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下月公映 姜文:做个会讲故事的耗子很幸运

2018年06月25日19:49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邪不压正》下月公映 姜文:做个会讲故事的耗子很幸运

姜文

6月22日晚8:30,离第21届上海电影节闭幕及金爵奖颁奖还有3天的时间,作为电影节最忙碌的人物之一——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姜文,“被迫”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接受全国部分记者的采访。这位近年来一直试图保持与媒体之间的距离,并被外界定义为难以采访的著名导演,其时隔4年的新作《邪不压正》将于7月13日公映,于公于私,他都难免要与记者们面对面。

姜文当晚拿着一小杯酒用来提神进了金爵厅,依然是那个样子霸气、雄纠纠的姜文,对于这个采访,姜文被周围的人打过预防针,他一进门就说,“那我到底要不要怼记者?”尽管如此,年轻的记者们并没有对姜文很“客气”,而几乎是每一个问题中都夹着“刺”。

在过去,作为中国最富盛名的导演之一,姜文的工作量基本很稳定——平均四年出一部电影,2018年的《邪不压正》改编自旅美作家张北海的小说《侠隐》。当天,聊起这部即将面世的电影和张北海的原著,姜文语气一会是调侃,一会又态度认真。

记者:您作为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今天采访却都是围绕着《邪不压正》来做,您自己是不是夹的私货有点多?

姜文:那你得看看私货是什么水平的私货,这私货如果是很高水平的,那就来呗,来帮电影节、帮电影的忙了。

记者:您想通过影片表达什么?

姜文:哎呦你这个我要冷静,不要怼。你要说想通过影片表达什么,20年前我肯定说我只能拍个电影表达什么,之所以我要拍电影,就因为只能用电影来表达,我用话没法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有人口头回答你他的电影表达了什么,你也别信,这是蒙你的,因为这是两种表达方式,我这么说行吗?你如果还不满足我就告诉你,我通过电影表达成长和变化(众笑)。

记者:有人说因为《一步之遥》的口碑不如预期,所以您这次拍《邪不压正》是憋着一口气的,所以请您谈一下这个影片的口碑和票房。

姜文:就像刚才说的,一个人可以看电影就很幸运了,又能拍电影也能通过拍电影挣名挣利,你就应该感谢所有人。因为这件事儿不是很多人都能做的,如果在这个时候你还焦虑,你还患得患失,我觉得你不配做这个事儿,完全不配。以前就有这么一个故事说帮耗子忙啊,忙前忙后累得要死,就看一个耗子躺在那儿什么都不干,为什么呢?它会讲故事,给别的耗子讲故事,别的耗子就把偷来的食品给它吃,它比谁吃得都饱,然后躺在那儿给人讲故事,我觉得能变成一个讲故事的耗子还要干嘛?再干嘛就要遭惩罚了。我不那么想,我很幸运而且我很高兴,你想拍电影的时候说干什么,你就给人讲一个故事,然后大家伙因为这个故事迷恋你,相信你,可能一辈子都记着你,你还挣钱,你还有名,你还不高兴,我觉得不能这么聊天,不好。

记者:姜导之前给大家的印象是很孩子气,这部电影的一些片场花絮也让我们看到了您的孩子气,您觉得自己现在是不是也有孩子气?

姜文:这问题真够孩子气的,我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其实我不想让我身上有什么孩子气,我觉得你不是孩子以后就别有孩子气了,你把孩子气留给真的孩子吧。我都40多岁了,40多岁有什么孩子气啊,有也不是真的孩子气了,顶多就是不成熟吧,或者说孩子和老头共有的那种气,那没办法,你到多大也得有。

记者:前几天您在电影节论坛上说想通过这部电影让人知道日本当年做了什么。

姜文:我觉得是这样,这话说起来就略微沉重一点,我觉得历史是不能割裂的,如果我们历史上有一些悲剧发生,那我们应该想一想为什么会发生。我觉得无论如何作为一个中国人,这件事情是不能够轻易过去的。我觉得到现在呢,所谓娱乐至上真是一种糊涂的做法,也是一种loser的做法,不娱乐就不能活吗?很多事儿是不能娱乐,很多事儿是你必须正确对待的。

扬子晚报记者 张漪

多说一句

姜文在隐忍中迎来了中年危机

如果用一句话去描述22日晚这场对谈的氛围,我想,当下一句网络流行语刚好可以形容——尬聊。姜文一出场就嚷嚷着当下流行的另一个网络语——“怼”。也不知道是他从什么人那里接收到了一种这样的信息,即他在外人(尤其是媒体)眼里是个会“怼记者”的导演,他需要改变“行事风格”。事实上,他的这种“被定义”是浅薄而粗暴的,谁都不会当真。原本大家期望姜文能够依然故我、自由发挥他的性情,就像他强硬的电影语言那样。

然而,这一次姜文却似乎有点犹豫了,这种心态造就了当晚的“尬聊”,由此,你会发现姜文这次对自己或者对市场的方向,他没有那么自信了。当晚,姜文对自己的真性情是做了一些小心翼翼的压抑的。他无论如何不能够在那些无聊的八卦问题,不了解电影艺术的问题上,再做一次个人的浩然宣讲,他小心又不熟练地隐藏了他的不耐烦。

看姜文“隐忍”特别有一种心酸。作为中国最具才华的导演,姜文与记者的尬聊其实正是一个时代的晚上。当时代的平台已经悄然换成了水泥地,观众们也换成了消费主义的90后一代人。50岁的姜文,他与时代之间的罅隙,正是他的中年危机。 张漪

(责编:孟竹、高星)

推荐阅读

北京城市副中心控规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已经编制完成,于2018年6月21日至2018年7月20日向社会公告,听取公众意见建议。
【详细】北京城市副中心控规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已经编制完成,于2018年6月21日至2018年7月20日向社会公告,听取公众意见建议。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