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哲學思想運用於金融創新研究

2019年10月09日16:53  來源:人民論壇網
 
原標題:新時代哲學思想運用於金融創新研究

  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哲學社會科學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號召一切有理想、有抱負的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立時代之潮頭、通古今之變化、發思想之先聲”。這是對科學理性與價值理性辯証關系的自覺,也深刻揭示了新時代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使命與擔當。在經濟與金融日新月異的今天,在中美貿易摩擦風雲變幻的時代,我們中國人民在黨的領導下實施改革開放,經濟突飛猛進,人民生活日益富裕,綜合國力增強,逐步走向世界金融領導地位,在創新金融與發展經濟上處於主導地位,新時代哲學思想是我們金融創新的指導思想,是我們取得金融改革的萬能鑰匙。

  一、不斷研究人類文明發展的哲學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兩個車輪”,逐步運用做好新時代金融結構創新工作。

  哲學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猶如“車之兩輪”,構成人類文明發展進步不可或缺的兩股推動力量。哲學社會科學更多關注人類生存發展、思考安身立命的智慧、發現生命的意義等問題,較少執著於功利實用等細枝末節的致用之術,並不能創造出立竿見影改造世界的“實際成果”,因而往往容易遭到世人的輕視。西方世界在培根“知識就是力量”信條的影響下,引發了科學技術在各個領域的巨大成功。尤其是20世紀中葉以來,科學技術迅猛發展,“一輪獨大”跛腳狂奔,在推動人類社會生產力高度發達的同時也把人類的自負推到了極致。人類創造的科學技術最終反過來變成控制人類自身的一種強大物質力量。

  重視自然科學而輕視哲學社會科學、重視效率而忽視公平正義、重視眼前利益而忽略長遠利益、重視物質享受而不顧價值取向的做法,骨子裡還是實用主義和功利主義在作祟。在諸多目光短淺的實用主義者看來,與自然科學比起來,既不能制造產品,也不能成為控制手段的哲學社會科學似乎一無用處,至少是無關緊要。對此,馮友蘭曾有過精彩回應,他認為:“哲學的用途乃無用之大用。”哲學社會科學之大用在於其是關於宇宙本原和世界圖景的大學問,在於其是關於真善美及其實用價值反思的大學問,在於其是關於人類精神家園和存在意義構造的大學問。

  毋庸諱言,正處於重回世界舞台中央前夕的中國,一刻也離不開哲學社會科學的引領,這種軟實力的貢獻需求將隨著國際地位的上升而越發顯得迫切。因為,世界不僅需要中國提供更多的物質產品,還需要中國提供更多的思想智慧。這既是一種覺醒,也是一條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是作為引領世界發展的“帶頭大哥”的必然擔當。

  金融是國家發展之本,金融是國之重器,是國民經濟的血脈。優化結構,是做好金融工作的重要原則之一。習近平總書記在日前閉幕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強調,優化結構,完善金融市場、金融機構、金融產品體系。要堅持質量優先,引導金融業發展同經濟社會發展相協調,促進融資便利化、降低實體經濟成本、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保障風險可控。當前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金融業內部失衡等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仍存在。需要從優化結構入手,更加清晰地認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要求,按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樹立質量優先、效率至上的理念,更加注重供給側的存量重組、增量優化、動能轉換。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對金融工作高度重視,採取了一系列改革舉措,各項工作取得了新成效。具體來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建設持續推進,融資功能日益完備﹔中小銀行和民營金融機構進一步發展,民營銀行、消費金融公司設立實現常態化﹔信貸供給“有進有退”,圍繞“三去一降一補”不斷優化金融資源配置。

  如何將哲學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兩個車輪,服務於現代金融體制服務,讓自然科學、社會科學服務科技創新,讓科技創新提高金融高質量發展,夯實做好金融業基礎工作,是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具體舉措,更是我們未來網絡、金融與科技機器人金融創新的堅實基礎。

  二、把准哲學社會科學的歷史方位,貫穿金融業結構調整大變局,滿足金融業發展需求和創新自信發展需要。

  當今中國正處在一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民族復興的前景已然可期。在這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期,哲學社會科學當然不能缺席。這就需要我們秉持宏大的國際視野和清醒的歷史思維,對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在空間與時間、世界與歷史的坐標上有清醒理性的認識。

