并不“特殊”的“特殊”教育。

上海特殊教育的发展也成为他们成长的坚实基石。2002年盲童参加高考以来,他们得到了许多关心,有专用考场和盲文、大字号试卷,考试延长时间,平等接受教育和参加高考,成为他们融入社会、残健融合的光明之路。

泸州脑瘫理科考生马洪阳。 (资料图片)

据华西都市报2018年6月报道,22日晚,高考成绩揭晓,泸州脑瘫理科生马洪阳总分619分,其中语文99分、数学130分、英语138分、理综252分,比他预估的620分仅低1分,超出理科重本线73分。全程淡定的马洪阳表示,这个分数虽然总体在预估范围内,但是他对语文成绩并不满意。

马洪阳从小患有脑瘫,无法行走,高中三年,妈妈张琴也陪读了三年。每天上课,张琴将轮椅上的马洪阳从宿舍推到教室楼下,再背上教室。张琴说,以孩子目前的现状,自己还会再当一段时间的陪读妈妈,在大学陪马洪阳一段时间,直到他能实现自立。(封面新闻6月9日曾报道)

淡定:与预估成绩仅差1分

直到22日晚9时许,坐在饭桌前的马洪阳仍然一脸淡定,不紧不慢翻看着手中的书籍。平时没有锻炼时,马洪阳就坐在饭桌前看书、学习,对他来说,可以学习就足够开心了,哪怕外公外婆在旁边看着电视机,他仍然心无旁骛。

“马洪阳,你紧张不?”

“不紧张啊,紧张还不是一样的分数。”

晚9时30分许,马洪阳高考成绩揭晓,总分619分,与预估的620分仅差1分。

此前,马洪阳一直梦想学医,但由于身体受限无法报考。张琴告诉记者,自己咨询了多名志愿填报老师,从了解的情况来看,马洪阳适合报考的专业仅限数学类、经济类和计算机类的专业,而她和马洪阳都更倾向于填报数学类的专业。不过,张琴表示,专业的填报还要再多听听老师的建议,“现在我最担心孩子落榜。”

目标:想自己走进大学校门

如今,高考已经结束,但马洪阳还将迎来另一场“高考”。

十多年来,马洪阳坚持每天进行康复锻炼,医生说,通过锻炼和治疗,他站起来的可能性很大。

马洪阳说,自6月8日回家后,自己每天坚持3小时以上的锻炼,尽管又苦又累又热,但他给自己的每个锻炼项目确定了明确的目标,“弯腰50个以上、甩手50个以上、抬腿100个以上……”一整套系统动作完成下来,至少要花一个小时,这套动作每天要重复三次,但目前看来成效不错。

“从我锻炼这十多天来看,身体力量明显增强了,才开始锻炼时显得很僵硬的动作,现在已灵活不少,我相信能实现自己的目标。”马洪阳说,想自己走进大学校门,这样妈妈就不会每天起得比自己早,睡得比自己晚,妈妈也不必每天背着自己上下楼梯了。

(责编:孟竹、高星)

推荐阅读

北京城市副中心控规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已经编制完成,于2018年6月21日至2018年7月20日向社会公告,听取公众意见建议。
【详细】北京城市副中心控规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已经编制完成,于2018年6月21日至2018年7月20日向社会公告,听取公众意见建议。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