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央沒想到《誤殺》這麼火

2020年01月03日20:27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肖央沒想到《誤殺》這麼火

公映三周的電影《誤殺》依然熱度不減,佔據排行榜的前三,總票房接近8億元。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主演肖央坦承自己當初拍攝時內心深處“並不是很確定”甚至“有點悲觀”,看到現在的成績,他笑稱是“僥幸做對了”。

拍攝之前故意不看印度原版電影

觀眾最熟悉的是肖央的喜劇表演風格,但肖央自己一直希望能夠嘗試正劇角色,飾演性格豐滿的人物。

制作方2015年買下印度電影《誤殺瞞天記》版權后,確定的第一人選就是肖央,肖央當時還向對方求証,“你確定要找我演有一個17歲女兒的爸爸嗎?”對方的回答是“你可以”。

肖央直到現在都沒有看過印度版《誤殺瞞天記》,他覺得,如果提前看了,難免會下意識地模仿這部影片,而“不看就像是一個新的劇本”,他希望用自己的風格來詮釋這個角色。

《誤殺》中李維杰這個角色是肖央之前沒有遇到過的。他為這個角色做了充分准備,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老更黑,他晒得身上都掉了一層皮。他還飛到泰國,尋找片中李維杰一開始悠閑的生活狀態。肖央還需要去想象一個有17歲女兒的父親的心態,“他會如何處理跟孩子的關系”等等。

在肖央看來,李維杰一家一開始過著平靜的生活,但當這個家庭遭遇了不測風雲后,作為父親的李維杰的潛力才被激發,“他就像一個牧羊人,並沒有管好自己的羊,被狼咬傷了一隻,他要彌補自己的過錯,跟女警察局長斗智斗勇,就要變得比狼還要凶猛。”肖央認為,李維杰並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英雄,自己既要演出這個人物在出事前后的不同狀態,但又不能讓觀眾感到前后完全不像同一個人,“中間的分寸拿捏最難”。

雖然生活中還沒有孩子,但肖央在見到女兒的扮演者許文珊后發現,自己有點不知道跟這個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如何交流,這種感受跟片中的父親不知道跟叛逆期的女兒如何溝通的感受很像,“我就順著這個心態去演,塑造這段關系。”

拍攝難度最大的是結尾處的雨戲。片中的所有角色都聚集在一起,等著揭曉謎底。肖央回憶,這場戲拍了3天,所有的人都站在泥裡,非常辛苦,其中還有上千群眾跟警方沖突的戲。導演柯汶利特意選擇用升格鏡頭來拍攝人物的面部特寫,“技巧用在不對的地方就只是技巧﹔如果用對了地方,那就是情感,會對人的心靈產生震撼。這場大雨給所有的人一個洗禮,有一種真相被沖刷出來的感覺﹔同時,大雨也像是在責備很多人。”

肖央也沒有想到這部電影公映后會這麼火,他甚至覺得,自己在拍攝期間“有點悲觀”,這來自於他在創作上的完美主義傾向:隻記得自己沒有做好的地方。當年拍攝《老男孩》短片,創作《父親》和《小蘋果》歌曲的時候,他同樣也沒有想到推出后會火成那樣。

將來自己導演一兩部好電影

肖央在電影中的表演鬆弛而克制,他飾演的李維杰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觀眾能從中讀出很多的含義來。這份在鏡頭前的從容和自信,可以追溯到他在北京電影學院上學時,常常被很多同學拉去拍學生作品,他也是來者不拒,樂於幫忙。但當時的他,還真的沒有想過未來去當一個演員,正是這種沒有得失心的淡定,讓肖央始終保持從容的心態。

其實早在2003年韓國導演奉俊昊拍攝的《殺人回憶》推出后,就有同學告訴肖央,他跟片中的主演宋康昊有點像,當時他只是聽著一樂。有網友評論,他在《誤殺》中扮演的李維杰,很有韓國大叔的味道。肖央也不太清楚為何觀眾會這麼看,“這可能是我自己氣質裡自帶的,學是學不來的。”

生活中的肖央曾經敏感害羞,但站在鏡頭前的肖央,一下子變得從容鎮定。他認為,對於很多演員來說,隻有在角色裡,他們才是安全的,是最能發光的。肖央自己也一樣,在角色裡,他可以盡情自信地釋放自己的個性。

一直以來,肖央都在嘗試不同的身份,他上中學的時候是學繪畫的,后來進入北京電影學院學習廣告制作。畢業后拍攝短片和嘗試當歌手,是網絡上的風雲人物。后來跟王太利合作,拍攝了《老男孩》短片,繼而拍攝了《老男孩之猛龍過江》大電影,卻意外讓《小蘋果》這首歌紅遍了大江南北。這幾年,除了演戲,他還到處當歌手演出。他認為,不斷的跨界嘗試,其實是在尋找自己在藝術領域的突破,找到自己最擅長的角色,“這是一個不斷發現自己的過程。”在外人看來,現在的肖央是光鮮的,但隻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也曾經有過艱難時刻,這一路走來是多麼的不容易。

