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贤“揭秘”《红海行动》如何与中国海军协调合作

2018年03月05日06:55  来源:北青网
 
原标题:林超贤“揭秘”《红海行动》如何与中国海军协调合作

  元宵节刚过,反观今年的电影贺岁档,一部“红色的黑马”逆袭成功。

  作为林超贤导演的“行动三部曲”之二,《红海行动》上映初期并不受到影评人、院线的青睐。那时有分析认为,《红海行动》依托的故事蓝本同样是海军境外撤侨,乍一看似乎是《战狼2》的翻本,估计无法引起观众的兴趣。节后的几天里其院线排片量远不及其他几部热门影片。

  目前,《红海行动》超过27亿元的票房已经冲入中国电影前五。不过,其成功的标志并不止于仍在上升的票房,电影中海军的真实装备、蛟龙队员的团队作战,都让这部电影赚足了口碑。那么这部电影在拍摄过程中和中国海军是怎么协调合作的?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对《红海行动》导演林超贤进行了专访,揭秘电影背后的故事。

  海军并不会干涉艺术表达和剧情

  北青报:您自己如何定义《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这两部电影的类型,同意外界所说的主旋律电影吗?

  林超贤:这两部当然是经由公安部或者其他部门牵头,不是常规的商业公司投资的电影。那么过程中,要和他们进行许多沟通讨论,才可以进行创作。我觉得它的区别就在这里,没有去想什么主旋律与否的问题。

  在电影行业内,大家好像都不太敢“碰”有政府背景的项目,怕创作的时候受约束。但我没有想这些问题,重点是有没有一个好的故事背景,去可以呈现一个好的电影。

  北青报:《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两部电影的拍摄过程,和官方的沟通顺畅吗?

  林超贤:《湄公河行动》的时候,需要经过很复杂很多遍的讨论环节,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这个过程非常长。但是到了《红海行动》,可以说是因为《湄公河行动》后双方都拥有了信心,所以《红海行动》这次就顺利很多了。在剪接过程中,那边当然会有一些建议需要我们处理,但是已经顺了很多。

  北青报:在后期剪辑的过程中,海军有没有什么要求、约束?

  林超贤:他们有一些他们的意见,但是整体而言,是一些军队上的规矩问题,并不涉及艺术表达或者是剧情方面,他们很尊重我们的想法,这些就比较好解决了。

  北青报:海军方面对成片的评价怎么样?

  林超贤:唐主任(海政电视艺术中心主任唐静)从头开始就对我很信任,但即便这样,成片出来后她也“吓呆”了,没想到会这么好。

  那么看到这个效果,之前我们经历的辛苦啊,甚至互相也吵架争执啊,都烟消云散了。

  电影是对海军已有预案的模拟

  北青报:也门撤侨的真实事件中,中国蛟龙突击队并没有深入亚丁去解救人质,但您却建议加入这个情节,请问是出于什么考虑?也包括电影中“黄饼”的剧情线。

  林超贤:拍电影前,我们也接触过经历撤侨的临沂舰舰长、蛟龙突击队的队员等,他们在当时也是有一些预估和备案的。临沂舰队当时处于一级战备状态,蛟龙突击队也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万一在撤侨的时候遇到了像电影里面的突发状况的话,他们同样会像电影演出来的那样,跟随当地士兵深入一线去解救人质。

  所以这个剧情,实际上是把没有发生但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在电影中让它发生。相当于在银幕上,模拟了一下蛟龙突击队针对真实情况的预案。

  那么有关黄饼和恐怖分子呢,我希望是除了展现我们海军的强大、担当,同样也可以展示当面对有可能威胁到全人类的恐怖主义的时候,一个普通人的勇气和使命感。

  北青报:血腥镜头为什么这么多、这么真实?

  林超贤:我希望呈现一个很真实的战争世界,当然有的观众也能看出来,这背后所表达的是反战的理念。如果没有这些画面让观众意识到战争的残酷的话,那么你永远对战争没有一个生动、真实的认识。虽然《红海行动》动作部分很多,观众看得很过瘾,但真实战争不是过瘾,我们的队员会流血会牺牲,这就是现实。

  在一个战争片里,是需要让观众观影过瘾后,有一个思考的过程。

  北青报:为什么挑选这几位主演?

