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频道>>社会民生

八宝山殡仪馆90后入殓师半年送别四百逝者

2016年03月28日07:58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90后入殓师半年送别四百逝者

  3月23日,八宝山殡仪馆举办开放日,刘蕊(右)向公众介绍“故人沐浴”服务。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23岁的刘蕊,文文静静,一说话就脸红,不擅长跟陌生人打交道。考大学时想当聋哑老师,可惜特教专业只收文科生,而她是一名理科生。妈妈建议说,咱学殡葬服务吧,不用跟陌生人说话。于是,她成了一名入殓师。在上海工作6个月,为近400名逝者沐浴。今年上半年,八宝山殡仪馆将推出“故人沐浴”服务,刘蕊和她的同事们将把这项服务带到北京。

  讲述 不敢碰那个溺水的孩子

  一副水乡姑娘模样的刘蕊,却是呼伦贝尔大草原的人。跟朋友在一起时是个大“话唠”,却羞于跟陌生人讲话。殡葬这个行业是妈妈替她挑的,她觉得挺好,不用多说话,自己又喜欢,还没有来自家庭的压力。

  为“故人沐浴”这项服务,最早由上海各殡仪馆推出,不过两年时间,第一年,没什么反响;第二年,业务量爆棚。如今,刘蕊工作6个月,已经为近400位逝者沐浴更衣。

  第一位服务对象是一位高龄去世的老爷子,很安详,真是驾鹤西去的感觉。刘蕊说,“一点儿也不害怕。”她生性羞涩,但不怕死人,“他们又不会起来咬我一口”。

  沐浴服务有简单的,也有复杂的。简单的就是洗头、洗脸。复杂的有全身沐浴,修理指甲,敷面膜,按摩手足。逝者裸身躺在沐浴床上,覆盖在粉色毛巾下,刘蕊的动作轻柔又充满仪式感,整个过程长达30分钟,虽是全面沐浴净身,在两条毛巾的交替覆盖下,并不暴露逝者的遗体。很多观礼的家属都会哭着感谢她:“我们都没有这么给他洗过澡呀!”

  “我看过日本电影《入殓师》,惊讶于入殓师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为逝者擦拭遗体,更换寿衣,却又不暴露任何身体部位——简直是出神入化。现在,我也可以做到了!没有秘诀,只有一条路——练!我曾经给300斤的逝者沐浴,可以麻利给他翻身,不暴露身体肌肤而冲洗干净遗体。”

  相比《入殓师》的主角小林大悟被迫做了“纳棺师”,刘蕊自认比小林幸福多了,“我主动选择这个行业,因此工作的时候很踏实,很投入,没有什么不适感。”唯有一次,她在工作中哭了。死者是个溺水而亡的小男孩,10来岁的样子,虎头虎脑。“那是我第一次不敢碰遗体——不是不敢,是心疼,怕弄疼他”。

  “有一位女孩,24岁,自杀。年龄与我相仿,给她沐浴的时候,我恍惚间看到自己躺在上面。还有一次,逝者是个车祸去世的年轻人,肋骨这一块被撞没了。晚上我洗澡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像着肋骨没有的样子——我其实很害怕死,我要好好活。”

  沐浴都是用温水,只有一次刘蕊用了凉水。“逝者是位17岁的小伙子,车祸去世,颅骨裂了,用热水会让脑后面的血流出来,为了不让家属察觉到,我们改用凉水洗,敷上面膜后,小伙子神采奕奕”。

  去年早些时候,刘蕊父亲因癌症去世。“我那时候正毕业答辩,如果他能晚走两年,如果他能等到我上班,我一定给他洗个澡,让饱受癌症折磨的爸爸,能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地走”。

  “每一个生命在自己的哭声中来到这个世界,在父母或者护士温柔的手里清洗干净;每一个生命在别人的哭声中告别这个世界,也有权利让我们帮他们清洗干净。”刘蕊说,“既然这是家属最后一次看到自己的亲人,我们就让他在这一刻变得最美,最安详。”

  改变 可为逝者选择防腐服务

  不是所有的遗体都可以沐浴。有传染病的自然不用说,火灾、严重车祸、冷冻时间很长的逝者都不宜沐浴。上海等南方城市能开展“故人沐浴”服务,也在于与北京不同的殡葬理念——在南方,逝者遗体多是防腐处理,而在本市,逝者遗体多是冷冻保存。

  “遗体冷冻是一种必要的保存方式,但有时候确实会让人感觉不是很人性化。”八宝山殡仪馆服务中心主任周卫华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我们正在试点遗体防腐处理,这样逝者看上去跟生前差不多。”

  刘蕊说,经过防腐处理的遗体可以承受轻柔沐浴。用沐浴液和剃须液都没有问题。尤其是面膜,有消毒、防腐和祛斑的作用。“人去世后,血液停留在一处,逝者的脸上会有斑。铺上面膜就可以恢复正常肤色。我们活着的人享受的按摩多是放松肌肉,但是为逝者按摩,多是按摩关节。”经温水洗浴又按摩后的逝者,关节柔软,不仅很容易穿衣服,而且面容栩栩如生。有位家属曾抚摸着沐浴更衣后的逝者的脸庞,带着笑对刘蕊说:“你看,他睡着了。”

  沐浴更衣后的遗体常温停放在殡仪馆。遗体告别时,用普通粉彩上妆,而不是广告用的油彩,因此,容颜依旧。

  守灵服务延长团聚的日子

  周卫华告诉记者,清洗遗体其实是各地的风俗。但是,在咱北京,因没有“故人沐浴”这项服务,家人去世后,家属往往是拥挤在医院病床边,在悲恸、慌乱和恐惧中,草草为家人清洗身体,然后被直接推入医院太平间;再见到亲人时,就是短短的告别仪式;再见到亲人时,就是一捧灰。尤其是对于突然去世的亲人而言,这种司空见惯的告别方式根本不能释放家属悲伤的情绪。“生的时候轰轰烈烈,为什么死的时候草草收场?!”

  从去年开始,八宝山殡仪馆试着改变“火葬场”的传统形象,探讨推出各种人性化的殡葬服务,不仅葬礼可以个性化,还试着引进“故人沐浴”服务、 逝者防腐单独存放服务、“守灵”服务等更加人性化的服务。

  目前,殡仪馆已开辟出“守灵厅”,为逝者家属提供一天至多天的“守灵”服务。守灵期内,亲人们可日夜与遗体聚在一起,缅怀追思,相互慰藉。守灵厅自2015年启用以来,已承办几百场守灵告别仪式。

  清明时节,在老山骨灰堂,在八宝山人民公墓,很多工作人员都会看到有家属坐在地上,对着骨灰盒或者墓碑,絮絮叨叨一两个小时,甚至一上午。周卫华对北京晨报记者说,与其让他们对着空气说话,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多与遗体相处一段时间。人类有生有死,生来的不是“东西”,死去的也不是“废物”,都是生命,而遗体是生命最后的象征。殡仪馆推出的这所有的服务,其实不过是为了延长家属与逝者相处的时间。一家人围着面容安详的逝者,可以守候,可以说话,可以祷告,可以忏悔,可以许愿……这样,我们活着的人可以得到莫大的心理慰藉和活下去的勇气。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责编:赵青、高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聚焦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