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宏兵:互联网对文创产业是危,还是机?

2016年10月31日09:49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原标题:对话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宏兵:互联网对文创产业是危,还是机?

  近几年来,随着人们对文化产品需求的大幅度增长,国内文化创意产业得到快速发展。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消费时代,文创产品必须是独特的、原创的才有生命力,而这些依赖于生产者的创造力。因此,在发展文创产业过程中,建立起一套平衡保护创作者、制作者、发行者、投资者和消费者利益的知识产权制度框架至关重要。而目前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面临哪些难题?互联网的出现带来更多的是挑战,还是机遇?

  让我们一起对话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宏兵,从国际的视野来把脉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与文创产业的发展。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是中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建设性合作伙伴

  主持人:中国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有何渊源,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对中国知识产权发展做了哪些贡献?

  陈宏兵:在中国的知识产权事业或者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过程中,产权组织一直扮演着建设性合作伙伴的角色。中国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接触可以回溯到1973年,时任中国贸促会法律部部长的任建新带队参加了产权组织领导机构会议,之后双方一直保持友好交往。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早在改革开放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当时,产权组织的领导人深刻认识到中国是全球性大国,希望中国早日进入国际知识产权体系。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日内瓦总部大楼

  在中国建立知识产权制度初期,产权组织在法律制定和制度设计方面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建议。1980年,中国开始起草《专利法》。应中方要求,产权组织对该法草案提供咨询意见。时任总干事鲍格胥亲自与中国《专利法》起草小组会谈,整整谈了33天,结合中国当时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现状提供了许多中肯建议。中国《专利法》的高水平和实用性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好评。这其中也有产权组织的贡献。此后,产权组织在中国制定其他几部知识产权法律过程中也提供了咨询意见,给予其有力推动。

  产权组织是联合国专门机构,是知识产权国际合作的权威组织。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过程中,产权组织还在人才培养、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标准协调等方面与中方开展了密切合作。举个例子,为了促进中国知识产权高级人才培养,中国人民大学于1986年设立专门学院,致力于知识产权教学研究。现在中国已有30多所大学设立有知识产权学院。其实,这项工作最初是由产权组织总干事直接致信中国教育部长提出建议并促成的。

  主持人:近几年来产权组织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方面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陈宏兵:首先,产权组织给中国参与全球知识产权制度建设提供了良好平台。我们注意到,在产权组织框架内,中国代表团对有关国际条约的谈判参与更加深入和积极,对国际规则制定发挥了重要推动作用。2012年,产权组织在华举办关于音像表演的外交会议,缔结了《关于保护音像表演的北京条约》,留下新中国第一个由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条约。

2016年保护视听表演对文化和创意产业发展的重要性圆桌会议

  第二点是中国通过产权组织了解掌握大量国际经验,助力国内建设。产权组织掌握全球知识产权工作动态,拥有一大批专业人才和广泛的专业知识。在双方交流中,中国了解到了很多全球先进经验和知识,用于自身建设。比如,在版权研究方面,中方正在进行的版权相关产业调查的技术体系和方法都是借鉴产权组织的。现在,每年中国国家版权局发布的版权相关产业占GDP的比重,这其中的计算模型是参照了产权组织的。

  第三点是人才培养。产权组织在中国举行了许多人才培训活动,同时也邀请中国政府官员、学者、其他知识产权从业人员参加国际培训。去年以来,我们已经在中国连续举办了两届暑期学校。产权组织还提供网上的远程教育课程。过去,这些课程多是英文或其他语言的。现在,双方正在合作开发远程教育课程的中文版,很快会有很多中国学生能够更加便捷地学习到这些课程。

北京市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推进大会

  第四点是产权组织所管理的国际知识产权合作条约促进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与运用的国际化。在全球化时代,一项技术、一个商标不可能仅在一个国家得到保护,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使得技术或者商标很容易在国外市场被了解和使用。中国于1989年加入了马德里体系, 1994年加入了专利合作协定(PCT)。中国权利人利用这两个体系,可以一次申请在多国获得保护。这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吸引外来投资和对外投资提供了便捷的知识产权保护渠道,为中国的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提供了重要帮助。目前,来自中国的PCT申请量已经位列世界第三。

  此外,除了向中国提供国际经验之外,产权组织也积极地将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一些最佳实践,介绍到国际上,使外部世界更加了解中国,帮助中国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

  互联网打破了全球文创产业发展的利益平衡

  主持人:全球的文创产业这几年快速发展,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这个过程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陈宏兵:知识产权制度是促进、激励和保障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基本制度之一。产权组织也致力于相关国际法律框架的建设,并以多种形式开展文创领域的能力建设和技术援助,共促各方推进全球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过去几年,我们主要开展了以下几项工作:

