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频道>>国内资讯

“广漂”情侣春节回家订婚 发动亲友团上网刷票

2015年01月03日08: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广漂”情侣春节回家订婚 发动亲友团上网刷票

  文字/史剑 制图/常嘉维

  本报记者 谢宛霏 实习生 司格

  编者按:

  又是一年买票时。朋友见面打招呼,都免不了问一句,“亲,买到票了吗?”

  12306的出现无疑改变了人们购票的方式,火车站彻夜冰冷的守候被屏幕前的频繁刷票所取代,曾经的关键词“等”变成了“抢”,一些不会使用网络的农民工也得到了志愿者的帮助,不变的是,仍然“一票难求”。

  网站购票最高峰期间,每秒钟出票1032张。相对于买到票,“秒空”的概率更高。

  网络时代,票虽难买,但每一次点击刷票都蕴藏着“捡漏”的希望,每一个希望都意味着漂泊的心离家又近了一步。

  本期在线故事为您讲述一对“广漂”情侣在12306买票的经历,和一个志愿者团队帮助农民工网购火车票的故事,有没有从中发现你的影子呢?

  赖世浩熟练地用手机登录了12306客户端,但这次他的手有些发抖。离放票还有3分钟,他就开始不断地刷新网页,这张肩负着好友刘品能否顺利订婚的车票,好像就没有在网页上出现过,直接变成了灰色。

  跟赖世浩遇到同样情形的还有刘品的女朋友凌燕,以及帮他们抢票的其他7位好友,“简直就是秒空”。

  为回家订婚,开启组团抢票模式

  恋爱近两年的刘品和凌燕,2014年“十一”去见了双方家长。凌燕将其称为“湖南湖北十日游”,并约定年底回女方老家商量订婚事宜,一桩好事就算定了下来。

  好事临近,刘品却还是有些担忧。2014年的互联网订票预售期,延长到了60天,“还不知道年底是什么安排,怕订不到票,耽误了订婚这件大事”。广州到宜昌的车一天只有4趟,为了确保抢到这张“通往幸福的车票”,刘品提前就跟好友们打好了招呼,让帮他抢票,“从腊月廿五到廿九都可以接受”,于是抢票大军从16号就开始投入战斗。

  然而事与愿违,从2月16日到18日这3天,八九个人连票的影子都没见着。刘品的眉心也随着日期一天天的变动越来越紧锁,到12306刷刷票渐渐变成了刘品空闲时的消遣。每天上午11点半和下午1点半,刘品和小伙伴们就会准时守在12306前,一次次的期待都随着网页的变灰而以叹气告终。

  虽然如此,凌燕也不想再去车站排队买票了。她至今记忆犹新的是,上大学时为了买张回家的车票,凌晨4点冒着刺骨的寒风跑到火车站排队,好不容易排到了窗口,却又被告知没票。自从有了12306以后,凌燕就再也没去售票大厅买过票,“真的是够了”。

  可是刘品发现,用12306在网上订票,方便是方便了,但票反而变得不容易买到。他一直纳闷票都到哪儿去了,直到一天他看到“夫妻囤票21张只为囤到最佳票源”的新闻,才恍然大悟,原来在“火车票预售期提前60天”以及“提前15天退票不收取退票费”新规下,出现了“囤票族”。

  记者致电12306客服了解到,目前实名制网上购票规定,一张有效身份证件在同一乘车日期、同一车次只能购买一张车票。而对不同天同一车次或同一天不同车次,使用同一身份证号订票是没有问题的,部分旅客囤积多张火车票的做法并不违反火车票实名制规则。

  刘品感叹,今年的预售期长,退票成本又低,因为不确定到底哪天可以放假,大家都在未雨绸缪,手里都攒着几张票也是怕回不了家,可以理解。

  一张车票差点阻挡他们通向幸福彼岸

  这对恩爱的小情侣好不容易走到订婚的阶段,没想到这一纸车票,却差点变成他们通向幸福彼岸的拦路虎。

  2012年,刘品刚刚大学毕业,从湖南坐火车到广州这个花花世界,成为“广漂”一族。说到为什么选择广州,刘品并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梦想,只是身边很多朋友和同学都选择到广州、深圳闯一闯,他也想试一试。就这样,刘品来到了凌燕的公司。

  凌燕2008年就来到了广州,担任部门助理,两个由洞庭湖联结起来的年轻人,就这样悄悄结缘了。直到2013年年底,两个人所在的部门解散,“被失业”,“被裸辞”,“被重新找工作”,是“漂族”随时都可能面对的事。“在广州,换工作就像家常便饭”,他们的朋友赖世浩说。

