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频道>>时政要闻

北京市纪委将推手机APP 严处纪检干部违纪违法

2015年01月25日09:26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市纪委将推手机APP,纪检干部违纪违法将从严处理

  昨日,北京市人大代表、市纪委书记叶青纯参加石景山团小组审议时发言。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海淀区委书记隋振江。

  昌平区委书记侯君舒。

  石景山区委书记牛青山。

  密云县县长王海臣。

  朝阳区委书记程连元。

  当前四风问题在面上有所收敛,但是要防止反弹的任务仍然比较艰巨,必须保持常抓的韧劲,在坚持中见常态。今后对顶风违纪不仅要处理违纪者本人,还要追究处理单位的主要领导,以后出现严重问题,也要追究党委和纪委的责任。

  ——北京市纪委书记叶青纯

  新京报讯 昨日,市人大代表、市纪委书记叶青纯在参加石景山团小组审议时表示,今年反腐力度肯定要比去年大,市纪委也将发布手机APP,进一步扩大反腐宣传力度。此外,纪检干部违纪违法将从严处理。

  纪委加强内部监督解决“灯下黑”

  叶青纯说,2014年全市共查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68起,给予党纪政纪处分323人,点名道姓曝光了59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案件。

  他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典型案件中,也有纪委自身的案例。前年怀柔区纪委组织了五个旅行团,到新疆、广西、江苏、山东等地进行旅游,以学习考察为名公款旅游。

  “这个事件发生在八项规定之后,怀柔区纪委却仍我行我素,很可气,甚至其中还有一个司机团”,叶青纯直言,“开始我真不敢相信,但调查发现完全属实。我的态度比较坚定,纪委书记违纪顶风作案,必须严肃处理撤职。最终我们对怀柔区纪委的这个领导做出了党内撤职的处分,五个旅行团带队的三个副书记、两个常委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对于纪检干部违纪违法如何监督,叶青纯表示,一方面内部要加强监督,解决“灯下黑”的问题,发现一起严肃处理一起,另一方面也接受社会、舆论等方方面面监督。他说,如果是纪检干部违纪,同类问题对纪检干部处理要更严。

  春节严查公款吃喝乱发钱物

  中纪委网站近期向社会推出了手机APP,进一步加强了反腐倡廉宣传,扩宽了群众与纪委的互动渠道。叶青纯说,北京市纪委的网站也进行了升级,而且不久会推出手机APP,“但现在网络举报占比还不高,主要还是信访举报。”

  春节将至,针对节日期间“反四风”和查处违反八项规定的问题,叶青纯表示,春节期间,肯定会按照八项规定的要求,加强对公款吃喝、旅游、送礼以及乱发钱物等行为查处力度。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落实中央精神,总的目标是有贪必肃有腐必惩,把现在腐败势头遏制住。

  “今年反腐败和作风建设方面力度肯定要比去年还大。”最后,叶青纯感谢媒体对反腐的高度关注,并希望媒体发挥监督作用。

  【谈官员贪腐】

  今年重点监督“一把手”

  对于近年来官员贪腐的特点,叶青纯说,上世纪80年代领导干部违纪在万元左右,到90年代出现十多万元、几十万元,进入新世纪头十年百万元出现了,第二个10年千万元不足为奇甚至上亿。

  他说,过去的腐败案件个案比较多,但现在常常出现塌方式腐败、系统式腐败、家族式腐败。

  叶青纯表示,对于委办局、区县“一把手”腐败问题的监管将是今年纪检工作的重点任务。

  【谈小官巨腐】

  “小官巨腐”查处要长期抓

  去年北京共查处“小官贪腐”案件194件,其中100万元以上的47人,1000万元以上的4人。

  “去年中央巡视组在北京巡视期间,提出小官巨腐的问题。”叶青纯说,“这个问题北京确实也发生了,像海淀区一个村会计,挪用公款1.19亿,这个数额在北京还不是最高的。前几年朝阳区孙河一村委员套取拆迁款1.89亿元。”

  叶青纯表示,“小官巨腐”涉案金额巨大是北京的腐败案件的一个特点,今后将作为长期工作来抓,“腐败案件的查处没有时间界限”。

  ■ 回应

  叶青纯谈“纪委很忙”:

  去年双休基本在单位过

  叶青纯在审议时介绍,去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两次约他来谈,就北京“反四风”作出指示。

  叶青纯说,“王岐山对北京(纪检)工作非常重视。他和我讲,八项规定贯彻落实越往后越严,中央就是这个精神和要求,主要体现在严肃执纪,比如问题严重的单位要追究主要领导的责任。”

