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科考队:冰天雪地里的“奢侈”年

2017年02月03日09:04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南极科考队:冰天雪地里的“奢侈”年

  农历丁酉鸡年来临之时,二百多名中国第33次南极科考队员,分布在中山站、长城站、内陆冰盖和“雪龙”号上。

  没有七天长假,没有亲人团聚。冰天雪地中,在南半球最高纬度的他们度过了一个特别的春节。

  “雪龙”号上:漂泊中的年味

  当地时间1月27号一早(北京时间1月28日凌晨),南极阿蒙森海域刮起了7到8级大风、伴有3、4米高的涌浪,阴沉飘雪的天气格外寒冷。“雪龙”号科考船仍继续向西环南极航行,赶往下一个考察区域——罗斯海。

  舱外风雪交加,船舱内欢庆迎春。春节到了,科考队员们一大早就开始忙活着贴对联、粘福字、挂灯笼,用“中国元素”装点着生活了80多天的“雪龙”号。

  剪纸窗花映衬着舷窗外的波涛,别有一番漂泊的味道。

  从1994年“雪龙”号首航南极算起,这是水手长唐飞翔第18次在南极过年。“今年船上年轻人多、有活力,在船上过年也很开心。”唐飞翔说。每逢在外过年他都会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

  虽然条件有限,但为了让科考队员吃上年夜饭,大厨们使出看家本事。红烧肉、糖醋排骨、炸鱼……令很多初次在外过年的年轻队员感动不已。高纬度航行信号不畅,船上没有电视也没有网络。不过除夕晚上不会冷清,过年最值得期待的“雪龙春晚”七点半如期上演。

  此时在七层驾驶台上,担任二副的上海海事大学老师罗捷正持望远镜观察冰情。她是首次来南极,也是第一次在船上过年,恰好要在除夕20点至24点值班。她说,除夕在驾驶台体会了不一样的辞旧迎新,“希望在接下来的航程中收获更多不一样的风景。”

  内陆冰盖:过个“奢侈”年

  内陆冰盖上的除夕夜,“奢侈”绝无仅有。

  这一天,昆仑站的小伙子们可以睡个懒觉,用热水洗脸或擦身、刮胡子,说不定还能理发。这些简单的事是他们“奢侈”的期待。

  我们或许认为冰盖上最不缺的就是水,因为融雪可作为水源。但其实,室外零下40℃低温下,颗粒状的雪即便取回屋也很难融化。住舱里有个半米多高的不锈钢融化壶,把取回的雪放进去后,直接通电加热无济于事,必须先倒入一杯“水引子”,通电让水先热起来再慢慢化雪。想要化开这一桶冰雪需要4、5个小时。

  平时争分夺秒赶路或是考察,无法保证及时取雪、融水,只有厨师负责融化足够餐食的水量。除夕这天扎营休整,大家轮流融化雪水,终于可以烧些热水洗洗擦擦。

  而内陆冰盖上的年夜饭,是一顿丰盛的航空餐。

  受限于内陆条件,出发前他们要将未来60天的餐食原料准备好,压缩、耐放的航空餐成了最好选择。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冰盖如同天然大冰箱,但难的是把餐食从“深冻”状态下解冻再加热复原。通常要先将原料放到锅里蒸,慢慢解冻后再翻炒烹饪。餐食色泽、口感不能奢望,保证味道已属难得。

  舱外,地吹雪伴着狂风;舱内,25人围坐在6米见方的空间里。忙碌一天的厨师端上热气腾腾的年夜饭,队长会允许拿出为数不多的酒水和饮料。把酒吟诗,一瞬间热泪两行。

  除夕夜,风一更雪一更,直到天明。次日,一切恢复如初:“雪龙”号全速驶向罗斯海考察作业站点;昆仑站队拔营赶路跋涉于冰盖;中山站照常开展科研;长城站考察队员按计划翻越山岭取样……忙碌依然是科考的常态。尽管忙碌,一切却已是崭新的开始。(据新华社“雪龙”号2月2日电)

(责编:陈一诺、高星)

推荐阅读

什刹海起波澜 胡同游变味儿 
什刹海是老北京的象征,其特色胡同文化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但记者走访发现,现在的什刹海景区问题凸显,三轮车经营不规范、景区内缺乏统一的游览标识,人车混行给游览增加了不便。【详细】什刹海起波澜 胡同游变味儿 什刹海是老北京的象征,其特色胡同文化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但记者走访发现,现在的什刹海景区问题凸显,三轮车经营不规范、景区内缺乏统一的游览标识,人车混行给游览增加了不便。【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