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京工作好处多多 就业高峰帝都不再是首选--北京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离京工作好处多多 就业高峰帝都不再是首选

2014年04月02日14:43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4年4月2日讯,进入4月,727万应届毕业生迎来了新一轮的就业高峰。

  当成千上万的求职者想法设法要留在北京时,也有一群人,他们却选择了放弃北京的“饭碗”,回到二三线城市,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

  他们或许不必每天早上再以“抽奖”的心情拉开窗帘,也不必再为一锅粥的“首堵”而头疼,但庆幸之余,也有新的烦恼,习惯了“帝都模式”的他们,是否能够适应地方上的法则?

庆幸

  “看北京同事戴口罩自拍或刷屏晒蓝天,我就想笑”

  四年本科、两年硕士、三年打拼,福建小伙韩桐说自己生命中最精彩的九年都留给了北京。去年“五一”,他申请调往自己所在的某知名IT公司福州分站做内容管理,工资待遇保持北京水平不变。在朋友们一片“拿着发达国家薪水去发展中国家消费”的艳羡声中,回到了家乡的省会城市。

  文学专业出身的韩桐在北京时的年收入达到了税后18万元,每月花1500元在母校国际关系学院里租一个单间,到单位大约半小时。选择回家,主要是为了父母。“爸妈60岁了,不止一次说过希望我离他们近点儿,早些年我不太放在心上,但前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促使我考虑回去。”

  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北京的雾霾。在韩桐眼中,北京的环境是“突然”变差的。2004年他来京读大学,印象中根本没有雾霾这回事儿,“就是有点沙尘暴。”近几年,pm2.5的数据令人心忧,“一出门,看着灰灰的天,心情就不好,烦躁。”再加上个人感情方面出了点问题,韩桐动了回福州的心思。

  “真是很凑巧,公司在福州有地方站。2013年过完年,我找领导聊了一下,他同意调我过去,而且待遇不变。”不用重新找工作,令韩桐颇感幸运。“因为地方的工作确实难找,基本都是小企业、民营的,感觉不很正规。体制内的、好的国企都需要人脉,进去很有难度。”

  回福州的好处显而易见,韩桐租住在三居室中有阳台的主卧,每月1000元租金,距离单位四五站公交,15分钟。“当地人觉得花半小时上班就很痛苦了。”他还买下一套90平方米的新房,“一万七买的,现在涨了两三千。”看望父母的频率也从以前的“每年一两次”提升到“每月一两次”,“只要愿意,其实每周都能回家。”

  最让他愉悦的是空气。“福州的空气质量基本都是优、良,轻度污染的日子两只手都数得过来。有时看朋友圈里北京的同事吐槽雾霾,戴口罩自拍,或者好不容易‘蓝’一次天,大家激动地拍照刷屏,我就想笑。”

  “以前上下班来回路上3个多小时,现在单程10分钟”

  从考上清华到离开北京,计算机专业硕士邹焕英在这座被称为“帝都”的城市生活了至少十个年头。

  2010年4月,从之前公司离职的邹焕英第一次站在了离京与否的岔路口。因为不想去“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放弃了导师提供的南京创业机会,最终选择了现在这家IT上市公司。除了新环境外,公司的厦门研发中心对他来说极具吸引力,“当时还没想到要过去,只是觉得能有机会去那儿出差。”

  结婚之后,将近而立之年的邹焕英越来越意识到家庭的分量,“我感觉南方人,特别是男方农村人的家庭观念比较重,更愿意和自己的家庭在一起,不仅仅是自己的小家庭,而且是包括爷爷奶奶叔叔姑姑等在内的大家庭。”

  2011年10月,邹焕英到厦门出差,舒适美丽的环境让他不由得动了心,而同事的撺掇,更让他萌发了离京返乡的念头。幸运的是,合适的工作机会让他的“冲动”有了现实的基础,“公司的厦门研发中心正好处在快速发展阶段,相对于北京来说,我在厦门的机会更大。”邹焕英的想法也得到了公司领导的赞同。

  摆在邹焕英面前的最后一道关来自家人,他一直担心,农村的家长觉得在北京是光宗耀祖的事,离京是一种很丢脸的行为。“没想到,包括父母在内的家里人都很支持。”

  2012年5月,邹焕英开了三天的车回到家,顺利地开始了在厦门的工作。“虽然工作上的时间比北京还要多,但周末甚至工作日晚上都还是有时间跟朋友打麻将泡茶。”回到厦门以后,邹焕英明显感觉到了生活质量的提升,“以前上下班来回路上3个多小时,现在单程10分钟,从不堵车,基本没有红绿灯,一路上风景优美,全是海啊树啊花啊什么的,是厦门最好的环岛路。”

