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史陳列室 何以載鄉愁

2019年11月20日07:27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村史陳列室 何以載鄉愁

  豐台大瓦窯村在村史陳列室的基礎上建成黨史館,成為“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陣地。本報記者 劉平攝

  本報記者 張小英

  城市變遷,鄉愁悠悠。隨著城鎮化的快速推進,京郊大地許多歷史遺存、人文景觀、民俗風情正在消逝,守護和傳承鄉村歷史文化迫在眉睫。

  近年來,一座座鄉情村史陳列室於京郊村落拔地而起。截至目前,全市已建成290個鄉情村史陳列室,總面積達10萬余平方米,未來三年,計劃再建231個。

  越來越多的村落,有一間頗具鄉土風貌的陳列室,傳承村史、寄載鄉愁,成為鄉村文化、民俗風情的重要載體。近來,記者在京郊各區走訪了一些鄉情村史陳列室,發現這個“載體”還有利用率不高、展陳雷同、缺乏個性等問題。

  陳列室冷熱不均

  “95年前,張永祥成為京郊第一位農民黨員。雖然我從未見過,但他的故事,正是從我們這個村開始……”11月15日,豐台區大瓦窯村黨史館新館重開,77歲的老黨員門敏會,正在給盧溝橋鄉的預備黨員們講述村裡的黨史。

  大瓦窯村是北京第一個成立農村黨支部的村庄。為傳承紅色基因,2017年7月1日,村裡建成黨史館,同時也是村史陳列室,通過數百件歷史照片、歷史遺物,講述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農村的巨大變遷。開館以來,先后接待各級黨組織、黨員104次6000多人。“有一次,附近的一位老大爺,把自己收藏多年的舊報紙、舊書籍捐贈給我們,說是放在展廳,心裡更踏實。”相關負責人介紹,像這樣捐贈老物件的村民不在少數,但囿於有限的空間,很多內容都無法陳列。今年,大瓦窯村黨史館進行了搬遷升級。“總面積由160平方米增加到1000平方米,有了更多空間展示鄉土風貌。”相關負責人稱。

  大瓦窯村黨史館受熱捧,另有村史陳列室卻遇冷。上周六早九點,記者來到位於朝陽區東部的三間房鄉鄉情村史陳列室。在泰福苑三區,陳列室緊貼一棟灰色住宅樓,外側裝飾白牆、灰瓦、木窗,宛如胡同裡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一旁的紅色木門,卻緊緊掩著。

  門口等候十幾分鐘,記者隨機找到在附近遛彎兒的王大爺,一番打聽。“陳列室建成有兩年多了,但從來沒開過門。”在這裡住了四年的王大爺說,自己和周邊居民都沒有進去過。

  不隻這個村,記者先后探訪了懷柔區寶山鎮超梁子村、大興區長子營鎮赤魯村等村的鄉情村史陳列室,也頻頻嘗到“閉門羹”。而且,村史陳列室大門外側,並無任何開放時間、聯系電話、預約方式等相關導覽信息。

  一位知情者介紹,村史陳列室的維護和管理,基本都由村委會的工作人員兼職,在保証日常工作的前提下,很難抽身專門守候﹔此外,若是每天面向公眾開放,水、電等費用開支,對村委會來說,也是不小的經濟壓力。

  舊場景缺乏特色

  為了一看更多村史陳列室“廬山真面目”,記者提前預約了幾個村的村委會和相關負責人,在他們的引領下進行參觀。

  通州區張家灣鄉情村史陳列室,一艘具有百年歷史的清代漕運貨船,“訴說”歷史上“運河第一碼頭”的漕運故事﹔大興區青雲店鎮孝義營村鄉情村史陳列室,層層疊起的九層“孝心饅頭”,展現村裡傳承300多年的敬老傳統﹔延慶柳溝鄉情村史陳列室,微縮的豆腐坊,再現柳溝火盆鍋——豆腐宴的發展歷程……

  一間間鄉情村史陳列室,成為鄉村人文歷史的宣傳站、文化遺產的傳承地、民俗風情的展示台。與此同時,記者也看到很多似曾相識的“鄉村生活圖景”。

  貼滿舊報紙的土牆、落灰的煤油燈、鋪著草席的土炕、表彰“先進工作者”的獎狀、打著補丁的搪瓷洗臉盆、花花綠綠的糧票……這些零零碎碎、極具年代感的細節,幾乎在每個村史陳列室都能看到。

