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频道>>社会民生

朝阳老人走失七天通州冻死 曾两次离开派出所

2015年02月02日07:3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走失老人错过的回家路

  2015年1月16日,走失老人李玉森的女儿李玲玲指示老人尸体被发现处。

  李玉森曾于2014年12月16日来到通州区北皇木厂桥附近一工人生活区。

  2015年1月16日,李玉森的女儿李玲玲给记者看父亲生前照片。

  79岁的老人李玉森患老年痴呆,不慎走失。家人立刻在朝阳区常营派出所报警,老人也随后两次被送到通州区焦王庄派出所。但走失老人的信息却没能跨过朝阳区和通州区的区界,两个相距约10公里的派出所未能及时沟通。在家人苦苦寻找的同时,焦王庄派出所则“无法判断老人异常”,老人两次自行离开。

  走失7天后,老人被发现冻死在通州区中坝河河沟里。

  李玉森老人走失前一晚,老伴儿李玉芳梦到他蜷缩着趴在一摊水中,纹丝不动。

  7天后,同样的姿势,李玉森在北京通州区中坝河河沟的冰水中被发现。

  他的女儿李玲玲曾经觉得父亲李玉森至少还能再活十年。“他身板硬朗,有当兵时的好底子。”李玉森1953年参军,1957年复员转业。

  走失期间,这位口齿不清、无法与人沟通的老人不乏好心路人和巡警相助,两次被送到通州区焦王庄派出所。但是他两次都离开了派出所,继续徘徊在北京最低气温零下6℃的街巷,直到冻死。

  家人报警时朝阳区警方曾发出寻人的协查通报,路人报警后,接走老人的通州区警方也发出反向协查通报,丢失、“捡拾”的双向信息却因区域范围等原因没有汇集、奏效,老人口袋中的家人电话也始终未被发现。老人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回家的机会。

  昨晚,新京报记者致电通州区公安分局宣传科一名王姓工作人员,他介绍,确有此事。信访部门已对此事作出结论、责任认定,并答复了家属。此外,李玉森在派出所期间所有的活动都是有视频资料以及相关证人。

  未跨区的协查通报

  李玉森在朝阳、通州区界不远处走失,其女在朝阳区常营派出所报警,但协查通报却未能发往通州的派出所

  李玉森在女儿李玲玲买菜的10分钟里消失了。

  这位79岁的老人患老年痴呆症四年有余,一刻也离不开家人看管。他逐一忘记子女,甚至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他只记得妻子李玉芳,但想不起名字,一直叫“老伴儿”。

  去年11月底,李玉森夫妇跟着女儿李玲玲来到北京,住在外孙女家。李玲玲一边给女儿带孩子,一边可以照顾他们老夫妻。一家六口,四世同堂,住在朝阳区管庄新天地小区。

  李玲玲说,患痴呆症后,健忘让李玉森焦躁不安,在屋里转圈走,不断要求出门,李玲玲只能每天带他下楼溜达三趟安抚他。

  2014年12月16日中午约11点,李玲玲推着2岁半的外孙,李玉森夫妇跟在她后面,一起上街买菜。在朝阳北路首航超市,李玲玲把父母和外孙留在超市门口,她去地下一层菜市场买菜。十分钟后,她回到超市门口,只看到母亲在哄哭闹的外孙。父亲李玉森没有像往常一样跟在后面。

  超市门前人来人往,没人注意到李玉森,超市门口的监控录像也没有他的踪影。

  李玲玲沿着朝阳北路向西一路寻找,但没有线索。

  下午1点,李玲玲报警。走失地所属的朝阳区常营派出所接警,并发出寻找李玉森走失的协查通报。

  协查通报是公安上级机关要求下级机关协作调查某个事项、寻求提供案件侦破线索等的方式。北京市公安系统一名民警介绍,协查通报一般由市局或分局发出,请求所辖区县分局、派出所的配合。协查范围根据协查侦办的事件需要决定。

  李玲玲报警当天,朝阳区常营派出所发出寻找李玉森的协查通报上,有李的名字、体貌特征的文字描述,以及家属、派出所的联系方式。

  “常营派出所当时说协查通报是发全市公安内网,我们就没有到邻近的通州再报警。”李玲玲说。

  但协查通报并没有发到全市公安内网上,而只局限于朝阳区。2015年1月24日,常营派出所一民警证实,这份协查通报只针对朝阳区下辖的所有派出所。“这是治安事件,并非刑事案件,而且无法确定走失方向,当时就通知了各派出所的巡逻车,注意周边有无疑似走失的老人。”

  李玉森走失的首航超市向东约1.8公里,即是朝阳区与通州区的区界。

  至于为何没有请求其他区县分局协查此事,且告诉家属已发全市协查通报,朝阳区常营派出所对此没有向家属做出解释。

  李玉森并没有往西走,根据后来北皇木厂桥南侧的一处工地提供的监控录像,12月16日下午4点,李玉森出现在该工地,这里在朝阳北路东南6公里处,隶属通州区焦王庄,与朝阳区相邻。

