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批”疏解:一份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多赢样本

鲍聪颖 高星

2018年04月17日09:32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7月13日凌晨4点,阜外天意市场主楼侧面“新商城”三个大字在吊车的轰鸣声中落地,天意市场正式进入闭市倒计时。刘辰摄

“难忘今宵 难忘今宵……”凌晨时分,听到这熟悉的歌声,你一定想不到的是,这歌声不是唱响在春晚的舞台,而是一直回荡在天意市场闭市的最后一夜。负责“动批”疏解的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李云伟动情的回忆:“虽说晚上6点就关门了,可大伙都不愿走,《难忘今宵》一直唱到夜里1点半……”

虽然心中不舍,但打包离开的老商户们依然充满希望,通过京津冀政府搭台,“动批”商户主要集中疏解到了天津卓尔电商城、沧州明珠商贸城、石家庄乐成国际贸易城等地,商户们知道,过不了多久,这帮“老伙计们”就又可以聚到一起了。

攻坚克难:“动批”退出历史舞台

市民和游客心中的“淘衣胜地”动批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资料图 于志强摄

动批,全称是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2000年左右在动物园周围陆续聚集了东鼎、聚龙、天皓成、金开利德、世纪天乐等12家大型服装批发市场,这里曾被视为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作为市民和游客心中著名的“淘衣胜地”,连外国人都说,没逛过动批等于没来北京城……

不过,买卖风生水起,周边环境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人多,车多,货多,加上无照经营,假冒伪劣商品,黑物流,黑车抢生意,治安案件常有发生,各种现实的负面问题层出不穷,每年这一地区的投诉量都在大幅上升,除此之外消防隐患等潜在的危机时时压迫着管理部门的神经。

“动物园待客最多一天是10万人,园内已经是人头攒动;而动批鼎盛时每天接待的顾客都在10万人左右,35万平方米要承载10万人次,火灾及踩踏的危险让人细思恐极”,李云伟经常为动批的消防、治安等感到担忧。

“动批”市场内存在较大消防、治安隐患。于志强摄

数据显示,“动批”年均给西城带来经济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管理费用年均超1亿元。人口增多、资源有限,“大城市病”的问题矛盾凸显,显然,动批的存在与首都功能定位越来越不相符了。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要求北京坚持和强化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功能,不久后中央出台《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纲要指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

中央对北京市的功能定位既是力量,还是旗帜,也是规矩,地处北京核心区的西城区,是首都四个核心功能的重要载体,疏解“动批”,对于西城区而言势在必行。

硬骨头向来自带“难啃”体质,在谈到“动批”疏解过程中都经历了哪些时,作为负责“动批”疏解的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的孙硕回答道,难,真难!疏解难,首先就难在利益关系复杂,动批一共有12个市场,产权方各不相同,涉及公交集团、公联公司、建筑大学、矿冶总院等8个产权单位。

孙硕说,要想成功完成疏解,首先就要理清疏解背后的复杂关系。他解释,拆迁是指政府或企业单位用钱购买所有权,本质上是买卖所有权交换的关系,但疏解不是,“动批”的房子是由产权方把房子租给市场方,市场方租给一手商户,商户之间还能转租“最多我们见过五手转租”。

负责“动批”疏解的“总指挥”孙硕与万通市场商户交流。于志强摄

“这就需要政府出面,紧紧抓住各方的手,协调各方关系,平衡各方利益。”孙硕强调,“但保障商户的基本合法利益不被侵犯,是疏解工作的出发点。”

既然动批的产权方、市场方不同,房子的性质也各不相同,动批疏解批挥部最后采取“一楼一策”、创新实践,用创造性模式打开疏解局面。金开利德、万通、万容、世纪天乐等市场创新的使用产权换疏解模式;金开利德市场创新推动税收政策;众合市场与天和白马市场创新“减量平移”模式;万容天地市场创新运用政府引导基金政策;世纪天乐创新应用股权收购模式;天皓成市场创新“腾笼”与“换鸟”同步施策等等。

“动批”面积最大、商户最多的市场——世纪天乐国际服装市场10月6日停止营业。于志强摄

找出了症结,找对了路子,困扰动批疏解的矛盾就迎刃而解了。2017年,动批疏解进入收官之年,捷报频传,六月份,万容天地市场,七月份,众合市场,十月份,世纪天乐市场,十一月份,天和白马市场,接连圆满闭市。在推动动批疏解的同时也推动了西城区区域性批发市场的疏解。八月份,万通,九月份,天意市场也相继顺利完成了闭市。

2017年11月30日,随着最后一家东鼎市场闭市,具有30余年历史的“动批”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历时四年多,北京市西城区终于啃下这块“硬骨头”。从聚集资源求增长到疏解功能谋发展,“动批”的疏解过程,也是各方转变思路,促进城市深刻转型的过程,成功疏解的背后体现了北京市发展理念的全面升级,发展方式的深刻变革。可以说,“动批”疏解几乎汇集了北京“瘦身”过程中必然要面对的各种普遍性问题,本身就是一场探索“疏解功能谋发展”的生动实践。

