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设计师”亲自操刀 白塔寺7个老院率先“重生”

2017年07月26日07:2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白塔寺7个老院率先“重生”

  青塔胡同39号院置入灰色的“屉式空间”,通过抽拉组合,灵活增减室内空间。

  昨天下午,两个孩子在白塔寺附近宫门口四条改造一新的22号院内玩耍。

  本报记者 邓伟摄

  本报记者 曹政

  围绕妙应寺白塔的37公顷老城,是经历了六七百年沧桑的白塔寺历史文保区。纵横交错的胡同里,坐落着800多个老院子。

  试图复兴这37公顷胡同文化的“白塔寺再生计划”提出已有两年。记者获悉,目前800多个院子中已有99个完成腾退,7个完成改造。包括“网红设计师”青山周平在内的业内大咖们,正操刀老四合院的修缮与重生。

  腾退只是第一步,老院子重生也面临多重考验:大师操刀改老院,能否贴近老百姓的实用性需求?曾经“不受待见”的胡同,能否吸引更多年轻人“回归”?

  小院搭起景观长廊

  最近,白塔寺地区又有3个老院改造设计方案新鲜出炉,正提交规划部门审批。前抄手胡同23号院的方案不同寻常,出自日本网红设计师青山周平之手。

  空中是纵横交错的天线,地上是缝缝补补的青砖灰瓦,角落里堆满杂物。虽然称之为“院”,但前抄手胡同23号院更像一条狭长的胡同,长27米、最宽的地方只有1.4米。

  去年白塔寺老院全球征集改造方案,不起眼的23号院被青山周平一眼相中:虽然破败,但狭长院落正对着妙应寺白塔。一套名为“望塔·窥院”的方案随之出炉,大致思路只琢磨了一天:小院变身景观长廊,两侧竖起3米高的墙,让人排除杂念,目光径直投向白塔。

  “恢复坡屋顶等特征还只是表面化的改造,四合院的保护应该不断更新,才可以保留下去。”青山周平对记者说。

  修缮改造后的老院子已不仅仅停留于居住功能。前抄手胡同23号院除了有景观长廊,院内房间也可实现办公、居住等多用途;青塔胡同39号院与北京象外艺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达成租赁意向,拟引入“象外”品牌,打造泛艺术服务商;宫门口西岔4号院里置入了天窗,实现室内使用空间的最大化,植入展览、办公等复合型功能。

  “白塔寺再生计划”实施主体华融金盈公司负责人介绍,这一轮3个老四合院的改造预计在本月开工,3个月时间完成主体结构,年内竣工。

  33平方米老院“拉抽屉”

  这些改造后的四合院能不能扎根市井?能不能留得住?

  青山周平就有过一次颇有争议的改造经历。2015年,青山周平参加某电视台一档家装改造节目,鬼斧神工地将南锣鼓巷中一处拥挤狭窄的小院落改造成集烹饪、洗浴、会客、休息等功能于一体的二层“小别墅”,巧思与美感让不少观众点赞。但不久后人们发现,居民入住后,当初的精心设计“被毁”,阳光小屋已堆满杂物,院子重回杂乱。

  设计师改好的,居民又给改了回去?这次经历也给包括白塔寺在内的诸多四合院改造重生计划提了个醒:大师们的改造能不能更具实用性,让居民们认可?“设计师会提出方案、创意,我们来研究可行性、实用性,避免设计被荒废。”北京华融金盈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比如同期改造的青塔胡同39号院。院子不大,只有33平方米。无论是一家三口居住、还是企业办公来说,空间实在有限。此前的39号院和不少四合院一样,搭起违建,又盖起一个小屋。

  现在违建拆了,院子更是不够用,于是设计师进行了“大改”。“在违建原址上做了一个‘抽屉’,需要大空间时就可以把‘抽屉’拉到院中,临时多出一间屋;等到闲时再推回屋内,给院子腾出空间。”这位负责人说。

  这个院子叫“奁院”。奁是古代汉族女子存放梳妆用品的镜箱。这一方案就是在院宅中置入灰色的“屉式空间”,通过抽拉组合,灵活增减室内空间,既不影响院落风貌,又不搭违建,还能解决老院居住空间小的难题。

  解决痛点召回年轻人

  虽然是日籍设计师,但青山周平已来北京约10年,在南锣鼓巷里一住就是六七年,“北京的特色是胡同,如果来北京还住在公寓里,那跟在东京没什么区别。”他说。

  胡同的文化与胡同生活的痛点随行,潮湿、阴冷、如厕难等问题,让年轻人不愿意入住。“应该对这些建筑的功能不断更新,吸引年轻人,这样才能让胡同里的建筑真正保留下去,而不是成为博物馆。”

  老院改造中,解决这些痛点问题迫在眉睫。在已经完成改造的白塔寺“混合院”、“共生院”中,就已尝试“真空排水”新技术,污水可以不受坡度、距离的影响排入市政管线。

  此外,白塔寺地区还正在尝试旧城中一直没有引入的中水系统。这位负责人说,胡同里排出的污水,要进行处理,达到中水以上标准,等该地区改造达到一定规模后,就可实现污水收集再利用。

  华融金盈公司方面介绍,白塔寺地区800多个院子中,已有7个院子完成改造,预计今年再改造完成20个院落。除了由设计师重点改造的院落外,针对其它院落也已形成一套包括土建、外观、基础设施提升的标准,将带来更多院落实现重生。腾退改造后,院落将引入文化创意产业、艺术馆、民宿等,这些业态相对安静,不会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破坏居住区原有的平衡,也能为胡同引来活力。

(责编:鲍聪颖、高星)

推荐阅读

记者探访:北京垃圾分类要有"首善标准"
 
你住的小区有分类的垃圾桶吗?垃圾分类的好处,你感受得到吗?是什么原因导致生活垃圾分类难推动?其中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详细】记者探访:北京垃圾分类要有"首善标准" 你住的小区有分类的垃圾桶吗?垃圾分类的好处,你感受得到吗?是什么原因导致生活垃圾分类难推动?其中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