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大會4》解碼電競為行業“破圈”

2019年12月24日08:07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吐槽大會4》解碼電競為行業“破圈”

《吐槽大會》第四季正在騰訊視頻熱播。開播至今,主咖嘉賓從李佳琦,到之后的甄子丹、孫楊、PDD等,節目在嘉賓選擇上拓寬邊界,以主播、影視、電競等為主題,節目著眼於社會熱點行業和人物,從觀眾更感興趣的角度入手,以創新的吐槽形式、接地氣的吐槽內容引發更廣泛的共鳴。

拓寬邊界,破除圈內外壁壘

《吐槽大會》第四季開播至今,各期主題關照不同圈層,不同於上幾季邀請知名演藝圈明星,這季節目更多聚焦其他垂類行業:李佳琦-主播行業,甄子丹-武打行業,孫楊-體育行業,PDD(劉謀)-電競行業,以吐槽為切入口,以真實為主題,揭開眾多行業不為人知的一面,從各自較為封閉的圈層走向泛人群,引發破圈話題討論。也許在其他節目上這樣跨界略顯違和,但在《吐槽大會》上,往往會引發十分精彩的化學效應。

第一期的主咖李佳琦,網紅主播,他的直播帶貨能力令人嘆為觀止,但也有不少人認為他隻不過是運氣好。除了粉絲狂歡,更多的人在疑惑他是誰,憑什麼一躍成為社交媒體頂流。因此《吐槽大會》首期便激起了“李佳琦憑什麼當主咖”的外圍討論。他的成功的確存在時代因素、運氣成分,但也有個人努力。就像他在節目裡說的,很多人覺得他做直播是一夜成名,“但在此之前,我堅持做了三年直播”。

這不僅僅讓粉絲群體以外的路人觀眾看到了李佳琦及其背后的直播行業的另一面,更讓挂著“OMG”、“口紅一哥”、“不粘鍋翻車”等簡單標簽的他走出熟悉的圈層,節目給了他舞台,曝光於大眾討論之下,勇敢地說出一個真實而又努力的李佳琦。

再到第二期主咖“宇宙最強”甄子丹,他憑借《葉問》系列迅速成為繼成龍、李連杰之后最有影響力的功夫明星。然而,他走紅時已經43歲,他跟李小龍比差了名氣,跟成龍、李連杰比差了時間,跟吳京比差了票房。事實上,隨著觀眾口味變化,影視行業題材重心轉移,“武行”已經越來越難出明星。但在《吐槽大會》上,“武打明星”以吐槽的方式重回大眾視野,大眾也知曉了甄子丹從默默無聞到走紅的歷程,他堅持、敬業、認真,不僅僅是“葉問”飾演者。

大眾所知的孫楊是拿了很多金牌的游泳健將,對他的認知除了游泳外,便是愛穿花褲衩、愛哭,還是個聽媽媽話的“媽寶”。但通過第三期節目,更多觀眾了解到孫楊愛哭背后,運動員所承受的巨大壓力。而乒乓球世界冠軍鄧亞萍對前男籃運動員王仕鵬的吐槽,則展露了競技體育的殘酷一面:“你拿過幾個世界冠軍?多少塊奧運金牌?是第幾代大魔王……運動員如果沒有冠軍,隻能拿一場勝利當自己的代表作了。”《吐槽大會》之於運動員們,是一個寶貴的能向觀眾說真話的地方,他們調侃著自己在體育圈的巔峰成績,卻也將巔峰成績背后的信念、努力、爭議向圈外觀眾傳達。

透過吐槽,讀懂電競圈密語

電競圈正以全新的面貌逐漸走入人們視野,但相比傳統競技體育,電子競技是主流社會較為誤解的行業,第四期的主咖PDD(劉謀)和副咖Ning(高振寧)在電競圈無人不知,卻不為普通觀眾所熟知。他們站上《吐槽大會》的舞台,向圈外觀眾呈現了與“網癮少年”截然不同的電競選手形象,以吐槽這種方式跨界溝通與表態。

雖然已被列為亞運會正式項目,但對很多普通人而言,電競依然是不務正業的玩游戲。電競職業選手高振寧就在節目裡吐槽說,“打得好就是電競選手,打得不好就是網癮少年”。實際上,電競和其他體育項目一樣,能夠讓熱愛的人找到實現自我價值的路徑。劉謀在節目裡坦言,他19歲之前讀書不好,又是個小胖子,基本沒有獲得外界的任何肯定,直到發現自己電競上有過人的天賦,一切才有了轉變。“我找到了實現自我價值的地方,這就足夠了。”

