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横跨三环路一座天桥受撞击须紧急拆除移走

2018年04月16日15:55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这一夜 他们和时间赛跑

  4月14日上午,北三环安华桥东天桥和马甸桥东天桥因超高车辆通行遭到撞击,其中受损较严重的是马甸桥东天桥。经多方论证,这座过街天桥的桥梁必须进行拆除。昨天凌晨,百名工人克服重重困难,和时间赛跑,终于赶在半马“北京跑”赛事开始前,将安华桥东的天桥修复完毕,还连夜将马甸桥东天桥的坏梁拆除完毕。然而,顺利施工对他们来说,带不来任何的喜悦,每次这类事件发生,对于养护者,都是一种难以平复的心痛。

  惊心

  混凝土大面积脱落

  4月14日,北京市城市道路养护管理中心养护管理科副科长,张振华及项目经理刘海军得知桥梁被撞的消息后,急急赶往马甸桥东事发现场。呈现在眼前的过街天桥让人揪心——“混凝土大面积脱落,桥梁钢筋外露,受损非常严重。”这座过街天桥横跨三环,是由四跨组装而成,被撞坏的一跨位于三环外环主路的正上方。

  上午10点,抢修班组就已经到达了现场,为了避免意外发生,受损天桥暂时封闭了起来。张振华说,大家平时看到的是过街天桥混凝土的外观,而看不到的是桥梁的受力关系,一次猛烈的撞击,很可能已经改变了受力关系,导致桥体不再牢固,所以必须先封闭起来。

  下午的现场会上,包括设计单位在内的各方和众多专家通过紧急论证,制定出受损过街天桥的处置方案——桥梁必须进行更换。“时间紧,任务重,必须在一夜的时间内,把损坏的桥梁移走。”

  直击

  和时间赛跑的一夜

  按照处置方案,桥梁并不是要整体移除,所要拆掉的是三环外环主路上的那一跨。抢修施工是从4月14日晚10点多开始的,施工结束时,已经到昨天凌晨4点多,参与此次施工的工人师傅有近百人,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在和时间赛跑。张振华说,第二天一早有半程马拉松,所以早上5点前,他们必须把桥梁移走,恢复交通,容不得半点拖延。

  桥梁吊起、落地的准确时间是昨天凌晨3点36分,凌晨4点坏梁便被拖走了。记者注意到,真正耗时的工序,是前期附属设施的拆除工作。桥梁的伸缩缝、栏杆、桥身上的摄像头、路牌,这些“零件”都必须先拆下来,哪怕遗漏一样儿,都会给后期工作带来麻烦。

  项目经理刘海军说,前期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后,他们也遇到了一个难点,即:受损桥梁位于三环主路上,作业空间原本就有限,旁边树木、路灯又很密集,吊车该停在哪里?为了这个细节,他们又召集了一次现场论证会,最终确定了方案,两台“体型”适中的吊车来到三环主路上,分置在天桥的一东和一西,在两台吊车相互配合下,受损桥梁终于平稳落地。

  反思

  货车撞桥为何频发

  昨天记者采访张振华时,他仍是一身疲惫。说起桥梁被撞,他既气愤又心痛。据他介绍,以三环为例,桥梁的净高一般在4.6米,根据规定,通行货车不得高于4米,集装箱式货车不得高于4.2米,相关的提示牌安置也非常明显。“连着两座桥被撞,可见肇事司机根本不注意限高,撞了一座桥后逃逸,又撞了一座。”

  截至记者发稿时,肇事者仍未被找到。张振华说,去年健翔桥、定慧桥被撞,2016年十里河桥被撞,这几年,货车撞桥的事件不断发生,除了定慧桥被撞时大车卡在了桥下,健翔桥和十里河桥的肇事者也是逃逸,至今未归案。“一座立交桥或过街天桥被撞,所带来的不仅是国家财产的损失,在修桥换梁期间,人们的出行会受到很大影响。换一根梁,不像搭积木那么容易,从新梁的订制到运输、安装就位,时间很长。”

  据了解,目前马甸桥东天桥新梁的订制方案正在论证,方案中,有的是原样订制混凝土桥梁,有的是像三元桥大修时那样,做成钢梁。从工期上看,后者更快,但是否能够实现还需要进一步考证。

  本报记者 景一鸣 J168

  照片由市城市道路养护管理中心提供

(责编:鲍聪颖、高星)

推荐阅读

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