转战津冀:动批商户发展天地更广阔

2017年12月20日,和道国际动批服饰广场在河北白沟举行开业仪式,近2000户来自北京“动批”的服装经营者落户在这里,开启了新的生活。

“疏解工作就像嫁女儿一样。”孙硕说,“动批”商户在历史上是给北京、西城的商业市场做过贡献的,“我们所推动的疏解,并不是简单地把市场关了,把商户赶出去,而是要积极想办法为他们找出路,谋取更好的发展。”

从2014年起,西城区和河北、天津等地的市场频繁对接。区里专门设立了推介馆,介绍河北、天津地区各大型市场的资源和优惠政策,帮助有意落户津冀的商户牵线。

2015年9月15日,指挥部专门组织12辆大巴车,拉着近600人的商户队伍到天津卓尔电商城“探营”。这是一处占地3000亩、集生产、加工、仓储、物流、批发、电商于一体的国内首个“互联网+专业市场”。对于北京疏解来的商户,商城在租金和物业管理费用上都有一系列的减免优惠政策。参观当天就有商户与这家电商城签下了10年合约。

河北、天津的市场条件是优惠,可不少商户担心,搬到外地,老客户散了,生意恐怕很难像从前那么红火了。

作为“娘家人”,指挥部这两三年来一直在对已迁出商户进行回访。商户之间也相互打听,“情况到底怎么样?”

记者采访到世纪天乐的商户张春晓,他原来在北京经营男装多年。2017年9月,受租金、住房等优惠政策和白沟浓厚商业氛围吸引,张春晓和100多家熟识的动批商户组团搬迁到白沟,并组织了老客户考察参观,实现了业务对接。“白沟商业基础好,物流也发达,现在生意已步入正轨,将启动网上经营,扩大销路。”

对张春晓而言,白沟不仅是一个新家,更是一个发展的新起点。他信心满满的告诉记者:“白沟紧邻雄安新区,未来伴随雄安新区的发展,当地人的消费能力也会提高,我感觉这里将很有市场”。

另一位经营牛仔裤生意的赵新龙原本是聚龙市场的元老商户,今年34岁的他从2003年就跟家人一起在动批经营服装生意,积累了一批客户,很多内蒙和东北的客户都千里迢迢来他这里拿货。动批启动疏解之后,经过多方考察,赵新龙决定举家迁居天津,将新店落户在了天津电商城。

“生意比预想的要好做,压力比从前小多了。”赵新龙告诉记者,现在的生意越来越依赖网络平台,天津电商城为批发户定制了线上交易平台后,他的店线上交易量已占到整体交易量的50%以上。比较而言,天津卖场的环境更舒适,闲暇时赵新龙还养成了在店内喝功夫茶的习惯,这在北京老市场是难以实现的。他觉得自己“来着了”。

走出“动批”,发展天地更广阔。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观望、犹豫后,“动批”商户勇敢地迈出了“走出去”的步伐。几年间,有上万名商户和北京周边市场签订了入驻协议,占动批商户总量的80%。

京津冀正在优势互补中抱团发展,“动批”的离开,是北京重塑首都功能的必然,而河北天津的承接,既是市场的选择,也是京津冀协同的结果。商户们从动批带走了首都人民满满的期待,给经营地带来了大都市新的经营理念,让疏解不仅仅是产业的转移,更是产业的升级。

“动批”是北京市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标志性项目,它的圆满落幕成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多赢样本”,也生动诠释了北京城市发展的舍与得。

腾笼换鸟:后“动批”时代引来“金凤凰”

商户们走了,楼空了,人也少了,“动批”安静了下来。

如今的“动批”路好走了,环境美化了,路边的黑物流消失了,昔日档口林立、逼仄难行的批发市场华丽转身为高大上的写字楼。最先完成疏解的天皓成批发市场,率先一步蹚出了新路,转型成为了宝蓝金融创新中心。

“进驻到我们这里的企业,有做无人机的,有新做VR的,有做聚合支付的,有做区块链的……”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总经理李然对入驻企业如数家珍,“每家企业在科技创新、金融创新方面都有各自的优势。”

据估算,2017年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入驻企业年营业收入5亿元,实现利税5000万元,差不多相当于原动批12个市场一年的利税额。

副总指挥李云伟对未来充满信心:“咱们干的是‘腾笼换鸟’的事业!”李云伟坦言,鸟,不用叫,有梧桐树,自然就来了,“人家是招商,我们是选商。腾出空间首先用于优化首都功能、改善人居环境、发展与首都定位相匹配的产业。比如,大的金融企业、大的科技企业还有公共服务设施。我们就是要通过腾笼换鸟升级改造,集中力量做好白菜心产业,走出一条减量发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的新路。”

2015年,天皓成服装批发市场在“动批”商圈第一个完成转型升级。如今,入驻的企业涉及机器人、VR、众创空间等互联网产业。鲍聪颖摄

“历史上,动物园区域就是一块创新的热土。”孙硕说,这片地区诞生了北京第一个动物园、第一个天文馆、第一个古脊椎动物馆,第一个大型的公共体育馆,天然具有创新基因和创新传承。

优秀的基因再配上“动批”区域具有金融街和中关村的叠加优势,在北京聚焦发展“高精尖”产业的大趋势下,发挥优势打造“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可谓正当其时。

2018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将改革进行到底,是对改革开放40周年最好的纪念。走在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充满现代感的楼道中,记者满怀憧憬,“动批”在这个时代的节点,也必将迎来全新蜕变!

(责编:鲍聪颖、高星)

推荐阅读

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