  老人两次离开派出所

  李玉森两次被送到通州焦王庄派出所,但均因派出所“不能判断老人是否正常”,又两次主动离开

  12月16日下午4点,李玉森来到通州区北皇木厂桥南侧一个工地门口。保安队队长伊新超看到这位衣着整洁的老人跟保安含混地说着什么。

  当晚7点左右,在工地东边的生活区,伊新超再次遇见李玉森。晚上11点,伊新超回宿舍时,看到李玉森还在生活区转悠,“他手里拿块白砖头,衣服上沾了土。”李玲玲猜测,李玉森怕狗,砖头是专门捡来防身的。

  伊新超察觉到老人“不对劲”,上前询问是不是找不到家了,“他‘嗯’了声,说‘找老伴儿’,但始终说不出家在哪里。”

  伊新超没有在李玉森身上看到写有明显家庭、电话信息的物件。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甫律师建议,对待痴呆症老人,家人要尽到监管责任,在尽量不伤害老人自尊的同时,为老人佩戴容易被发现的身份、电话信息卡等,以确保意外发生时,能快速与家人取得联系。

  伊新超于是拨打了110。晚11点40分左右,通州焦王庄派出所三名警察开着警车出现在工地生活区。

  李玉森起初不愿跟警察走,抓住手里的砖头不放,嘀咕着“找老伴儿”。“一个警察哄他说,这就去找,他才扔了砖头上车。”伊新超说,“警察说会帮老人找到家。”

  根据李玉森家人提供的和警方12月30日交谈的录音,焦王庄派出所所长孙学章说,李玉森被接到派出所,把自己的名字写成了“李玉生”(音),“字歪歪曲曲,像小孩儿写的。”李玉森还告诉警察他81岁。

  12月17日上午,警察还没帮李玉森找到“老伴儿”,李玉森就离开了派出所。

  伊新超介绍,17日下午保安队有人在万客联超市门前见到李玉森。超市距离同在陈列馆路上的焦王庄派出所不到600米。

  17日当晚,一名巡警把李玉森再次送回焦王庄派出所。但18日,李玉森再次离开。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负责督察此事的徐姓警官解释称,12月16日晚上焦王庄派出所接警后,把老人安排在派出所大厅,并有人照顾。第二天老人非要走,还翻派出所的护栏,被保安一度劝了回来。17日晚,老人第二次被送回派出所后,民警安排老人在派出所一间屋子休息,屋子有扇朝向大厅的窗户,老人就一直站椅子上敲窗户、喊人。

  这名徐姓警官说,“不同于侦办案件,公安的救助不具强制性,民警没有权利不让老人走,救助也得看被救助人的意愿。”

  焦王庄派出所孙所长也告诉家属,李玉森两次都是主动离开的,派出所“不能限制人身自由,而且不能判断老人是否正常。”

  李玲玲要求派出所公布录像,查看父亲究竟如何离开派出所。“录像已作为证据封存,是保密的,家人不能查看。”通州区公安分局一名负责督察此案的工作人员说。

  被领走的老人?

  听说父亲被送至焦王庄派出所,李玉森的女儿到派出所寻找线索,但却被告知走失的老人被家人领走

  警方没有透露李玉森12月18日第二次离开派出所的具体时间。当天傍晚,去工地的伊新超又一次看到李玉森。天刚黑,老人站在北皇木厂桥北侧路口。“他就那么站着,似乎没有过路口的打算。”

  李玲玲推测,离开派出所的李玉森在混沌中,或许努力尝试摸索,他走上了返回工地的路,如果继续走下去,离家就很近了。站在路口的李玉森左手边,正是回家方向的朝阳北路。

  伊新超没有看到李玉森究竟走上了哪条路,他以为“老人找到回家的路了。”

  但从李玉森最后被发现的地点可以判断,他没有选择正确的路。

  这是伊新超最后一次见到李玉森。那几天,北京夜晚的气温最低在零下5℃左右,并伴有三到四级的北风。

  12月19日下午,在首航超市周围找了3天未果的李玲玲,来到通州区果园环岛张贴寻人启事,这里距焦王庄派出所约7公里。一名交警看到寻人启事上李玉森的照片,告诉李玲玲,他18日在通州区焦王庄派出所见过这位老人。

  但李玲玲致电焦王庄派出所询问时,一名警察在电话里告诉她:的确有走失老人送过来,但已被家人接走。

  李玲玲不死心,她和女婿赶到焦王庄派出所想查看录像,确认被送到焦王庄派出所的走失老人到底是不是李玉森,但警察以设备维修为由拒绝。李玲玲只好把李玉森的寻人启事、身份和户籍信息留给了值班民警,请求留意。但接下来的几天里,警方没有任何反馈。

  2015年1月26日,在焦王庄派出所,李玲玲再次询问孙所长,民警提到的被家属领走的老人,是不是她父亲?孙所长拒绝回答这些疑问。

下一页
(责编:鲍聪颖、高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聚焦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