  首先,完善全球的知识产权制度框架,使之更好地反映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状况,实现创作者、消费者、文化创意产业的经营者、消费者和传播者之间的利益平衡,在创作者个人和社会公众利益之间找到平衡点。比如,2012年缔结的《北京条约》就是赋予表演者以更大的权利,从而保护和激发其创造热情。

全球创新指数研究圆桌论坛

  第二,我们在促进全球文化创意产业价值链的各利益攸关方加强对话,共同应对数字化、商业模式更新等各种挑战。在互联网上,数字化作品跨越国界快速传播,传统的文化作品的制作和传播模式迅速变化,各方利益关系快速调整。要应对上述挑战,必须开展广泛的社会对话,确保各方意见得到全面反映,逐步形成共识。为此,产权组织举行了包括“全球数字内容市场大会”等一系列活动,促进相关对话,服务文创事业发展。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

  主持人:互联网这样一个新的平台的出现就在原有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中间多了一个新的势力,对原来的平衡产生了影响,所以现在需要新的一套规则或是协议维护这种平衡,可以这样子理解吗?

  陈宏兵:是这样的,现在整个技术条件改变了,生态系统变化了,这就要求制度环境来适应和规范这种变化。每个国家的发展阶段不一样,要应对这种全球性的变化和挑战,就需要促进各方对话,让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到一个平台上平等的对话,这样也有助于将来的制度设计更趋平衡和公平。

  第三点,是对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撑。产权组织在版权管理和文化产业发展中有很丰富的经验,我们有很多专家在这几年加大对文化创意企业的能力建设。文创产业很多是新兴企业和中小企业。与其他到公司相比,他们运用知识产权工具实现自身利益的能力不是很强。有些创作者由于不了解情况而轻易签下合同使得自己遭受损失。为此,产权组织加大相关教育,出版针对这些企业、创作者、传播机构等的小册子,从微观上对他们进行指导。提升文化创意产业主体的能力。

  主持人:各国的发展阶段不同,中国在这一发展阶段中有什么样的特点?

  陈宏兵:首先,从规模上看,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正经历爆炸式增长。电影、游戏、出版等产业规模迅速扩大。中国文化界的“IP热”和金融圈内的文化热就是最好的说明。中国游戏产业规模已经占全球有四分之一。

  第二点是从阶段上看,中国文创产业正经历从传统模式向现代模式过渡时期。中国文创企业,特别互联网领域的文创企业,十分活跃,非常善于学习国际先进经验。比如,近来文化领域的全产业链操作模式已经大行其道,基于一个版权作品的全产业链的操作,花千骨、琅琊榜和盗墓笔记这样的网络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游戏、微电影、出版成书,改编成微电影等。

  第三点是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潜力巨大。中国有数量庞大的传统文化积淀。这此传统文化作品稍稍经过加工转化,就可以转化成具有知识产权的作品。这给中国文创产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资源储备。中国年轻一代拥有丰富的相像力和创新力,相信他们会带来更多的具有现代特点的文化作品。

  知识产权发展如何助推中国文创产业发展?

  主持人:如您所说,中国文创产业有巨大的潜力,那么就知识产权这一方面,如何运用以促进文创产业更好地发展?

  陈宏兵:如果要说在知识产权方面加以推进,我觉得可能有以下几点。

  第一点,中国要尽快推进《著作权法》的修订,促成社会各方达成共识,为文创产业发展提供一个基于规则的制度环境。

  第二点,中国的文化创意企业综合理解和运用知识产权工具的意识和能力还有待提升。一些企业的知识产权认知水平还停留在较低层次,只注重获得权利,但对于权利的转化则相对较少。在关注版权的同时,建议这些企业更加重视商标、商业秘密和专利等其他知识产权工作的使用,从而充分实现其作品和企业的市场价值。

  如果再加一点的话,就是建议用全球眼光和未来的眼光来看待文化创意产业市场的变革。与韩国等一些国家相比,中国的国际文化贸易方面仍在很大潜力。中国文创产业界宜更加深刻地认识全球数字内容统一市场正在加速形成的大趋势,推进互联网和金融与文创工作的深度融合,实现文创产业的国际化发展。为此,中国的知识产权服务业也要不断提升能力和水平,提供更好的专业服务。

(责编:赵青、高星)

推荐阅读

王府井8家稻香村 北京稻香村仅一家 
在京城王府井金街上,竟有8家稻香村专卖店(柜台),让人搞不清到底哪家是正宗的老北京稻香村糕点。这些店中,苏州稻香村和另一家名为“京稻”的特产集合店及北京稻香村专柜正在进行“火拼”,经销商和生产厂家各诉原委。【详细】王府井8家稻香村 北京稻香村仅一家 在京城王府井金街上,竟有8家稻香村专卖店(柜台),让人搞不清到底哪家是正宗的老北京稻香村糕点。这些店中,苏州稻香村和另一家名为“京稻”的特产集合店及北京稻香村专柜正在进行“火拼”,经销商和生产厂家各诉原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