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葉問 告別功夫片 甄子丹:感恩之外也得解脫

2019年12月25日08:2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甄子丹 感恩之外 也得解脫

  扮演葉問十年,對於甄子丹留下多少潛移默化的印記,恐怕連他自己也無法細數,但最明顯的是,葉問的一身正氣讓甄子丹無法再演“壞人”。

  所以,當王晶導演邀請他出演電影《追龍》中的“壞人”跛豪時,甄子丹猶豫了,而在難忍對劇本的偏好,答應下來之后,甄子丹又一遍遍地和記者重復:“這是我最后一次演壞人,我不想演壞人。”

  甄子丹可能忘了,事實上,從影以來他給觀眾留下的第一個印象深刻的角色,就是《新龍門客棧》裡的東廠督工曹少欽,一個鮮活的反派。

  不知不覺,葉問的氣質已經融入甄子丹的身體中,葉問讓甄子丹成熟了很多,現在的甄子丹,表情多了平和少了暴躁,身上那種“混合格斗”的霸氣,被詠春的隱忍抹平了不少。

  一方面受益於扮演葉問,一方面又要將自己從葉問這個角色中走出來,所以,甄子丹也會強調他演的是葉問,但他並不是葉問。

  電影《葉問4》正在熱映,葉師傅威風不減,上映首周末票房過3億,順利霸佔票房冠軍寶座,而作為《葉問》系列的終結篇,在這部電影之后,甄子丹將徹底與葉問告別,對此,甄子丹傷感之余卻也有解脫之喜,在甄子丹看來,《葉問》拍到第四部,對於他而言,這部影片也是功夫片的一部頂峰之作,從今以后,他不僅將與葉問告別,也將與功夫片告別。

  此后,他將做出其他新的嘗試,如果能再演出個像葉問那樣深入人心的經典角色,那將是他作為演員,最為開心的事情。

  葉問的故事多為虛構

  甄子丹和葉問頗有緣分,1997年,劉偉強導演曾計劃拍葉問的故事,甄子丹演葉問,周星馳演李小龍,但后來這個項目半途夭折。

  2007年時,甄子丹接到黃百鳴電話,邀他來演葉問,就此,開始了甄子丹與葉問延續十多年的情分。拍第一部《葉問》時,很多人質疑甄子丹,因為在他們心中,甄子丹是個打星,而演好葉問顯然需要演技沉澱。

  甄子丹為這個角色付出很多,除了學習詠春外,他還一天隻吃一頓飯,從外形上尋找感覺,在電影開拍前,他瘦了10公斤,結果《葉問》一鳴驚人,讓之前大眾並不十分熟悉的葉問成為武林“一代宗師”,讓甄子丹再掀事業高峰,也讓功夫片熱潮重現。

  《葉問》系列無疑是成功的功夫電影系列,甄子丹透露,在拍電影之前,葉問的知名度不如他的徒弟李小龍,在拍第一部之前,劇組開始收集葉問的資料時,發現內容並不多,所以,除了重要的生平、歷史節點符合葉問真實情況外,電影中的大部分故事為藝術塑造。

  《葉問》第一部的成功,使得電影有了拍續集的計劃,甄子丹他們原本的計劃是拍成三部曲,但是在拍了三部后,由於觀眾的熱情,以及投資商的看好,最終有了現在的第四部。

  《葉問4》難的是如何保持新意

  能維持前三部的水准

  《葉問4》如何能保持前三部的水准,並且拍出新意,對甄子丹來說是最難的:“我非常幸運,前三部《葉問》都受到大家的喜歡,葉問對我來說也太重要了,最后一部絕對不能讓觀眾失望,我必須要對得起觀眾,對得起自己。《葉問4》是我拍過最難的一部電影,從動作戲到表演都想做到最好,因為我不想辜負觀眾這十年的支持與愛護。”

  《葉問4》由葉偉信導演,甄子丹、吳樾、吳建豪、斯科特·阿金斯領銜主演,鄭則士、陳國坤、敖嘉年、高戰主演。講述的是葉問走出國門,來到美國唐人街,因徒弟李小龍教授洋人武功而遭到了華人的孤立,之后,又卷入了當地軍方與華人群體的糾紛,在面對種族歧視與欺凌的關鍵時刻,葉問出手,展示了中國人應有的底氣與不屈精神。

  《葉問4》中, 甄子丹再次和老搭檔、“金牌武指”袁和平合作,袁和平為影片設計了六場重要的打戲,拳拳到肉,看得人熱血沸騰,其中還有一段情節還原了李小龍在美國參加空手道比賽一戰成名的真實經歷,令人驚喜。而最后一場詠春對抗自由搏擊的戲份,則讓影片達到了燃點。

  片中的幾場動作戲花了不少功夫,像甄子丹vs吳樾的詠春戰太極,這是甄子丹和吳樾在中華會館的切磋,所使用的招數分別為詠春和太極。在片中,遠赴美國舊金山的葉問與在唐人街居住的中華總會會長萬宗華相識,兩人因持不同觀點正面對招,上演了詠春大戰太極的震撼一幕,也讓全片達到了第一個小高潮。