  更让他觉得有价值的改变来自家庭,“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很开心,现在一年在家的时间比之前十年的都要多,我能更好地平衡家庭和工作。”

  尽管从长期来看,收入会逐步降低到二线水平,但邹焕英很坦然,“该体验的都体验过了,想收获的也都收获了,没有再回北京,重来一次的必要。”

烦恼

  “人脉关系都在北京,回成都反而成了零起步”

  对四川小伙海涛来说,生活过12年的北京一直是他心中的第二个家。但两年前,管理专业出身的他辞掉了在一家国企做销售经理的工作,回到老家成都,开始了自主创业的生活。

  “家里人一直都希望我能回去工作,特别是妈妈,每年过年我回家,都会反复跟我念叨。”起初,海涛并没有下定决心,毕竟在北京这么多年,这里有他无话不谈的朋友,也有工作上很合拍的同事。然而,2010年,曾经手把手将自己带大的爷爷突然去世,海涛没能赶回去见到老人的最后一面,成了一辈子的遗憾。之后不久,奶奶也生病住进了医院,“我去看她时,刚一开口,老人家一下子就睁开眼睛,看清楚是我以后,奶奶哭了,说可算看到你了,你过得好不好……”海涛强忍着眼泪,满含愧疚地给奶奶喂水,陪她说话。而这也让海涛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一定要多花时间陪陪老人,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天。”

  回到成都,海涛跟父母住在了一起。“在北京刚工作时,我租的是一个不到八平米的储藏间,那时候开玩笑说,谁来我屋都得先上我的床,因为确实只能容一个人勉强侧身通过。”

  三十岁生日那天,海涛加班到将近12点。饥肠辘辘的他回到家里,竟然看到爸爸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煎蛋面,“儿子,生日快乐!”那一刻,在外漂泊多年的海涛明白了回家的意义。

  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也实现自己的青春梦想,海涛决定“赌一把”,拿出在北京工作时的全部积蓄,跟同样返乡的校友合作创办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

  创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大概是因为我们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在北京,有些我们以为可行的项目,在成都却没有市场需求。”去年起步之后,海涛的项目接连受挫,“我们之前积累的人脉关系等各种资源也都在北京,回成都反而成了零起步。”为了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营,海涛不得不接下一些并不想做的小活动,离最初的设想越来越远。

  海涛并不后悔,也不怕被人笑话,只是在不能被人理解时,越发怀念自己在北京的那些颇有默契的同事和朋友。

  “没找关系没送钱,直接被派到农村干活”

  去年3月以前,毕业于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吉林小伙云龙在一家中央级媒体从事广播电视传送工作,他曾经以为,有这么好的工作,自己一定会在北京工作很久。然而,父母的身体近来都不大好,作为独生子,云龙还是选择了参加吉林某事业单位的招聘考试。一路过关斩将的他,原以为总算实现了回到父母身边的愿望,却不想遭遇了“被调岗”。

  云龙报考的是在市区机房的技术岗,录用通知下来后,他还特意打电话确认了岗位。然而,等他办完离职手续回到家里,却发现自己被分配到了农村线路维修。云龙立即找到省里,结果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只负责招聘,具体的岗位由所在单位来安排。

  几经打听,云龙才知道,同一批进来的8个人里,7个是通过招聘,1个直接内定,而招聘的里面,5个有关系,1个是烈士子女。“没找关系也没送钱的,只有我一个。”就这样,由不得申辩,也没见过主要领导,甚至连部门主任都没见到,云龙就被直接派到了农村干活。

  在北京工作时,云龙也见识过不少关系户,“但那起码是自己有素质的、有能力的,就算有特权,也让人心服口服,不像地方上,直接明码标价,太赤裸裸了。”回家之后,云龙慢慢了解到行情,“本科生想进国有企事业单位,至少需要10到20万”,而他身边不少同学正是这样进的单位,“听老师傅说,像我们单位,在外面喊的是专科30万包进。”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云龙总是会怀念起北京的时光,“每天坐公交上班,经过天安门,经过人民大会堂,那种感觉很难形容。”让他舍不得的,还有那些志同道合的同事,“素质都很高,大家靠技术吃饭,关系很简单。”

  云龙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自从他回来以后,父母的身体好了许多,“他们之前不懂养生,在饮食方面也不注意,我在他们身边多讲讲,确实有效果。”云龙想了想,“这不正是我选择回家的初衷吗?”

来源:北京晚报 主笔 宗媛媛 魏婧 吴楠 插图 宋溪

(责编:刘兰、高星)

热点聚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京城要闻
  • 旅游频道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北京热图
  • 焦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