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鸣委员:人艺精神就是戏比天大 对艺术永怀敬畏之心

2018年01月25日04:16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人民网北京1月25日电 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昨天举行记者会,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任鸣回答了记者关注的问题。任鸣表示,人艺也有人艺精神,他理解的人艺精神就是戏比天大,就是对艺术永远怀敬畏之心,就是在艺术上精益求精。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任鸣答记者问。人民网尹星云 摄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是如何通过创新发展不断创作出符合时代要求和人民心声,同时又具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有文化感的文艺作品的?

任鸣:首先,我理解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是北京的剧院,是人民的剧院,是艺术的剧院。我们人艺的最高任务、最高职责就是努力用优秀的艺术作品为观众服务,我们始终走人艺自己的艺术创作道路,就是坚持艺术上的民族化,我们一定要有民族精神。第二,坚持人民性,我们是一个为大众服务的剧院,不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剧院。第三,北京人艺最大的艺术风格就是现实主义。当然我们是发展的,不单是传统的现实主义,我们要有现代精神,是要有创新精神的现实主义,在艺术上我们坚持这些方针创作。同时,人艺也有人艺精神,我理解的人艺精神就是戏比天大,就是对艺术永远怀敬畏之心,就是在艺术上精益求精。

比如,北京人艺将于2月2日上演的话剧《玩家》是一部京味儿十足的现实主义作品,讲述了古玩行里各色人物的悲欢离合。该作品首演于2016年,而从初稿到最后呈现于观众面前整整经历了十年,其间,剧本修改不下15稿,演出之后反响热烈,我们去年演出16场,演出前票基本就全卖光了,很多观众买不到票。

演北京戏是北京人艺的传统、强项、风格所在,所以人艺排的很多戏,包括《玩家》,就是要传达北京气质、北京个性、北京风格、北京精神。这次《玩家》虽然是第三次演,但是还要改。为什么?因为艺术上就是要精益求精,就是要向精品看齐,我和冯远征在上政协会之前就商量,会中我们也在交流,起码再改20个地方,而且有些改动是很大的。为什么要改?就是希望作品艺术质量更高,更精湛。所以在艺术上是能怎么讲究就怎么讲究。

当然我们人艺有很多戏也很精彩,观众非常喜爱的,所以我们要求自己必须要拿出最高的水准来演出,要对得起观众。

在创作上,我们继承人艺传统的同时要与现代精神、探索精神、创新精神相结合,这样人艺才能与时俱进,而且我们人艺始终没有放弃对经典的追求。我们最高任务、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够反映今天的经典,能够表达出新的经典,绝不甘于平庸。我们要能够排出代表这个时代的最优秀的作品,要攀登艺术高峰。向经典不是要致敬,而是要向经典进军。在艺术上我们不要虚的赞美,我们只求真的进步。人艺永远与祖国、与人民、与时代、与北京同在。

话剧是艺术,剧院需要生存,也需要一些商业运营,如何处理好艺术和商业之间的关系,从而实现经济效益和艺术之间的双丰收呢?

任鸣:我本身是搞导演的,搞导演肯定偏艺术,只要我戏好了就不愁卖,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我后来想,经营、运作真的非常重要。我曾经看过一个非常有名而且获很重要奖项的戏剧作品,我觉得从艺术质量上它非常好,但是我一进去以后,怎么观众这么少呢?当时我就想它运作确实是不行。还有的戏火的一塌糊涂,感觉不看就无知了,结果我看了以后感觉娱乐性比较强,真正的含金量、艺术质量并不高,但是火得买不到票,甚至成为传奇。

我认为,好的戏如果不运作好,照样没戏,照样没有观众,所以我们要创新,我们要有创造性,我们要有新的观念,现代的理念不仅仅指艺术,也指经营方面,要不然你就被淘汰了,就不能与时俱进了。真正好的作品只有插上经营非常好的翅膀才能飞起来。但是我也相信,一个平庸的作品,不管么包装、炒作,可能红极一时,但是绝对不会长久,因为经典不可能是炒出来的,优秀作品是不可能靠包装出来的,它可能很火,可能买不到票,但是五年、十年、二十年以后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想对于经典来说,时间是检验经典的唯一标准。

我本人虽然是一个导演,我特别希望在艺术创作上能够创作出精品、经典,能够像高峰进军。但是同时也希望在运作上,在商业经营上我们也是最科学、最先进、最富有创造力的。因为你只有把这两项都搞好,你的作品才有观众。所以任何好的作品,即便是经典作品也需要很好的运营和操作,这样才能使戏更好。 

“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您怎么理解?

任鸣:我理解的社会主义文艺就是人民的文艺,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文艺。作为艺术家心里有没有人民非常重要,就是心里有没有观众,你是只有你自己?还是只有少数人?还是有观众、有人民?

我记得1995年曹禺先生是人艺院长,他当时和我有一个谈话,那时候我刚排了一个戏叫《北京大爷》,曹禺先生谈了很多,但是第一点谈的就是戏是演给观众看的,要排观众看得懂的戏、观众爱看的戏。我觉得这就是教育我心里要有观众,这是曹禺院长给我讲的,我记了一辈子,而且我就照着这个做的。

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真在生活当中去创作,跟没有生活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说我生长在北京,对北京很熟悉。所以我从《北京大爷》开始到一系列,排到《玩家》十多部京味儿戏,因为我了解生活、了解北京,所以一排北京戏、京味儿戏我就很亢奋,因为你了解这个生活,你在表现,而且你热爱北京,和北京打碎骨头连着筋,对北京怎么表达都觉得不过分,当然《北京大爷》是,这回《玩家》也是。

有一次上海请我去排戏,而且是一个很有名的戏,我考虑了半天不敢去。为什么?因为我真不了解上海,上海人说话我也听不懂,我没有生活,我不了解上海人,我怎么排?就凭一点艺术技巧,凭一点修养,不行,这个东西肯定是表面的。要真想在骨子里深刻的排出好东西,必须有生活,必须了解人。你只有真正了解了生活,把生活琢磨透了,把这些人琢磨透了,你再表现出来以后,无论是神还是形,还是精气神各方面活灵活现。

针对目前剧场聚集发展不平衡、较为分散的问题,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任鸣:东西城就是剧院多,中戏、人艺、中国儿艺等等,剧场也多,这是历史形成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规律,为什么人就奔这儿来看戏?是历史上形成的。不能因为不均的问题把人艺搬了。这怎么办?其他地方也得有很好的剧院。不是说东城有20个剧场,那边也得有20个,因为文化艺术发展有它自己的规律,不能逆着来。那只能说给其他地方建很好的剧场,让好的艺术团体流动、多巡演。其实就是走出去,就是让各个地方的观众尽可能的也能看到优秀的演出,只能用这个办法,不可能这边有50个,那边也有50个剧场,这个违反艺术规律。

我想人艺还有历史使命、责任,我们一定努力担当,对于我们自己的风格,我们的精神,我们的道路,我们也会努力去做。我们曾经有一句话也是一个方针,就是坚决继承,努力发展,勇敢创新。

(责编:尹星云、高星)

推荐阅读

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