  同為黃皮膚黑頭發的炎黃子孫,即使有意見分歧,也沒有下狠手的必要。葉問和萬宗華的交手更多是點到為止,葉問襲擊的是萬宗華大腿這樣非要害部位的細節,透露了兩人出招均有所保留的意味。“手下留情”的設置,還在於故事中葉問有一隻手受傷,作為對手的萬宗華非常有風度地讓出一隻手,兩位中國拳法宗師上演了一出單手切磋的精彩對戰。

  而葉問與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巴頓的最終決斗,則是全片最具攻擊力的“尊嚴之戰”。

  華人在美國的國土上遵守法律,努力生活,但以巴頓為代表的洋人,不但想盡辦法驅趕華人,而且還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負和壓迫華人,重傷同胞。面對此情此景,一向低調的葉問也坐不住了,他獨闖軍營,勢必要為民族和同胞討回公道。葉問一改往日溫和儒雅的宗師形象,更多的是憤怒情緒,甄子丹表示,這段是拳拳到肉的搏殺,招招凶狠的武斗,他們努力讓動作更實戰一些,不再那麼花巧。

  已近中年、身患重疾的葉問與巴頓之間的每一招都讓人捏把汗,詠春靈活迅猛的連拳,讓人看得目不暇接,但影片特意設置了一個小細節,是葉問在出招前捏拳活動自己的關節,這其中有一絲“遲暮感”,讓人看到葉問已經不再年輕,兩鬢也有了稀疏的白發,對決之中也有倒地難以支撐的時刻。

  這讓影片有了特別的意味,葉問人到中年,謙遜儒雅,開始對挑舋也有所忍讓,忍無可忍時的爆發也能看出葉問拳法的老到,那種沉穩和堅守讓人感覺到葉問的拳腳和做人的功夫實際上又上了一層境界。

  片中不僅有動作戲,還有不少細膩動人的情感。葉問除了是一代宗師,還是一位為兒子奔波的父親,一位為徒弟正名的師傅,一位華人女孩心中的“好叔叔”,影片可謂是有大義,有溫情,沖著動作而來,卻意外讓不少人落淚。

  因為演葉問,被認為是演員,而非是“功夫演員”

  11年來,四部電影《葉問》,甄子丹的確受益很多,黃百鳴日前就說,他在投資拍攝徐克的《七劍》時,簽下了甄子丹,因為甄子丹的敬業態度打動了他,“很多大明星沒有檔期就馬上跑掉,隻有一個人從頭到尾都留在天山拍攝,他就是甄子丹。以前我簽甄子丹的時候,那些老板都在笑,說‘神經病,為什麼簽他呢?要紅早就紅了’。”黃百鳴與甄子丹簽下了三年三部電影的合約,結果一部《葉問》讓甄子丹一炮而紅,“后來這些老板排隊請他演戲”。

  除了名氣更紅之外,人們終於不再把甄子丹視為“動作明星”,而是演員,第一部《葉問》火爆之時,甄子丹曾說:“我一直是個演員,但大家卻喜歡在形容我時前面加上‘功夫’兩個字,如今這部《葉問》終於可以讓人們開始注意我的演技,而非功夫。”

  從《殺破狼》開始,甄子丹就和導演葉偉信開始了合作,但此后的《龍虎門》和《導火線》卻讓他們的電影被評價為“武戲滿分,文戲零分”,尤其在《龍虎門》中,甄子丹的表演更是被指摘得一無是處。甄子丹說自己當時很痛苦,已經盡力了,但為什麼觀眾不接受?甄子丹說:“我雖然是演員,但功夫的光環蓋過了一切。大家看到我,首先想到這個人會功夫,這是人們的思維定式,無論是投資方還是我自己都曾經一度迎合這種期望,在影片中用拳腳來說話,這是一個誤區,好在我已經意識到了。”

  甄子丹很欣喜通過拍攝《葉問》看到了不一樣的自己,“在這個行當這麼久,每個人都知道我是靠打才在這個圈子站住的,但究竟能打多久呢?能打出什麼不同呢?”