  在縱向坐標上,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經歷過豐富發展,也有過失落和低潮。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發展的歷史就是一部不斷喚起自信、凝聚自信、堅定自信、升華自信的發展史。中華民族傳統哲學社會科學博大精深,是我國民族凝聚和歷史傳承的文化血脈和精神基因。傳統哲學社會科學不可能直接解決當今中國的發展問題,但可以激活今日創造之精神驅動力。縱向看來,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當經歷繼承傳統—揚棄傳統—轉化創新—超越傳統幾個階段,需要我們“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中國傳統哲學社會科學,著力建設新時代體現繼承性、民族性、原創性、時代性、系統性、專業性的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

  在橫向坐標上,今日之中國與世界的關系正經歷著歷史性的深刻變化,自近代工業革命以來長期處於世界邊緣的中國已越來越靠近世界舞台中心。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建設取得重大進展,研究隊伍、論文數量、政府投入等都位居世界前列。比如,目前我國中級職稱以上哲學社會科學研究人員已經達到50萬人以上,每年僅項目投入就有100多億元,2017年僅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論文的產出量就達到了3.7萬篇。橫向看來,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當經歷學習西方—中西摩擦—融合創新—超越西方等幾個階段,需要我們不斷學習西方哲學社會科學的研究方法、研究范式,研究中國問題,創制中國學術標准和學術話語體系,建設“充分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

  在時代坐標上,當今中國正經歷著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進行著人類歷史上最為宏大的實踐創新,正處於經濟社會轉型和邁向新時代的重要階段,新問題、新矛盾層出不窮。這就需要哲學社會科學以中國視角觀察中國實踐,需要把握好“立足中國,放眼世界”這一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的立場問題,更需要堅持“與時代同步,以精品奉獻人民,立足歷史巨變的生動實踐,深刻回答時代課題,提出具有自主性、獨創性的理論觀點,闡釋好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

  金融自信是國之重舉,我們擁有14億同胞發展經濟主體,通過一帶一路等多渠道擴大對外開放,發展中國經濟,推動中國金融也飛速發展。但也要看到,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金融業內部失衡等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仍存在,如間接融資佔比較高、薄弱領域的金融服務水平有待提升、部分金融機構偏離主業等。為此,需要從優化結構入手,更加清晰地認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要求,按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樹立質量優先、效率至上的理念,更加注重供給側的存量重組、增量優化、動能轉換。優化結構,需要堅持質量優先,引導金融業發展同經濟社會發展相協調。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拼數量、拼速度的粗放式老路已走到盡頭,金融業也需要改變過去拼規模、壘大戶的做法,拋棄“速度情結”,改變同質化經營模式。具體來看,金融業應更加關注自身與實體經濟發展之間的相關性、匹配度、支持力,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質量和效果﹔各家金融機構應找准自身定位,針對實體經濟的不同需求,探索差異化、特色化產品,提升服務的契合度。優化結構,需要優化金融市場體系,把發展直接融資放在重要位置。中國人民銀行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在2017年6月末的社會融資存量規模中,企業債券余額佔比10.6%,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余額佔比3.7%,直接融資佔比仍較低。為此,要下決心優化融資結構體系,打造能滿足實體經濟需求的金融鏈。其中,要補足直接融資“短板”,把發展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放在突出位置,加快資本市場改革,盡快形成融資功能完備、基礎制度扎實、市場監管有效、投資者合法權益得到充分保護的多層次市場體系。優化結構,需要優化金融機構布局,大力發展中小金融機構。除了發展直接融資,還要優化、調整間接融資結構,由於目前銀行業總資產佔我國金融資產90%以上,銀行業的內在活力對於經濟發展意義重大。

  經過40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國經濟金融已經深度融入全球產業分工和價值鏈體系,大量企業通過“走出去”實現了全球化布局和經營,居民的海外旅游、教育和投資需求不斷增長,客觀上要求加快金融業對外開放,形成全球化的資產配置格局,在全球范圍內有效分散風險、實現合理回報。

  經過長期的理論研究和政策實踐,我們對金融業行業屬性的認識也在不斷深化。一方面,金融業是經營貨幣和信用的特殊行業。設立金融機構、從事金融業務,必須嚴格遵守金融機構、金融業務和高管人員資質准入管理,納入全方位監管。另一方面,金融業本質上是競爭性服務業。通過市場化機制和充分競爭,金融機構自主決策、自主創新,為經濟主體提供多元化、多樣化的金融服務,幫助經濟主體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並有效管理風險。

  三、牢記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的使命擔當,全面開創金融業全球化新局面,為實現中國復興夢和進入世界經濟強國保駕護航

  新時代賦予新使命,新時代提出新要求。哲學社會科學最本質的規定性就是人本規定性。哲學社會科學作為人類產生后的文化創造,不可能脫離人和人與人組成的社會而存在,而是要關注人、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社會及其相互的秩序與和諧,關注新時代所面臨的種種現實問題。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的使命和擔當就是要為世界貢獻更多中國知識、中國價值、中國方案。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作為社會的良知,則要為新時代樹立高尚的人格標杆、道德標杆、學術標杆。

