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频道>>国内资讯

小伙死要面子中华烟盒里装廉价烟 蹭吃蹭喝蹭毒品

2015年03月09日14:34    来源:钱江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小伙死要面子中华烟盒里装廉价烟 蹭吃蹭喝蹭毒品

  19岁的年纪,本该大胆追逐自己的梦想,但是对于小赵来说,从13岁开始,这一切就离他渐行渐远。父母各自的外遇,由此引发的争吵,直至离婚,在这段没有人管也没有人关心的日子,使他慢慢走向边缘,染上了毒品。

  直到被抓,从社区禁毒工作人员口中,听说他父亲几年前也碰过毒品,他脸上只是漠然:“我管他干什么?”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余姚市陆埠镇的禁毒专职社工老罗,从老罗口中,记者听到了老赵父子的唏嘘故事。

  小伙子死要面子

  中华烟盒里装着廉价烟

  1.85米的个子,魁梧的体格,从外表上很难看出来,小赵今年满打满算也才19岁,而从他第一次吸毒到现在,已经有六七年了。

  “1月6日,民警在排查中,找到了小赵。”老罗说,1月4日,小赵跟朋友一起,在一家宾馆吸食了冰毒。

  老罗告诉记者,在跟小赵的交谈中,甚至很难相信面前的这个人才19岁。“问什么他都不说,说出来的话也跟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一样。”

  而这一点,从小赵留在吸毒人员记录档案的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扬起的下巴对着镜头,脸上带着桀骜的笑。

  “印象最深的,是他抽的烟。”小赵拿出来的烟,盒子是中华香烟的软壳包装,但是里面装着的香烟,却大多是两三块一包的廉价货色。

  “好面子,不管再怎么落魄,他都要充场面。”

  蹭吃、蹭睡

  连吸的毒品都是“蹭”来的

  小赵的落魄还可以从他生活上的各个细节体现出来。

  小赵没有工作,用的是两三百块的杂牌手机,吃饭是“蹭”混在一起的所谓朋友,看到认识的人在吃饭,就凑上去扒一口,有好菜就吃,没有好菜,就着酱油汤也能把饭囫囵吞下肚。

  想睡觉了,就跟着开了房间的朋友,挤一挤睡在一起,而更多的时候,就是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晚。而朋友们玩得开心了,不管是谁拿来的冰毒,只要看到有人在吸,他就不管不顾地来上一口。

  这样朝不保夕的生活,是从13岁那年开始的。

  老赵小赵

  全都蹭吃蹭喝蹭毒品

  小赵的悲惨经历,要从小赵的父亲老赵说起。

  老赵是陆埠镇上一说起名号来,基本上谁都认识的人,没有正经的工作,经常靠着帮人催债、“摆平”麻烦过活,偶尔也在赌场里看看场子,拿点抽成。

  更多的时候,老赵的生活很拮据,总是东家“借”一点,西家“蹭”一点。2009年,老赵看到朋友们在吸毒,想想自己怎么说也是镇上有名号的“头脸人物”,什么事自己也都要尝试一下,他也就凑上去来了几口。

  正是在这一年,老赵的妻子从喜爱的麻将桌上,走进了歌舞厅,有了外遇。

  因为两口子的外遇,及后来引发的家庭纠纷,让小时候的小赵,早早就没有了父母的关爱和管教。老罗说,那时候的小赵,早上去学校报个到,打个转就溜出来,跟着社会上的混混度日。几乎是在同一年,小赵也在“朋友们”吸毒的时候,凑上去“蹭”了几口。

  直到现在,父亲老赵居无定所,儿子小赵就连过年都没有回过家,两父子的吸毒史几多相似,他们的人生轨迹又近乎相同。

  被查获吸食冰毒后,老赵在2009年开始接受社区戒毒,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每个月都要去老罗那儿接受两次左右的尿检,却仍然在2013年被查到两次吸毒。

  而小赵现在也要到老罗那儿报到,定期接受检查。

  老罗说,从现在的情况看,根据检查结果,老赵现在已经不吸了。

  但昨天采访的时候,老罗打小赵的电话,却是关机状态,“按照规定,他是不能失联的,看来要再找找他了”。

  老罗的语气中有些无奈。(讯员 牛伟 本报记者 龚振岳 )

(责编:实习生、高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聚焦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