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迈克尔·道布斯:《纸牌屋》仍在改变我的人生

2014年02月22日10:4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从左到右为凯文·史派西(弗兰克·安德伍德扮演者)、罗宾·怀特(弗兰克的妻子克莱尔扮演者)、鲍尔·威利蒙(美国版编剧)、凯特·玛拉(调查记者佐伊扮演者)、迈克尔·道布斯。

《纸牌屋》第二季海报。

  2月14日,全球剧迷期盼已久的政治“宫斗”剧《纸牌屋》第二季在美国上映,搜狐网在同一时间独家播出。与此同时,由英国男爵迈克尔·道布斯创造的小说原著也由儒意欣欣公司引进出版。剧迷们无论进度如何,都可以来先了解一下道布斯其人的传奇经历,以及他本人眼中小说与剧集的同与不同。

  灵感来源于撒切尔时期从政经历

  迈克尔·道布斯是保守党贵族,他坐在上议院的茶室里,回忆上世纪70年代初他在威斯敏斯特从事政治工作的岁月,这段经历成就了他的处女作——《纸牌屋》。该书在90年代被 BBC改编为三集电视剧。2月14日,美国人重拍的《纸牌屋》的第二季回归。

  地点从威斯敏斯特转移到了白宫,但故事的核心是一样的。

  道布斯认为,一部优秀的政治剧成功的关键是,其创作者以某种方式亲历过他们描摹的世界。比如,美国版《纸牌屋》的编剧鲍尔·威利蒙曾经参与过霍华德·迪安2004年总统竞选,虽然结果失败了。道布斯在七八十年代曾做过保守党的幕后工作。他后来做到了撒切尔夫人的幕僚长,不久就下台了。

  道布斯跟撒切尔走得很近。1979年,是他第一个告诉她,她当选了首相。但是到1987年,她以很大的优势再次当选后,他发现自己失宠了。

  他叹口气说:“她得出的结论是,我在阴谋推翻她。这当然毫无根据。我从没产生过这种念头,更别说有什么行动了。她就是这么认为。所以她把我视为敌人。”不难看出,道布斯是从哪里获得了他的政治惊悚剧的灵感。

  史派西的表演就像是在演《麦克白》

  道布斯趁休假逃离了伦敦。他坐在游泳池边,借写书来排遣他受到的伤害。“那时,那是我经历过的最痛苦的经历。我发现我的写字板上只有两个首字母。FU。”

  FU是弗兰西斯·厄克特(Francis Urquhart),英国版中伊安·理查德森出演的主角。那时,道布斯想:“FU概括了整体概念、人物以及他的名字,他将担任党鞭,我们将除掉首相。”

  理查德森扮演的厄克特成了凯文·史派西主演的弗兰克,因为美国人念厄克特念不顺溜,但人物性格是一样的。理查德森赋予了这个人物一丝黑色幽默,凯文·史派西的演绎则受到了戏剧的影响。

  道布斯说,史派西的表演就像是在演《麦克白》,“你可以在舞台上看到那些场景。通常只有舞台上才能传达出这样光彩照人、神采飞扬、情绪高涨的状态。你可以一直追溯到英国戏剧的根源莎士比亚,他笔下的大部分人物都有严重的缺陷,但正是这些缺陷才使整个戏剧这么精彩。”

  FU 是道布斯的自况吗?道布斯说他认为不是也希望不是。他同样肯定的是,FU也不是撒切尔。“她特别地奋发图强。所有伟大的领袖都是这样。他们不是待人和善的人。但驱使着撒切尔的是她希望不仅靠强力获得的东西。FU的目标不是成就伟大的事业。是为了权力,为了他自己。他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全是为了自己的好处。跟玛格丽特完全不同。”

  华盛顿陷入瘫痪,奥巴马或许想要一个“斯坦普”

  美国版《纸牌屋》是一种全新的电视制作方式的先驱。跟第一季一样,在线视频服务商Netflix一次性推出第二季全部13集。Netflix同意制作前两季的26集,不测试其试播集。这是一场豪赌。但好像效果很好。

  担任该剧执行制片人的道布斯说,这种做法带来了更加现实的故事线。“使情节更加有创意、更自然。无需在每一集结尾都出现一个荒谬的高潮。”

  就像《白宫群英》在21世纪初期进入政治课一样,《纸牌屋》也契合了当下现实。“十年前是布什。人人都想要一个布什的解药。所以就有了《白宫群英》。”“现在的华盛顿处于瘫痪状态。他们希望有一个解决办法,这就有了FU。”