  要破解現實問題,為新時代培根鑄魂。問題是時代的聲音,“正是問題激發我們去學習,去實踐,去觀察”,也正是對時代重大問題的解答、總結、提煉才形成重大理論成果。比如,破解資本主義經濟危機難題,創立了科學社會主義﹔破解壟斷資本主義時代難題,創立了帝國主義理論﹔破解中國革命難題,創立了新民主主義理論﹔破解中國改革、發展難題,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為此,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需要踏准時代節拍、把切時代脈搏、解答時代亟需破解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和科學精神研究新時代、書寫新時代、表達新時代,創造出頂天立地、穿越時空的偉大哲學社會科學成果,引領新時代社會風尚。

  人類文明史反復証明,“一個沒有發達的自然科學的國家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一個沒有繁榮的哲學社會科學的國家也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目前,民營銀行步入常態化發展階段,已有15家民營銀行獲准開業。下一步,要加快完成國有大銀行戰略轉型,發展中小銀行和民營金融機構,完善中長期融資制度,滿足准公益性產品和基礎設施融資需求。其中,地方中小銀行應立足當地,心無旁騖地服務小微企業,做金融服務的“補充者”,與大型銀行形成合力。優化結構,需要優化金融資源的空間配置,“有進有退”改善信貸供給。作為社會融資的主渠道,銀行業要繼續圍繞“三去一降一補”調整信貸結構,把國有企業降杠杆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僵尸企業”工作,強實抑虛。同時,還要把金融資源配置到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應繼續建設普惠金融體系,加強對小微企業、“三農”和偏遠地區的金融服務,推進金融精准扶貧。目前,五家大型商業銀行均已在總行層面宣布挂牌普惠金融事業部,農村基礎金融服務已覆蓋95%的行政村。發展普惠金融,要以機制改革為關鍵,以暢通服務路徑為重點,做到“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掉隊”。

  2018年以來,人民銀行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博鰲亞洲論壇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牽頭制定了擴大金融開放的11條具體措施。目前,絕大部分措施已經落地,在持股比例、新機構設立、業務范圍拓展、金融市場開放、銀行卡清算、非銀行支付、信用評級等領域取得了豐碩成果,獲得了國內外金融界的積極評價。今年6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G20大阪領導人峰會上對我國加快形成對外開放新局面、進一步擴大服務業等領域開放、全面實施平等待遇等做出了庄嚴承諾。7月2日,李克強總理在十三屆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宣布,中國將深化金融等現代服務業開放舉措,將原來規定的2021年取消証券、期貨、壽險外資股比限制提前至2020年。下一步,人民銀行將按照中央統一部署,與其他金融管理部門一道,確保已對外宣布的開放措施盡快落地。推動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制定統一的准入和監管標准,確保中外資機構皆可依法平等進入負面清單之外的領域和業務,不斷擴大金融市場雙向開放,滿足國內投資者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產以及國際投資者配置國內金融資產的需求。在擴大對外開放的同時,我們也將不斷完善金融監管,使監管能力與開放程度相匹配,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我們歡迎外資金融機構和境外投資者積極參與中國金融業的對外開放進程,擴大我國財富管理領域的產品和服務供給,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發展。

  人類社會的每一次躍遷,無不伴隨著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國家和民族之間的競爭既是金融、科技的競爭,也是文化的競爭,但歸根結底都是文化上的競爭。一個國家隻有當哲學社會科學體現出強大力量的時候,這個國家才能平安進入更高的發展階段。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呼喚哲學社會科學更加隆重的出場,為全面開創我國金融業全球化新局面,為實現中國復興夢和進入世界經濟強國保駕護航。

  作者分別為:中國電建 黃衛根﹔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黨委副書記 杜國功

(責編:孟竹、鮑聰穎)

推薦閱讀

正式通航!一圖了解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是我國的重大標志性工程,9月25日,“鋼鐵鳳凰”展翅騰飛,北京邁入了航空雙樞紐時代。如何前往大興國際機場?在全球最大的單體航站樓內如何辦理乘機手續?大興國際機場將為旅客帶來哪些全新的乘機體驗?
【詳細】正式通航!一圖了解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是我國的重大標志性工程,9月25日,“鋼鐵鳳凰”展翅騰飛,北京邁入了航空雙樞紐時代。如何前往大興國際機場?在全球最大的單體航站樓內如何辦理乘機手續?大興國際機場將為旅客帶來哪些全新的乘機體驗?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