事實上,就像張紹剛點出的,電競行業很大程度就是吃青春飯,21歲的高振寧已經算是人到中年。“今年拿不到冠軍,就是中年危機,后年拿不到冠軍,晚景淒涼。”想要有所成就,必須在短暫的職業生涯裡付出超出常人百倍的努力。傷病也是職業選手的大敵。圍棋世界冠軍柯潔吐槽說:“打電競賺的是辛苦錢,長時間坐著,很容易患上胃病、頸椎病、腰肌勞損……”

除此之外,成為電競選手也不是外界所認為的隻要會玩游戲就可以。天賦,是從事任何競技體育項目不可或缺的因素,電競也不例外。各大電競俱樂部選拔職業選手的門檻非常高。劉謀在節目中告誡青少年,不要僅憑一腔熱血就去做職業選手。“如果你沒有萬裡挑一的天賦,就不要考慮這件事情。全世界這麼多人做電競,出來的就這麼幾個。天才有無數個,但冠軍隻有一個。哪怕你是天才中的天才,都可能拿不到世界冠軍。”

可喜的是,隨著大眾對電競的認知逐漸清晰,小眾的電競圈正在擴大影響力,大眾對電競的刻板印象也正在改變。很多高校開設了電競專業。今年7月9日,人社部發布的《新職業——電子競技員就業景氣現狀分析報告》顯示,未來5年電子競技人才需求量近200萬人。劉謀在節目中向圈外躍躍欲試的電競興趣者建議:“如果你真的熱愛電競,有很多形式可以參與,不一定非要做職業選手,還可以做運營、策劃、賽訓等多方面的工作。”

通過主咖、副咖的互相吐槽,勾畫出了電競、圍棋等小眾競技項目背后職業選手的真實生存狀況,《吐槽大會》如一個觀察小眾圈層的放大鏡,電競行業及頭部人物通過吐槽的方式被放大、被聚焦,節目的爭議放大性,是在幫助小眾人群、小眾行業發聲,打破圈層人物的限制。

擁抱小眾圈層,傳遞熱愛與堅持

直播行業、武打行業、傳統體育、電子競技,這些都是在大眾視野中比較邊緣的圈層,其圈層代表人物的影響力大多僅限於圈內,鮮被大眾如明星一樣清晰認知和廣泛討論。李佳琦、甄子丹、孫楊、PDD等在圈內已經十分成功的人物或缺乏圈外討論,或大眾認知偏差、或頗具爭議。

《吐槽大會》第四季從現實的熱點行業和焦點話題切入,通過互相吐槽放大了邊緣行業的人物真實的生存狀態,與各圈層觀眾直接對話,建立內心更深層次上的情感勾連,展現了各行業真實的一面,也傳遞出節目對各行各業的關照,引發廣大受眾對小眾行業的深度討論。

從流量主播李佳琦,到武打明星甄子丹、游泳健將孫楊、電競主播PDD,《吐槽大會》第四季前四期的主咖,不一定是時下最有流量的當紅明星,但都是各自所處行業的標志性人物,具有很強的代表性和話題度。在很大程度上,他們就是所在行業的一個縮影,更是大眾窺探一個行業的“窗口”。

張紹剛說,節目現場之所以設計成一個人臉形狀的通道,是為了讓明星“卸下假面”。節目裡,主咖與副咖在互相吐槽的過程中,卸下了面具,展露內心的想法。柯潔說:“即便以后圍棋沒有人下了,我也會堅持下去,我喜歡的不是圍棋帶給我的名利,而是那種最純粹的快樂。”劉謀對熱愛電競的青少年喊話:“如果你是不是千萬分之一的天才,可以保持你的熱愛,但不要忘記你的生活。”

不可否認,《吐槽大會》的宗旨是娛樂觀眾。但觀眾在娛樂和放鬆的過程中,也看到了和過往印象裡不一樣的明星,並且透過他們看到了其所在行業更真實的一面,也讓奮斗中的自己找到了參照——唯有熱愛和堅持,才能成就一番事業。並讓小眾行業有了更多曝光度和大眾議題,使觀眾突破了自身認知的小圈,拓寬了眼界。

採寫/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責編:鮑聰穎、高星)

推薦閱讀

北京啟用218處不停車稱重系統目前北京市在每個高速公路入口處均設有提示牌,路面標有交通標志標線,提醒貨運司機提前進入貨車檢測專用車道。未經稱重檢測的,將不發放通行卡,拒絕駛入高速公路。
【詳細】北京啟用218處不停車稱重系統目前北京市在每個高速公路入口處均設有提示牌,路面標有交通標志標線,提醒貨運司機提前進入貨車檢測專用車道。未經稱重檢測的,將不發放通行卡,拒絕駛入高速公路。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