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水爷”37年的深情与光荣——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华灯班班长孟庆水

2017年07月04日11:20  
 

从弱冠到花甲,他将大半生献于华灯清洗工作;坚守与专注,沉淀下37年的荣耀与责任。他就是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华灯班班长孟庆水,大家都亲切地叫他“水爷”。

孟庆水是1960年生人,那年是华灯建成的第二年,华灯班的前辈们要对华灯进行第一次清洗和检修。他们用碗口粗细的杉篙,花半个小时搭成架子,铺上木板,晃晃悠悠地爬上爬下,常常一个上午才能清洗完一基华灯。

1981年,21岁的孟庆水也满怀着激动的心情加入了这支工作队伍,这时候的设备和工作流程已经趋于完善和成熟,但依然简陋。

后来,华灯班的人在一辆卡车上加一个水箱,再架一个铁架子,发展出了华灯清洗车的雏形。“经过几次的改进和推敲,我们自主研发设计出了第四代的华灯清洗车,全世界仅此一辆”,孟庆水介绍说。最新的第四代华灯清洗车是全电脑控制,液压升降平台中间有个缺口可以使平台围绕华灯,整个小队的人在上面,配合起来更加方便,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车上还带有一个污水处理系统,既环保又干净。“现在清洗一基华灯,最快15分钟就可以完成,过去想都不敢想。”孟庆水对技术的进步是啧啧称叹。

“华灯的设计图,当年是周总理亲自选定的。”孟庆水对华灯的历史和细节非常了解:“华灯有9球莲花灯和13球棉桃灯两种,长安街一共有253基,有4基是前两年新加的。天安门地区100基,100个灯座上有100个不同的花案,象征着百花齐放。”他一边如数家珍地向记者诉说着,一边向大家展示华灯班自制的华灯模型,是用乒乓球和螺母制作的,小巧精致。挑个好位置,放在那,这就是他们给自己颁发的奖杯,是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荣誉。

“我算是第二代华灯人,”孟庆水说到这儿,在谦卑和淡然之中,也流露出自然而然的骄傲:“我感到荣幸。”这种荣幸感是从始至终的,经过37年的沉淀,从最初的好奇,到现在的责任。

每年6月到9月,最炎热的时候,是华灯清洗的一个工作周期,华灯班要对天安门广场两侧的华灯进行全面的例行检修和清洗。球形灯罩里往往积满了蚊虫的尸体和灰尘,打开后臭气熏的人没法呼吸。“我们这个工作,时间上比较特殊,上午10点到下午4点,要错开早晚高峰,加班都没得加,所以对工作效率要求很高。”孟庆水说。

当忙碌四个月,完成253基6000多个灯球的清洗工作,看着明亮而柔和的灯光照亮着整条长安街,孟庆水感觉身体上的劳累,瞬间都烟消云散了。这是他们献给祖国最美的庆生礼物。

“快要退休了……”说到退休,孟庆水感慨不已。“现在班组里都是年轻人,最小的二十二三岁。长江后浪推前浪嘛,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是孟庆水对年轻人的肯定,也带着羡慕和向往,带着对这份工作深深的留恋。其实,孟班长才是这些年轻人的粉丝,班组里的年轻人都叫他“水爷”。说笑之中,却是打心眼里敬重自己这位老班长,他们看到了每次他们的孟班长在面对华灯时,神色间流淌着的庄重,让这些年轻人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光荣与使命。

37年坚守,37年过往,长久如斯,深情如斯。

(责编:尹星云、高星)

推荐阅读

记者探访:北京垃圾分类要有"首善标准"
 
你住的小区有分类的垃圾桶吗?垃圾分类的好处,你感受得到吗?是什么原因导致生活垃圾分类难推动?其中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详细】记者探访:北京垃圾分类要有"首善标准" 你住的小区有分类的垃圾桶吗?垃圾分类的好处,你感受得到吗?是什么原因导致生活垃圾分类难推动?其中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