從39歲到49歲,是一個男演員的黃金時代。肖央告訴記者,未來的十年,自己希望能夠“演一些好的電影﹔跟王太利的‘筷子兄弟’一起,唱幾首好歌﹔導演一兩部好的電影。”當記者求証只是導演“一兩部電影”,他肯定地回答“夠了”。因為他基本上都是圍著電影創作,只是崗位不同。至於有網友提議,《誤殺》中的李維杰今后會不會出現在陳思誠導演的“唐探”系列中,肖央回答:這得問這個系列的導演陳思誠。

本報記者 王金躍

觀察

  傳統功夫片

  未來何去從

由於《葉問3》的票房造假事件,讓這個系列電影一度蒙上了陰影,也讓不少人對於此次公映的《葉問4:完結篇》一開始不抱太多的期待。但意外的是,該片卻在競爭激烈的賀歲檔中脫穎而出,連續11天佔據當日票房冠軍位置。觀眾對於片中用中國傳統功夫與美軍陸戰隊員對戰的情節設計爭議不斷,連片中葉問使用的各種“取勝招式”,也成為網友們熱議的話題。

電影《葉問4》中講的是老年葉問的故事,事件發生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此時的葉問已經被醫生告知得了癌症,生命隻剩下最后的時光。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夠到美國洛杉磯上學,葉問應徒弟李小龍的邀請去美國。片方為了讓故事看起來更加真實,下了很大功夫,尤其是在畫面的色彩上,故意做舊,很有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電影的復古味道。據悉,片方專門邀請專業的港片調色師調出了該片暖黃色的色調,讓久違的“港味”更加濃稠。

2008年公映的首部《葉問》首獲成功。讓觀眾大呼過癮的是,電影情節簡單,打斗場面精彩。此后的《葉問》系列大多離不開這種成功套路。《葉問4》在動作設計上繼承了第一部《葉問》的特點,動作設計指導是袁和平,硬橋硬馬的動作設計是他一貫的風格。《葉問4》中的幾個打斗橋段,看起來非常逼真,再加上鏡頭的調度,甚至有身臨其境的感受。有觀眾發出這樣的感慨:“珍惜吧,這樣精彩的功夫片是看一場少一場了!”

主演甄子丹在宣傳時就強調,該片是他主演的最后一部功夫片。如果結合電影的情節不難發現,《葉問4》拍的是葉問去世前不久發生的故事,要想延續這個時間段再拍續集已經沒有可能了。不過,票房高了后很多事情都可能發生,片方也不是沒有可能倒回去拍葉問年輕時的故事。

隨著《葉問4》的落幕,目前的確很難找出一個具有IP價值的功夫片題材電影。黃飛鴻系列早已拍過了130多部電影﹔葉問的剩余價值也被開掘得差不多了。目前很難出現一個新的功夫片的人物原型,來贏得大家的一致認可。

另外,功夫片人才的青黃不接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李連杰早已不太拍片,吳京改拍軍事題材的動作片,趙文卓的票房影響力已經嚴重下降,成龍更是多年沒拍功夫片了。目前年青一代的演員中,還沒有誰的功夫好到能夠擔綱主演一部功夫大片。如此看來,說《葉問》系列是最后一部大IP的功夫電影,也不是毫無道理。

《葉問4》中有不少向傳統功夫片致敬的情節,尤其是片中李小龍打斗的場面,幾乎是復制了李小龍遺留下來的格斗錄像。這些經典的場面並沒有被時光所沖刷,依然能夠在新的觀眾中找到知音,說明傳統功夫片中的英雄情結和愛國主義精神,依然在很多年輕觀眾的血脈中奔涌,它只是處在蟄伏階段,遇到合適的時機,說不定又會以另外一種方式噴薄而出,而這,需要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

本報記者 王金躍

(責編:尹星雲、高星)

推薦閱讀

一圖了解北京2020年擬辦重要民生實事主要包括新增幼兒園學位3萬個﹔建設運營100家社區養老服務驛站、100個農村鄰裡互助養老服務點、50個社會心理服務站(中心)﹔建成16個區級、1個市級公共法律服務中心﹔提升重點人群家庭醫生簽約服務覆蓋率,實現每萬名居民擁有3名以上全科醫生等。
【詳細】一圖了解北京2020年擬辦重要民生實事主要包括新增幼兒園學位3萬個﹔建設運營100家社區養老服務驛站、100個農村鄰裡互助養老服務點、50個社會心理服務站(中心)﹔建成16個區級、1個市級公共法律服務中心﹔提升重點人群家庭醫生簽約服務覆蓋率,實現每萬名居民擁有3名以上全科醫生等。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