  中央掀起反腐风暴,不断有各级官员落马,有人评价“纪委很忙”。谈到个人体会,叶青纯说,去年双休日基本上都在单位度过。“我们办案的同志更忙,经常住在办案点,但是他们很有成就感,能感觉到辛苦没有白费。”叶青纯说,去年北京纪检监察工作人员没有增加,但办案数量增长了50%左右。

  叶青纯说,虽然纪检监察机关的威信和地位大大提升,但纪检干部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也面临着权力、金钱、美色的考验。因此纪检干部要有自省能力,解决“灯下黑”的问题。

  “作为市纪委书记,市里的干部特别是厅局级干部怕不怕你?”记者问叶青纯。

  “那当然,应该是怕我。”叶青纯半开玩笑地回答完,自己也哈哈笑起来。

  ■ 区县谈反腐

  在“既要打老虎也要拍苍蝇”,强力推进反腐的大背景下,北京也保持了反腐的力度和深度。市人大代表、市纪委书记叶青纯昨日表示,“小官巨腐”涉案金额巨大是北京的腐败案件的一个特点。对此,各区县党政一把手在谈到反腐、反四风时,也专门提到了如何警惕防范“小官巨腐”的相关监督机制。

  海淀区委书记隋振江:

  村级监督首先须村务公开

  新京报:“小官巨腐”滋生的土壤是什么?海淀有何针对措施?

  隋振江:我认为“小官巨腐”的出现是由于城市化的过程中,一些城乡接合部地区有了发展机会,这种机会运作得当,会成为集体致富的机遇。反过来,如果监督不到位,就会产生腐败。海淀区在区一级和镇一级都成立了“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农资委)。从去年开始到今年又全面审计农村资产,对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对构成犯罪的进行查处。

  新京报:有专家认为对村级贪腐监督较弱,你怎么看?

  隋振江:其实,对于村一级的监督责任首先落在党委政府,海淀区为此成立了农民集体资产的协调机构和办事机构。这个办事机构要形成一套制度,而不只是职能分工;这不是行业管理,是监督管理,所以需要责任传导和责任落实的机制。现在农村的业态依旧是传统的管理方式,村书记一个人说了算,很容易滋生腐败。不管大官、小官或者大企业、小企业,都要有制度监督的笼子,这包括村民民主监督,党内监督,社会监督,上下监督。

  新京报:对村一级的监督特点是什么?

  隋振江:首先,按《村民自治法》的要求,需要进行村务公开。其次,涉及村民利益的经济决策需要向村民公开。另外,在自上而下的监督中,要抓住关键点进行监督。比如涉及农民利益的资金要存到专门账户,实行第三方监管。

  昌平区委书记侯君舒:

  千人警示会剖析典型案件

  新京报:2014年昌平查处了多少起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

  侯君舒:2014年,全区共新立案80件,同比上升116%,结案率100%,给予党纪政纪处分84人,同比上升110%,其中处级干部8名、科级干部16名,涉案金额共计1500余万元。

  新京报:其中有哪些“小官巨腐”案件?

  侯君舒:对于“小官巨腐”问题,昌平共计查处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54起,处分党员干部54名。针对违法建设背后的腐败行为,开展正风肃纪专项行动,严肃查处了一批典型案件。召开全区党员干部廉政警示教育千人大会,深入剖析区政府采购中心干部受贿案和沙河80号院小产权房案两起典型案件,以案说法、以案明纪,收到了良好的震慑效果。

  新京报:2015年惩治腐败有什么重点吗?

  侯君舒:主要就是加强村、社区“两委”干部违纪违法问题专项整治,严肃查处征地拆迁、教育医疗等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案件,严肃查处隐藏在违法建设背后的腐败问题。

  开展全区党员干部党风廉政知识专项测试,召开农村党员干部廉政警示教育千人大会,重点剖析农村集体土地管理、集体资产经营等领域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推动廉政警示教育常态化。同时,我们还将探索建立党员干部“病历卡”制度,对已受到纪律处分但仍然在工作岗位上的党员干部跟踪关注、重点监督。

  石景山区委书记牛青山:

  列权力清单强化民主监督

  新京报:石景山在推进反腐中做了哪些工作?