  林超贤:我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标准是,这个演员符不符合我对这个角色的想象。比如,我之前虽然没有看过海清的作品,但是我见到她后觉得她像我想象中夏楠那个角色,很倔强的一个女性形象。拍戏的时候,也很让我惊讶,她非常能吃苦。其实我是后来才知道,海清一直是以一个安静的美女形象示人的,都没有拍过动作戏。

  另外,其实这一次并不是我挑演员,而是演员挑我。这个戏要花这么长时间,去到摩洛哥这么远,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事情。那么演员能不能撑这么久,值不值得去接这个戏,都需要考虑。再加上包括彭于晏对外也开玩笑叫我魔鬼导演,所以说跟我拍片子是很受苦的。因为事前谁都不知道电影出来能不能成功,演员愿意来受这个苦,做好这个心理准备,是最基本的。

  中国特种兵精通外国装备

  北青报:除了临沂舰,电影中主角使用的武器更多是外国装备,这个是出于什么考虑?

  林超贤:对于特种兵而言,其实用其他国家的装备是很平常的事情。比如美国的海豹突击队,他们在中东执行任务很多时候是用AK的,不用美国自己的装备。因为大规模的正面战场,我们后勤补给都跟得上,那一定是用自己的装备。但是特种兵一般是深入敌后,小分队作战,这个时候你的装备是需要就地取材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特种兵一定是要精通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枪械装备的。他们的训练过程,也一定包括这个环节。所以说,我这个电影中既然是一个非常规的特种作战任务,那么就安排了许多其他国家的枪械。

  北青报:就拍电影而言,您更喜欢用什么样的装备?现实中的中国新型装备有没有关注?

  林超贤:作为拍电影的角度,我当然是更喜欢一些现代化的,更先进的来做道具。

  现实中,也正是因为这次拍电影,才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国家的一些武器、装备。有一个机会,我被允许去参观中国的潜艇基地。中国目前的核潜艇非常厉害,很先进。

  临沂舰的戏份被剪了很多

  北青报:临沂舰跟着剧组拍了27天,为什么需要这么久?

  林超贤:我们在拍军舰戏份的时候在湛江取景,也碰上了很多麻烦的事情。比如说天气不稳定,有时候海军准备了军舰给我们拍,但是我们还需要一些其他的装备,比如直升机。那么这时候如果遇到天气情况不好,军舰很大,开出去是没有问题,但是直升机就没办法升空。这样会浪费很多时间,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其实我剪的第一版一共有160多分钟。那么上映的成片没有这么长,在片长的限制下,有很多军舰的戏份被剪掉了。所以说实际上拍摄过程中,军舰的戏份要更多,只是观众看不到。

  北青报:调动这么多装备,拍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麻烦吗?

  林超贤:确实,调动装备对我们而言是拍电影,但对于军队而言,是一个行动。需要首长下达命令,批准才可以行动。

  虽然我们前期给海军方面提供了一个预估的时间表,比如什么时候需要什么装备,要拍摄多久等等。但是在片场情况很复杂,预估的时间表不可能那么准确,更何况有时候会有一些临时的更好的想法,那么方案就会发生变动。所以这种变化对海军那边而言是很费脑筋的,我们为了这些问题都会沟通很多。这也是导致比拍一般的电影要耗时很多的原因。

  北青报:您在拍摄过程中,经常会用手枪打空包弹指导演员表演,这是为什么?

  林超贤:当然一方面这是我的一个习惯了,我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你以开枪为信号,和叫“Action”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开枪会让大家的精神更紧张,更有干劲。

  另外,现场有很多装备的噪音很大,除了海军方面的设备,还包括我们很大的风扇,再加上现场的风沙,导致我们很难说话。这样用开枪传递信号是很明了的,我开一枪是什么意思,两枪是什么意思,这都是提前说好的,演员们很清楚。

  北青报:拍摄过程中您驾车出了一次事故,伤得重吗?

  林超贤:当时我的头破了,还有就是颈椎给摔得移位了,到现在还在看医生。但是当时摔完也没有觉得疼,就爬起来继续拍。因为也不能停下来,全剧组500多人,如果我停下来,那么多人都只能和我停下来。

  下一部作品将跳出“行动系列”

  北青报:怎么评价今年春节档和您的电影目前的票房?

  林超贤:我们的观众已经到了一个很挑剔的观影层次了。你们提到说《红海行动》的票房不错,那我觉得大家可能还是会喜欢一些和自己有关系、有联系的电影,这个是比任何一个国家来的电影更有亲切感。外边的电影你可能会欣赏它的画面、特效等等,但是不如自己的电影能够打动内心,产生共鸣。

  北青报:可不可以透露下下一部电影?

  林超贤:下部电影的话,应该说算是一部惊悚片。和《红海行动》类似的一些题材呢,确实也有一些拿来给我看,但是我还在考虑怎么才能打磨得更好。所以说所谓的三部曲之类的,可能还要再等一等。

  北青报:怎么不拍一个爱情片?

  林超贤:哈哈哈哈,哪里会有投资人来投林超贤拍的爱情片呀。

  文/本报记者 赵萌 李岩

(责编:尹星云、高星)

推荐阅读

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