  甄子丹感恩於遇到葉問這個角色,但葉問終究只是甄子丹扮演的角色之一,所以甄子丹還是要走出來,也因此 ,對於這部《葉問4》將作為終結篇,甄子丹坦言喜悅多過難過,“我只是演葉問,我不是葉問,我是甄子丹,甄子丹有很多不一樣的面,所以,我覺得《葉問4》是時候Say Goodbye了,我終於可以解脫了,這個包袱不要了。我從來沒說過我是一代宗師, 我只是演了很多銀幕上的英雄形象,特別是葉問。我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認可,但是作為一個演員,我必須要往前走 。”

  甄子丹還表示,在《葉問》火了之后,衍生出了很多關於葉問的影視作品,其中不乏急功近利之作,所以他也希望大家“不要再消費‘葉問’了”。

  功夫片絕對是動作片

  動作片不一定是功夫片

  隻有中國才能拍功夫片

  甄子丹的母親麥寶嬋曾被美國著名武術雜志《黑帶》評選為20世紀最有影響的武術家之一,在甄子丹十五六歲時,母親送他去北京什剎海武校,機緣巧合,甄子丹遇到了“八爺”袁和平。1984年,袁和平邀請21歲的甄子丹主演喜劇動作電影《笑太極》,這部電影成為甄子丹的銀幕首秀,讓他踏上演藝之路。

  能在自己的最后一部功夫片《葉問4》中再和袁和平合作,甄子丹充滿感激,“沒有八爺就沒有我,30多年前正是他發掘了我,讓我演戲。”

  甄子丹說自己從影37年, 拍了78部電影,其中八九成都是武打片。然而在之前《葉問4》的宣傳活動上,甄子丹表示,今后不會再拍功夫片,有不少影迷因此以為甄子丹不拍打戲,“甄功夫”將“退出江湖”。

  甄子丹解釋說,自己目前狀態很好,他不會再拍功夫片,但是不意味著不拍動作片,兩者並不同,“功夫片絕對是動作片,但動作片不一定是功夫片。功夫片有中國文化和情懷,有中國武術,功夫演員出演,是中國獨有的類型,但是,功夫片我拍得差不多了,《葉問4》是最好的一個平台,我和它告別,希望剩下的時間可以投入去拍其他類型的動作片。”

  科技的發展讓很多沒有功夫的演員都能成為功夫高手,而中國傳統功夫片的沒落,多少與科技發展有關,所以現在對於傳統功夫片,唱衰之聲一片,認為功夫片的時代已經過去,功夫巨星也不會再有,對此,作為“前輩”的甄子丹也坦承現在功夫片很難拍,而且越來越艱難了。但是,功夫片何去何從並不是他一個人能決定的,“我只是一個電影創作者,隻能把戲演好,市場還是讓發行去面對吧,要看觀眾的選擇。”

  功夫片很難拍 而且越來越艱難

  由於母親在美國開武館,所以甄子丹從小就接觸到了很多不同的武術門派,還會因電影而學習不同的武術,就像為了拍《葉問》,甄子丹在開機幾個月前現學的詠春,“我記得拍第一部時練習快拳,整個手臂的筋絡腱鞘都發炎了,不要說抬起來,連碰都不能碰,不得不吃一些緩解的藥,否則根本無法睡覺。”

  拍了37年電影,受傷對甄子丹來說已是家常便飯,“我都沒法具體告訴你拍《葉問4》哪裡哪裡受了傷,對我們來說受傷太普通了,而且這些傷經常是伴隨你以后的日子,以至於你都忘了它們是傷痛,以為就是你身體正常的一部分。”

  現在的演藝圈明星更迭極快,但是動作明星這些年來仍是成龍、李連杰、甄子丹等幾個人,后備力量顯然不足,不過甄子丹倒是很樂觀,他馬上就報出了吳京、張晉、吳樾幾人的名字,認為他們足以挑起大梁,他還透露,自己最近簽了一個新人,“是寧波的一個小男孩,他的功夫底子非常好,演戲潛力也很好,等待機會,希望還能有好的功夫片出來,讓喜歡這條路的人,有機會成功。”

  此外,甄子丹對王寶強也極為看好,“大家可能看他演喜劇,搞笑的作品比較多,其實如果他拍一部功夫片,應該會很厲害。”

  至於自己,甄子丹說未來想拍喜劇,想拍時裝動作片,《葉問4》之后他拍了喜劇片《肥龍過江》,和劉亦菲、鞏俐、李連杰拍了《花木蘭》,還和謝霆鋒拍了一部動作警匪片。

  自己有如此好的功夫,是否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們也走上這條道路,甄子丹表示不會刻意要求,談起兒女們,他難掩一臉驕傲和寵溺,“我女兒唱歌跳舞很有天賦,兒子彈鋼琴,也喜歡武術,但沒想讓他們在演藝圈發展,因為這條路不好走,很艱難的,他們想做什麼,我們做家長的還是尊重他們的意見。”

  文/蕭游

  供圖/黑馬

(責編:鮑聰穎、高星)

推薦閱讀

北京啟用218處不停車稱重系統目前北京市在每個高速公路入口處均設有提示牌,路面標有交通標志標線,提醒貨運司機提前進入貨車檢測專用車道。未經稱重檢測的,將不發放通行卡,拒絕駛入高速公路。
【詳細】北京啟用218處不停車稱重系統目前北京市在每個高速公路入口處均設有提示牌,路面標有交通標志標線,提醒貨運司機提前進入貨車檢測專用車道。未經稱重檢測的,將不發放通行卡,拒絕駛入高速公路。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