  据说奥巴马是这部剧的大粉丝。虽然道布斯没有跟奥巴马交谈过,但是他了解这部剧能让他获得消遣。道布斯说:“奥巴马不可能什么都搞定。看在上帝的份上,把斯坦普送回来吧。” 斯坦普(Stamper)是FU冷酷、精于算计的幕僚长。能搞定一切。

  道布斯乐于谈论他塑造的角色。他成了一位被迫出席颁奖典礼的英国贵族。“这是我喜欢的。27年前,我写了本书,我从未期待它能够得以出版或写完。这么多年之后,它仍在改变我的人生,它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让人感到惊讶的是,道布斯还披露,直到今年,他都没重读过这本书。他害怕它是一个错误,而他会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受过训练的作家。但他补充说:“它没我以为的那样差。里面有很多好东西。”

  作者:内德·西蒙斯/编译:贝小戎

  《纸牌屋》

  小说与剧集的同与不同

  我和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大吵了一架之后,坐在游泳池边,开始动笔写《纸牌屋》。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本小说将会如此彻底地改变我的生活。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这种改变还在继续,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英国广播公司(BBC)曾把这本小说改编成系列剧,而且还获了奖。多年之后,独立影视制作公司Media Rights Capital的一名实习生向公司创始人推荐了这部系列剧。随后,他们购买了《纸牌屋》的版权。最终,Netflix频道在没有看到任何成品的情况下,购买了两季的播映权。

  当然,美国版的剧集有它的不同之处,不过,与小说的初衷没有不同。它忠实于我多年前所写的那部小说的精髓:一个阴暗的故事,关于贪婪、腐败以及强烈的野心。

  这里是美国剧集与原著相比最大的六点变化:

  南卡罗来纳VS苏格兰贵族

  在小说里,弗朗西斯·厄克特是苏格兰贵族;而在剧集中,弗兰克·安德伍德是从南卡罗来纳州的小巷中走出来的。他们都指望能够改变自己的境况:弗朗西斯试图重新挽回家族的社会地位,而弗兰克却是要努力逃离他的家庭环境。不过,在亲力亲为做事情上,弗兰克比弗朗西斯来得更自然些。弗兰克几乎从中找到了乐趣。接下来有剧透——弗朗西斯是绝对不会亲手掐死一条狗的;他会拿出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手枪,开枪把它打死。

  华盛顿VS威斯敏斯特

  小说中描述的黑暗政治权术是受到了1987年英国大选的启发。在那场选战中,撒切尔夫人轻松获胜,但也招来了不少劲敌。这给我带来灵感,开始构思如何除掉首相的情节;故事中,弗朗西斯是个保守派,他期望首相对他的贡献给予奖励,而相反,弗兰克是个自由派,尽管他实际上与任何具体的意识形态似乎都没有什么密切联系。

  冷酷无情的记者VS有良心的记者

  小说中的玛蒂是《每日电讯报》的记者,这个人物变身为美国剧集中的佐伊——她为《华盛顿先驱报》工作。比起铁石心肠的佐伊,玛蒂受到更多的良心困扰。而前者也更肆无忌惮地运用自己的美色。玛蒂的良心是她的弱点,但也是她最吸引人的特点;要是按照二十一世纪对报纸记者的要求,她恐怕将难以生存下去。

  罗宾·怀特VS没有罗宾·怀特

  在美国剧集中,弗兰克的妻子克莱尔比小说中的角色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我喜欢这一点。他俩的关系成为了故事的主轴。这也是为什么罗宾·怀特得到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是实至名归。没有他的妻子,弗朗西斯照样能够生存下去;但没有了克莱尔,弗兰克是否可以生存下去呢?我很怀疑。

  大企业VS媒体权力

  英国版更多地讲述报业大亨们的故事;而美国版则是集中描述大企业的权力。大西洋两岸的版本中都有党鞭这个角色;而在美国,政治拨款涉及的数额甚至更巨大,加上更强大的权力,金钱与利益纠葛,这让党鞭更有可能操控事件,美国的版本也因此更多的是关于人——个人的动机以及失误,而关于整体政治体系的部分比较少。

  1980年代VS 2010年代

  小说与剧集故事发生的时代完全不同 ——前者发生在手机还没有诞生的时代,而后者则是绝对与时俱进。这也意味着剧集中一定要加入新的话题,而又能承载同样的情感和政治分量;小说中要面对前苏联的挑战,而在剧集中则是关于教师工会以及改革的问题。

  作者:迈克尔·道布斯

  编译:彦儿

 

(责编:鲍聪颖、高星)

热点聚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京城要闻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图说天下
  • 焦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