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建议利用少年宫闲时解决入园难

2017年01月15日14:38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建议利用少年宫闲时解决入园难

  因“单独二孩”和“全面二孩”政策的叠加效应,预计未来3年北京将新增出生人口15万,由此也带来了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入园难”。如何化解这一难题?正在召开的北京两会上,三位同为幼儿园园长的市政协委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李建丽委员:

  将“少年宫”改成“幼儿园”一址两用

  西城区棉花胡同幼儿园园长李建丽认为,响应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学位的号召,教育行政部门应该最大限度“挖潜”。既然目前办学场地存在紧缺,就应该将所能利用的场地最大化利用。“比如,大部分少年宫仅在孩子们‘学余’时间,为他们提供看节目、做游戏、做手工、学科学等相应服务。换句话说,少年宫的大部分活动在周末和晚上开展,周一至周五的大部分时间是他们的‘闲时’。”李建丽建议,可以将有条件的少年宫拿出来,进行条件改造,“只要在硬件设施上稍作调整,就可以达到‘一址两用’的目的。”

  除了硬件上的调整、改善,李建丽认为,在办学形式上也可有所创新。如将有需求、符合条件的幼儿,由上“整日班”调整为上“半日班”,“这样,就能使‘收托’数量翻倍。”这样的形式今年已经在棉花胡同幼儿园开始尝试,“‘半日班’更适合小班的孩子,这个年龄段需要更多的亲子活动。此外,幼儿园会利用网上指导的方式,教家长如何在生活中教育幼儿,毫不影响教学质量。”

  ■朱敏委员:

  “普惠制”民办学前教育投入还需加大

  近年来,为了增加学前教育学位,政府加大了推行幼儿园“普惠制”的力度。身在民办教育行业之中的北京市二十一世纪实验幼儿园董事长朱敏,通过切身的体会,对其中存在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朱敏指出,在核定民办园收费标准问题上,一些区县没有按照生均成本来确定,而是不分公办、民办,把民办普惠园学费标准统一为公办园标准,造成民办幼儿园严重亏损,不能生存。“这将带来民间资本不愿投资学前教育、‘乱收费’等问题,最终这些成本仍然会由家长承担。”

  对此,朱敏建议,应按照幼儿园生均成本进行各类幼儿园收费标准核定。若规定的普惠园收费标准低于生均成本,应该由政府财政全额补足二者之差。此外,应加大对于“普惠制”学前教育投入,按照入园儿童数量及教师数量等因素进行补贴。给予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经费补贴、建设项目支持、减免租金等,这些扶持措施的具体落实将对鼓励民办园向普惠园发展产生重要的影响。调整幼儿园建设标准,以增加学前学位数量。

  ■申玉荣委员:

  幼儿园大班提前纳入义务教育

  东城区光明幼儿园园长申玉荣多年来也一直在思考“入园难”的解决方法,今年她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可否将幼儿园大班的孩子纳入义务教育,将更多的资源、空间留给更需要学前关注的小龄幼儿呢?

  “有些国家,五岁以上的孩子,都在小学附设的幼儿班接受教育。”申玉荣说,这对于孩子来说是个过渡期,可以让他们更早、更顺利地在潜移默化中熟悉学校的环境。“目前,东城区已经有大班孩子‘入驻’小学空余教室的先例,效果很不错。我认为这样的尝试值得推广。”

  另外,申玉荣还建议各幼儿园视情况进行资源调整,“有些大班的孩子提前退园,这就造成学前教育资源的利用不充分,要灵活地拆班、合班。”

  本报记者 孙乐琪 J245

(责编:高星、鲍聪颖)

推荐阅读

什刹海起波澜 胡同游变味儿 
什刹海是老北京的象征,其特色胡同文化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但记者走访发现,现在的什刹海景区问题凸显,三轮车经营不规范、景区内缺乏统一的游览标识,人车混行给游览增加了不便。【详细】什刹海起波澜 胡同游变味儿 什刹海是老北京的象征,其特色胡同文化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但记者走访发现,现在的什刹海景区问题凸显,三轮车经营不规范、景区内缺乏统一的游览标识,人车混行给游览增加了不便。【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