  據一位設計師透露,鄉情村史陳列室一般由三種元素構成:文字、照片和老物件。有的鄉村,歷史底蘊不夠深厚、不具有代表性,隻能通過老物件“構建”一些生活圖景。這些老物件,有的由村民熱情捐贈,也有的是從收藏市場購買而來。

  老物件需要故事

  村史陳列室裡的老物件,展陳多有雷同,但故事不盡相同。

  距離市區約50公裡,房山區黃山店新村東北緣,群山環抱中有一座村史陳列室——紅色背簍精神紀念館,自去年年底建成以來,已吸引3萬人參觀。

  深山裡的紀念館,為何備受矚目?帶著疑問,記者走入其中,傾聽了“紅色背簍”的故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黃山店村周圍7個村子隻有1個供銷社,由於交通不便,山上的人很少到山下買東西。黃山店供銷社負責人王硯香便帶領白金海等黨員職工肩背背簍,跋涉於險山峻嶺之間,20年如一日,堅持送貨上門,被鄉親們親切地稱為“背簍商店”。

  “紅色背簍”的故事,被“銘刻”在紀念館裡,還被“播種”到房山黃山店新村的各個角落。坡峰嶺景區設立“紅色背簍”餐飲部,黃山店新村建造“背簍文化畫廊”。去年6月,村裡專門成立了7支紅色背簍志願服務隊,為前來參觀的團隊講解、引導“重走背簍路”徒步體驗線路……

  由於參觀的人日益增多,紅色背簍精神紀念館也從原來的預約參觀變成全年開放,並由村集體企業運營。“村裡有十位年輕人,經過專業培訓,擔任講解員。市民可以免費參觀。租用紀念館會議室、周邊旅游的消費,能夠補貼其運營開支。”相關負責人介紹。

  老物件並不會說話,需要人賦予生命與溫度。

  浸染了舊時記憶與溫暖的老物件,“面貌”多有雷同,但“命運”卻不盡相同。

  記者走進順義區后沙峪鎮董各庄村鄉情村史陳列室,在老村長王永興的帶領下,領略著裡面的一物一景。“這是村裡的一座老廟,后來改為學堂,很多老人都在這裡上過學、念過書。”王永興在幾張斑駁的舊桌椅前向記者介紹,“‘學堂’裡的這塊桌面是我捐贈的,上面還畫著三八線……”

  除了王永興,董各庄村一共有十二位村民是陳列室的義務講解員。老書記賈長海講村口的古井、老黨員張士珍講村頭的大槐樹、老瓦匠王文彬介紹村裡蓋房的物件、老木匠崔永春講述從前的木匠活兒……他們各顯其能,一件件老物件在有聲有色地講述和演示下,“活”起來了。

  記者在探訪一些村史陳列室時,也發現有的老物件只是被裝在玻璃櫃裡,一存了之,甚至連文字介紹也沒有。村史陳列室變成舊物倉庫,隻有“儲存歷史”的作用。

  記者手記

  陳列室要“活用”起來

  散落京郊大地的鄉情村史陳列室,把一段段塵封多年的歷史記憶展示在世人面前,成為記錄村史沿革、村落文化、民俗風情的重要載體。

  如何讓村史陳列室和村民產生血脈聯系,實現其傳承文化、活化資源的價值,是擺在我們每個人面前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讓收藏在博物館裡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裡的文字都活起來”。“活”字把方法說透了。

  村史陳列室要“活用”起來。如果無法實現專人管理,可借助社會力量,將村史館的建設與發展鄉村旅游、保護傳統工藝、推動鄉村振興等緊密結合。村史陳列室,可與文體活動中心、公益藝術館、青少年教育中心等公共空間融合,成為民眾願意去、呆得住的地方。此外,要對村史陳列室發揮的作用進行考核,讓村民來評價,效果不好的應當由相關部門責令改進。

(責編:鮑聰穎、高星)

推薦閱讀

2019北京民營企業百強揭曉2019北京民營企業百強榜單和專項調研報告發布,京東集團、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和國美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蟬聯前三甲,三者營業收入總額均超3000億元。
【詳細】2019北京民營企業百強揭曉2019北京民營企業百強榜單和專項調研報告發布,京東集團、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和國美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蟬聯前三甲,三者營業收入總額均超3000億元。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