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评论家热议"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记下这个时代的北京

2016年10月15日11:4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记下这个时代的北京”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如何书写时代大格局中鲜活的北京故事,保持并光大北京文学的优秀传统?昨天,在“呼唤北京文学的高峰时代”主题论坛上,文学评论家和作家们齐聚一堂,展开对话。

  文学评论家白烨的话很直白:“我们现在要提一个口号,重振京味儿文学。”评论家胡平进一步阐释说,北京文学如果失去了北京语言的支撑,当然就会差很多,“希望最好能把北京语言的精华保持下去,也希望有相当一部分作家继续用我们老北京话来写小说,这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他认为,北京作家需要更密切地贴近生活,敏感地从生活中发现新的因素来充实写作语言。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也提醒道,写北京文学,要用城市语言,而不是乡村语言,“我们希望高峰时代来临,就是要把这个时代的北京记下来,要记下北京人的精神、这个城市的灵魂。”

  评论家的期许显然和作家们的创作思考有分歧。作家林白说,她现在最需要打开的是文学理解,也就是说北京作家是不是只有写京味儿小说才有价值?“我觉得我首先要找到我的叙述方式,我的叙述方式肯定跟传统小说不一样,传统小说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兴奋点了。”作家宁肯也明确表示:“我在写作中一直避免京味儿语言,北京是一个包容的北京、开放的北京、国际化的北京,作为一个北京作家,我觉得我有责任、有义务面对这样一个复合型的北京。”作家石一枫则认为,老舍之所以是老舍,不一定因为他用北京话写作,“我觉得老舍之所以是老舍,是因为他写了《骆驼祥子》,写了《四世同堂》,写了《茶馆》,他写的是民族问题、阶级问题,写的是旧时代的崩溃和新时代建立的问题,他写的是整个中国最大、最尖锐的问题。”

  是否用京味儿语言,并不是书写北京文学的关键所在,就如同文学评论家孟繁华所言,说清北京的历史是容易的,北京的历史是静态的,它不再发生变化;但写当下很难,要能写出一个大时代。

  “我觉得很惭愧,面对这个变化的时代,面对有丰厚积存的老北京,却拿不出一些像样的东西来。”老作家肖复兴激动地说,写老北京人不难,但写新北京很难,尤其是写转型时期的北京,错综复杂,光鲜又迷茫的那种状态很难,“至今为止我没有看到令人信服的作品出现。”

  该论坛是北京十月文学月的重点活动之一,由北京作家协会、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杂志社联合主办。

(责编:孟竹、高星)

推荐阅读

交通违法图像网上能查了 不用再跑执法站 
现在,只要登录北京公安交管局“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http://bj.122.gov.cn)完成注册,就可以在线查看交通违法照片了,同时还可以完成在线缴纳罚款。【详细】交通违法图像网上能查了 不用再跑执法站 现在,只要登录北京公安交管局“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http://bj.122.gov.cn)完成注册,就可以在线查看交通违法照片了,同时还可以完成在线缴纳罚款。【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