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收视高 《白鹿原》口碑好

2017年05月14日16:12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欢乐颂2》收视高 《白鹿原》口碑好

  《外科风云》大结局,最高收视率才刚刚踩上1%,紧随而来的《欢乐颂2》一开播就已经轻松越过1%关口,冲破了《人民的名义》后的收视低谷。然而,复播的《白鹿原》没有这么高的人气,前三集播出后收视率仅至0.6%,位至收视榜第四名。虽然《欢乐颂2》在收视方面力压《白鹿原》,但《白鹿原》在口碑上却俯视了《欢乐颂2》。

  作为20世纪90年代中国文学的代表作之一,《白鹿原》烙印着一代人的阅读记忆,被赋予民族寻根的重大意义。电视剧以一种传统范式对原著改编拍摄,从开篇几集看,剧情紧凑,服化道置景、演员表演规规矩矩,总而言之,让关注它的人无可挑剔。《白鹿原》刻画的重点之一是关中男人群像,而张嘉译和何冰只用了一个小细节,就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两位主角白嘉轩和鹿子霖的性格特点:同样是跪地,白嘉轩腰杆笔直宁折不弯,鹿子霖却是畏首畏尾蜷曲猥琐。这个镜头不但展现了人物的行事风格,甚至一定程度上昭示了两人未来的人生发展。何冰在接受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鹿子霖是陕北农民乃至于全中国的小人物的代表,深刻地集合了人性真实的一面。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身上都有鹿子霖的影子。”豆瓣网上,给《白鹿原》和《欢乐颂2》评分的观众总量相当,前者获得9.2高分,这在电视剧里是罕见的,比全民口碑剧《人民的名义》开播时还要高出0.2,而《欢乐颂2》仅仅只有5.2的评分。给《欢乐颂2》打分一星至三星的占到50%,而69.9%的观众给《白鹿原》打出满分五星。

  在《欢乐颂2》之前,被誉为“业界良心”的出品方正午阳光还从未有哪部剧被如此看低,他们出品的电视剧在收视率上低开高走常见,但在豆瓣网上的口碑评分从不受收视影响,始终保持着较高水准。这一次的例外有种解释是,观众对《欢乐颂2》的期待值太高,导致较大失落感。的确,作为续篇的《欢乐颂2》演员没换,编剧没换,画风突变,服化道一起浮夸张扬起来,如果说安迪仅前两集里就换了11套造型,曲筱绡的鸟巢发型和老谭的潮范儿嘚瑟尚可解释,那文艺青年赵医生的铆钉装饰风衣和邱莹莹颇为精致的妆容,还有五美一起去沙龙换新发型而没谈论到价格问题的剧情,以及加入手机植入广告后,五美同用一款手机的做法,小包总卖弄风骚的样子……这些细节都仿佛火车脱轨一般带着《欢乐颂2》飞了起来。观众喜欢《欢乐颂》本本分分直面生活,而《欢乐颂2》开篇时而像《小时代》,时而像家庭伦理剧,时而像小白偶像剧。

  《欢乐颂》导演名单上的孔笙换成了张开宙,这或可解释《欢乐颂2》画风突变的原因。被称为业界良心的出品方正午阳光核心资源是孔笙带领的一队十分稳定的制作人马,孔笙早年前的作品《温州一家人》、《钢铁年代》、《生死线》都是口碑剧,近年来随着正午阳光的发展,出品量大,孔笙与他的副导演李雪、张开宙和曾经合作过的简川訸以师带徒的形式联合执导过《北平无战事》、《战长沙》、《琅琊榜》、《欢乐颂》等佳作后,几位副导演各自独立执导作品,《伪装者》和《外科风云》是李雪独立执导,张开宙独立执导两部网剧《如果蜗牛有爱情》和《他来了,请闭眼》,简川訸曾执导《好家伙》。这些作品强烈地显现了几位导演的个人风格,却外强中干难称佳作,仿佛没有人真正学到了孔笙的务实,以及务实背后的创作初衷。

  这次《欢乐颂2》同样,孔笙离开,由第一部的简川訸和张开宙接手,那些过眼的细节都成了大问题。比如,第一部里植入广告都合乎人物身份,用得到的道具没有广告也不回避,那时候邱莹莹和关雎尔喝香飘飘奶茶,曲筱绡送见面礼出手就是一千多块钱一盒的GODIVA巧克力;而第二部里,五美和小包总一起换上了同一款手机。第一部里,曲筱绡和安迪做美容去高档沙龙,樊胜美在家敷的面膜会比邱莹莹高级很多;而第二部里,五美一起去了一个沙龙做美发,怎么付钱的问题压根没提。这些在偶像剧中可以轻飘而过的细节曾经在《欢乐颂》里扎扎实实地以生活原貌呈现,不回避也不矫情,然而,当它们在《欢乐颂2》被莫名其妙地忽略不计时,观众果断作出了评价。

  本报记者 金力维 J187

(责编:高星、鲍聪颖)

推荐阅读

王府井步行街10家水吧撤场 

在全长约800米的王府井步行街上,分布着形态不一、色彩各异的10家水吧。5月2日晚,随着最后一家水吧拆除,在王府井步行街上存在了17年的水吧全部撤场。【详细】王府井步行街10家水吧撤场 在全长约800米的王府井步行街上,分布着形态不一、色彩各异的10家水吧。5月2日晚,随着最后一家水吧拆除,在王府井步行街上存在了17年的水吧全部撤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