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台区南苑街道:古稀老人制作丝弦 守住“古音”

2018年04月26日17:18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今年69岁的雷鸿璋,坚守12年研究古琴丝弦制作。史莉摄

人民网北京4月26日电 从北京化工厂技术员转行为制作古琴丝弦,从音乐乐器“零基础”到制作出“一弦难求”的精品,上至国内泰斗级古琴名家、下到入门级古琴爱好者,无不对他制作的丝弦竖直称赞。家住丰台区南苑街道福善胡同1号,今年69岁的雷鸿璋,坚守12年研究古琴丝弦制作。

今年69岁的雷鸿璋,坚守12年研究古琴丝弦制作。史莉摄

走进雷鸿璋家中,低矮破旧的平房略显拥挤和杂乱。东房有一间居室兼会客室,西屋就是两间制弦作坊,房屋内阴暗潮湿。东、西房中间有个一米多宽的称不上院子的“小院”。让人很难想象出一根根上品丝弦竟然在这里生产出来。

雷鸿璋与丝弦的渊源,与退休后销售小提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由于厂家突然停止供货,激发了雷鸿璋自己生产琴弦的决心,先后研制了小提琴弦、古筝弦、二胡弦和古琴弦。在生产琴弦过程中,他发现很多弹琴人对古琴蚕丝弦有着迫切需求。

在工序和工艺上,雷鸿璋也是绞尽脑汁,精益求精,坚持“凡做必测”把关每一根丝弦音质。史莉摄

“有人说,古琴之韵在丝弦。无丝弦不古琴,而古琴丝弦难求,好的古琴丝弦更是难求。于是我就开始在古琴丝弦上下功夫。”雷鸿璋奔走各地,想方设法把市面上销售的丝弦都买到手,研究它们的结构、性质。此外,他还向太古琴弦的监制、制作了今虞琴弦的潘国辉先生请教。

通过摸索,雷鸿璋发现并总结出当代古琴丝弦有四大不足。第一是走手音存在较大的摩擦声,形成噪音。第二是一弦二弦疲软,出现拍板声。第三是缠弦容易脱丝断弦。第四是五六七弦容易跑音,演奏当中出现音不准的现象。

雷鸿璋带领徒弟孙丽英、儿媳袁海虹反复实验,经常是往工作台一坐就是十几个钟头。史莉摄

雷鸿璋凭着在工厂里学到的技术,加之对制作丝弦的一股韧劲儿,带领徒弟孙丽英、儿媳袁海虹反复实验,经常是往工作台一坐就是十几个钟头。在机器设备方面,雷鸿璋自己研发设计、从画设计图,到机器组装,研制出脚踏板式机器设备,控制细节上远远优于自动化设备。在工序和工艺上,雷鸿璋也是绞尽脑汁,精益求精,坚持“凡做必测”把关每一根丝弦音质,将缠绕线细分为30余种号,不仅如此还在制作过程中尝试融入了鱼油、中药等成分加以改良和应用。为此,当时几乎花光了家底。

一次,雷鸿璋请老琴家姜抗生先生试用了雷氏丝弦,姜先生很满意,并建议他把2000多年前管子提出的“三分损益法”应用到琴弦的制作,这使他受益匪浅。从2014年开始,雷鸿璋把三分损益法引入了古琴丝弦的制作,实践证明,按照这种古老音律理论制作的古琴丝弦具有明显优势,弥补了现有琴弦的不足。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雷鸿璋担心手艺失传。幸运的是,徒弟孙丽英、儿媳袁海虹一直坚持跟着雷鸿璋学习古琴制作技艺。“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传授技艺中,雷鸿璋常常用这句话激励徒弟。如今,52岁的徒弟孙丽英学习制弦8年多,已学会了整套工序,但在一些重要工序上,雷鸿璋任丝毫不敢松懈。

制作丝弦带来的不仅是乐趣,更是蕴含着雷鸿璋传承传统文化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目前,雷氏丝弦已经发展到第三代。雷鸿璋的目标是超越日本丝弦,“这是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哪有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靠外国人去传承的道理?”他希望徒弟和儿媳能把这份技艺传承下去,让更多人享受到雷氏丝弦“一弦如豆”弹奏出的美妙音色。(史莉)

(责编:鲍聪颖、高星)

推荐阅读

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 红毯众星云集 
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近日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开幕,开幕式红毯仪式开始,斯琴高娃、吴京、王家卫、段奕宏、闫妮、舒淇、佟丽娅等数百位中外影人济济一堂,陆续走过红毯,共同迎来这一电影盛事的启幕。【详细】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 红毯众星云集 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近日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开幕,开幕式红毯仪式开始,斯琴高娃、吴京、王家卫、段奕宏、闫妮、舒淇、佟丽娅等数百位中外影人济济一堂,陆续走过红毯,共同迎来这一电影盛事的启幕。【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