  离职后他们不得不从原公司的宿舍搬出,自己找房子。为了节省开支,两个人一起在城中村租房,一室一厅,一个月600元。房子里虽然有窗户,但几乎看不到光亮,因为城中村的房子建得稠密,窗户对着的就是一堵墙,白天进屋也得开灯。另外房子里隔音效果也比较差,走廊里的脚步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到了晚上,他们会尽量不大声说话,以免影响别人休息。不少外地来羊城工作的年轻人都选择在城中村居住。

  广州的冬天虽然温度不低,树木常青,但是屋内和屋外却是一样的潮湿冰冷。不过,一想到他们马上就要回家订婚了,刘品跟凌燕就感觉异常温暖。

  其实凌燕跟刘品曾研究过买飞机票,但临近除夕的机票价格都在1800元左右,甚至2000元以上,两个人就要四五千元,相当于两人一个月的工资。想来想去,他们还是决定放弃买飞机票,“继续刷火车票”。

  12月19日11点半,刘品像往日一样又坐在电脑前,等待新一次的开票,几天来的无果已经让刘品不抱什么希望了。刘品不停地刷,等到11点半,终于有个蓝色的“预定”按钮可以按了,直接跳转进了订票页面。刘品瞳孔瞬间变大,不禁“啊”的叫出了声,“看来12306还是卖票的”。他心里一阵激动,虽然只剩下无座票了,刘品也来不及多想,只是祈祷着网不要卡。

  “K932,广州东到宜昌东!”刘品拔高声音给凌燕打电话说,“我抢了两张无座票。”转而又压低了声音,“不过是站票,得站18个小时”。凌燕安慰道,“咱们先留着保底,之后肯定会有人退票的,咱们也继续抢着”。

  刘品大学是在当地读的,没什么买票的烦恼。直到他来到广州,第一年回家就坐了12个小时的硬座,“才真正感受到春运的滋味”。但是“站”回去他还真的有点不敢想象,将近18个小时站在人群中过夜,他心里舍不得凌燕受罪。

  和刘品经历相同的还有网友“我叫何黎”,他在微博上吐糟:“想买2月10号北京到成都的火车票,赶着回家结婚呐!各种抢票软件连续刷了一个礼拜没有抢到一张票,还让不让人回家了!”

  现如今,“一票难求”已成为一个普遍现象,各种吐槽弥漫着网络。据悉,被誉为“世界最繁忙网站”的12306网站,平均每秒点击24万次。还有网友将《一生难求》改编成《一票难求》,唱出了广大网友心声:“一年忙到头,难解回家之忧,天未亮看售票窗口,已滚滚人流,愿菩萨保佑,伙伴退票给我捡漏,最终听到望到是没有,一票难求,站票就足够……”

  捡漏只能靠运气

  抢到站票后,刘品又想着,怎么才能升级为坐票。这时,一直不相信抢票神器的刘品和凌燕动起了神器抢票的念头。他们此前害怕里面有一些木马程序,给手机带来安全隐患,“说不定就把支付宝里的钱都卷走了”。但这次刘品决定一试,“毕竟有那么多人都在用,死马当成活马医吧”,争取将无座票“升级”。

  刘品和凌燕刚想行动,有新闻曝出,大量12306用户敏感数据在互联网疯传,包括用户帐号、明文密码、身份证、邮箱等。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回应称,网上泄露的用户信息系经其他网站或渠道流出,建议通过12306官方网站购票,不要使用第三方抢票软件购票,或委托第三方网站购票,以防止个人身份信息外泄。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刘品被“当头一击”,只能另寻他法。刘品告诉记者,现在除了每天刷票,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到开车前15天的退票“捡漏”了,那时或许还有机会。另外,列车开行前的1天到2天,也可能产生新一次退票潮,“能不能抢到票也只能靠运气了”。

  刘品的朋友赖世浩,抢了几天票,也没有买到回家的票,只能坐汽车回家。“现在大家都会上网了,而且手机购票也很方便,好多志愿者也在教农民工怎么买票,一些农民工也转移到了网络上,所以现在网上买票其实越来越难了。”

  赖世浩不禁回想起之前抢小米手机的经历,“找了好几个同学一起抢,只有一个人抢到了,12306简直是小米附体,搞起饥饿营销,不同的就是一个也没抢到”。虽然如此,赖世浩也承认,12306的确改变了之前排队买票的方式,更方便快捷了。

  抢到站票的刘品和凌燕,打算在广州打拼几年后就回家,凌燕希望生活过得安稳,不想压力太大。刘品也非常支持女友的想法,他们初步计划将来回老家定居,开个杂货铺,摆满了花。她说,等以后回家了,他们就不用再纠结于抢票的事儿了。(文中刘品、凌燕为化名)

(责编:高星、郭亚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聚焦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