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须实名隐患众多 时间技能共享平台亟待监管

2018年03月13日16:22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时间技能共享平台亟待监管

当共享经济的大潮席卷各行业时,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共享马扎等一阵风之后便快速凋零,还有一些时间技能共享平台,则游走在法律和道德的边缘。几年过去了,这些屡被曝光,亟待监管的时间技能共享平台近况如何?记者对此进行了一番走访调查。专家表示,对服务的项目进行规范,对参与服务的人进行实名认证,这些都是时间技能共享平台不容推卸的责任。

注册竟然无须实名

租个人陪打游戏看电影?这是众多时间技能共享平台声称提供的平台服务。这些平台声称只要是颜值高、身怀绝技或好玩的人都能来这里共享自己的时间,出租或购买别人提供的技能和知识。记者打开数款APP发现,提供服务的注册用户男女参半,提供的服务内容从逛街、代驾到做饭、电竞指导、情感咨询都有,价格方面多在50元/小时到300元/小时的区间内,也有不少男士仅标价1元/小时。

尽管这些服务均需线下见面,但记者在选择一款目前日活跃度上千的APP注册时发现,用户只需填入手机号即可注册,照片、性别、年龄、身高、职业等个人资料可以随时编辑更改。在随意填写信息后,记者便成功地发布了一条以“烹饪、电竞指导”来出租自己的服务内容。一段时间后,记者再次登录平台,却发现有不少男性用户发来具有强烈暗示意味的信息,甚至直接询问有无特殊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数个平台看到,其搜索选项一栏有“00”后”的标签,筛选出来提供各项服务的人群均为未成年人。“我在上高二,也就周末白天有空,晚上出不来,找我逛街看电影都行。”来自广东茂名的晓丽(化名)表示,自己的定价为10元/小时,“我之前已成功接了4单,都是和网友见面逛街。”

部分共享平台安全隐患多

尽管不少平台涉及未成年人注册使用,但不少平台的首页界面,主推的多是些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性,甚至有“秘密花园”等板块需要付费才能打开。在一款时间技能共享平台的APP上,记者注册完即看到应用弹出“发布私密照片可以增加收入”的提示框,点进去发现系统以红字显示“租友查看你的私密空间是要给你发红包的哟”的提示语,吸引新用户拍摄私密照片。

虽然时间技能共享平台中的服务多为商业演出、代驾等正规服务,但早在前两年,也因涉黄问题屡被曝光点名。记者使用了多个APP平台后发现,这些非法交易仍存在,只是以付费、转移平台沟通等方式试图躲避公开监管。“时间技能共享平台的实名制本就不健全,出租方发布私人照片等安全风险很大。”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在线下见面中,平台用户的真实目的、行为有无危险等都无从确定,可能对用户特别是对未成年人的伤害无法预料。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公司对App Store中的应用审核标准一向严格,但记者搜索应用商店时仍发现,名称中直接以“租人”、“租我”为关键词出现的应用程序仍有近十个,而另一些软件则以“共享时间”、“分享技能和共同兴趣”等内容提供与“租人”APP大同小异的服务内容。此外,“共享女(男)友”为关键词在应用商店搜索时,弹出来的搜索结果正是上面涉及的时间技能共享平台。

共享护士该如何监管?

事实上,打着“共享”擦边球,暗含不少隐患的时间技能共享平台甚至延伸到了医疗领域。记者注意到,近日有数十个以“共享医护”、“共享护士”为名的APP活跃在各应用平台商城。这些平台或专门以医疗服务为主,或包含上门医护直约服务,用户只需通过手机验证码登录APP完善简单个人信息后即可下单预约上门服务。

虽然不少平台要求用户必须上传由二级以上医院医生开具的处方、执行单方可预约,但记者发现,一款名为“欢孝”的APP所提供的“静脉输液”服务并不需要用户的就医证明就可下单。平台仅表示不提供需要皮试的抗生素类药物服务,而对上门护士的资质情况、是否有应急措施或免费投保等信息只字未提。海淀区医护从业人员唐女士告诉记者,静脉输液本身风险较大,即使不是抗生素类药物,倘若出现空气栓塞、细菌污染等情况,护士和用户在家都很难应急抢救处理。

“同时间技能共享平台类似,如果‘共享医疗’、‘上门护士’等平台对自身提供的信息在管理、监督和惩罚措施完全缺位,那这一模式将具有很大的风险,并对正常用户造成无法预估的伤害和损失。”一名业内人士指出,尽管共享经济的本质是要让闲置的资源去创造价值,但共享产品也应有底线,“更何况,此类APP提供的护士大多为兼职,但却打着某某医院专科护士的名号,如果发生安全纠纷,对正规医院的自身管理也是一种干扰。”

灰色地带亟待规范

“时间技能共享平台本质上肯定不能算共享经济,而是出租服务。” 中关村信息消费联盟理事长项立刚表示,时间技能共享平台如果能提供规范性的针对服务,也是有价值的,但这些服务必须是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管理范围内,“试图打擦边球的灰色地带肯定需要管理规范。”

然而,针对实名制问题和时间技能共享平台可能涉及的安全风险,“租我么”APP平台工作人员回应称,用户注册时签署的《用户使用和隐私协议》已有相关说明。记者了解到,该协议实际上为一份免责声明,其中声明提到:用户若利用平台渠道进行非法交易行为,平台不对此用户行为承担任何责任;平台无法且不会对用户行为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而上文提及的“欢孝”APP也明确表示:“用户明确并同意其使用本站网络服务所存在的风险将完全由本人承担;因其使用本站网络服务而产生的一切后果也由其本人承担,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平台作为服务提供方,对用户可能产生的损失当然有赔偿的义务。”项立刚表示,对服务的项目进行规范,对参与服务的人进行实名认证,这些都是平台不容推卸的责任。而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也明确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者要求赔偿。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销售者或者服务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也可以向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要求赔偿。”

(责编:董兆瑞(实习生)、鲍聪颖)

推荐阅读

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