  牛青山:区委区政府把党风廉政建设称之为生命线,决定着生死存亡,因此我们以最为重视、最为有效的措施推进反腐败斗争,第一就是健全落实责任,党委要落实主体责任,纪委要落实监督责任,各级领导班子如果在抓班子带队伍上出了严重腐败问题,要追究领导班子责任;第二就是加强建设,把思想建设和制度建设互动起来,区委提出了精神家园建设的工程。

  新京报:为何提出把思想建设和制度建设互动起来?

  牛青山:过去的四风问题、腐败问题原因多方面,不可忽视的一个关键就是物质丰富了之后精神严重滑坡,私欲如同脱缰野马把一些干部带到了深渊,如何建设好党员干部的精神家园,使干部思想有寄托、灵魂有寄托、精神有寄托,同样是一个重大的时代课题。现在以至于未来,建设廉洁的党政干部也离不开思想建设法宝,同时我们要健全制度的笼子,把各种权力关在笼子里。我们做了一些探索,比如把中央的有关规定,用图文并茂、简洁明了的小册子展现出来,发往全区,反响良好。过去我们用几本书很难记住的规定,现在用一个小册子展示出来,大家印象很深。

  新京报:这个过程中有何关键点?

  牛青山:区委区政府认为,反腐败斗争和作风建设有一个诀窍,就是民主监督。我们围绕各类规章列出各方面权力的清单,从公开开始,进而引申到强化监督。

  密云县县长王海臣:

  制度加技术监督到村级财务

  新京报:你如何评价密云过去一年的反腐工作?

  王海臣:县委和县纪委高度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切实履行一岗双责。就政府层面而言,要求不单单是担任行政职务,还要对所在岗位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负责。事实上,密云县的反腐倡廉不仅是在过去一年,我们从2010年就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规范化的制度或新机制,比如出台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实行事前评审,事中监督,事后决算。比如县医院投资了13亿元,与北大医院开展合作,新建的医院病房宽敞,也方便了广大农村特别是山区群众就医。这么大的项目没收到一份举报,根源就在于职责清晰基础上的新机制的建立,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实现阳光的透明全流程监督。

  新京报:中央巡视组曾提出北京要警惕小贪巨腐现象,密云是怎么做的?

  王海臣:我们制定了镇村财务管理办法,过去在村、镇之间一般都有一个托管中心,就目前来看,这个中心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需要进一步完善细化,不能流于表面,大而化之。现在我们通过制度加技术方式实现让县一级财政直接监督到下面,让村一级财务真正透明。同时严格规定不允许白条入账。

  新京报:除了制度,人员上有何调整?

  王海臣:1月23日,密云县所有镇一级的财政所所长全部实现了异地轮岗。以前都是乡镇党委书记镇长换了好几茬,但财政岗位的干部一干就是十几年,容易滋生问题,因此我们尝试从这个岗位实行基层重要岗位轮岗,三至五年,打破过去的人情世故。

  朝阳区委书记程连元: 对村级领导班子已加强审计

  新京报:对于打击防范“小官巨腐”,朝阳做出哪些部署?

  程连元:“小官巨腐”首先是制度层面的问题,需要建立制度,明确遵循的标准是什么。朝阳全区出台了“三资管理规定”,“三资”指的就是资产、资源、资金,同时还出台了三个具体的配套规定,通过这些制度化措施,严格防范资产、资源、资金方面的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挤压“小官巨腐”的空间。治理“小官巨腐”,还必须强化监督手段,朝阳现在开始对村一级的领导班子,参照国企的做法,加强审计,比如委托第三方机构审计领导班子的账目。

  新京报:会委托哪些第三方机构?

  程连元:比如会委托会计师事务所,一旦发现问题,区审计局会立即介入。防范“小官巨腐”,朝阳区还强化了村务监督委员会,其成员以村民为主,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监督村委会。我们要求村干部必须“两公开一承诺”,“两公开”就是公开个人的宅基地情况、亲属承包和经营集体土地的情况,“一承诺”就是承诺不建违法建筑,一旦建了违法建筑,听凭组织处理。

  新京报:“两公开一承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效果怎么样?

  程连元:“两公开一承诺”是去年开始实施的。我们总结了过去的经验和教训,导致“小官巨腐”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占用公共资源,其中大多案件都跟土地相关,所以我们加强了对土地的管控,今后这方面的监督会越来越严格。朝阳区去年查办案件的数量,在北京各区县中排进了前四名,打击力度很大。本届区委区政府成立以来,就地免职的正处级乡镇干部,就已经有8个,多数都涉及土地问题。

  A06-A07版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关庆丰 王姝 记者张媛 郭超 李丹丹

(责编:鲍聪颖、高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聚焦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