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將成“最繁忙藝術館”

2019年09月26日07:42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新機場將成“最繁忙藝術館”

  畫家袁運生正在創作中。本報記者 劉平攝

  露天庭院“中國園”中的石凳由當代藝術家徐冰創作,刻有自創的“英文方塊字”。

  玻璃雕塑《二十四節氣》,每兩片藝術玻璃繪制有代表一個節氣的畫面。

  “舷窗”呈現北京名勝的實時影像(效果圖)。

  數字畫卷《歸鳥集》畫面中的飛鳥、植物可實時與旅客互動。

  《一線一城》鋪裝於機場中軸線上,每塊銅磚上標明機場距離北京中軸線上標志性建筑物的距離。

  動態裝置《時間之花》位於三層國際出發大廳,詩意展現世界上12個時區的時間。

  供圖/藝術家及央美團隊

  本報記者 李洋

  9月25日,超大型國際航空綜合交通樞紐——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歷經近5年籌建正式通航。這座目前全球最大規模的單體航站樓,它的建筑外觀表現出東方獨特韻味,而內部公共藝術則以當代藝術手法演繹中國文化美感。

  這座機場未來每年將迎送億萬賓朋,它是一座人文機場,更是一座藝術殿堂,將成為世界上“最繁忙藝術館”。袁運生、徐冰、費俊、王中、朱锫、盛姍姍、邱宇等藝術家,共同為新機場創作了20余件(組)大型公共藝術作品,還有更多作品正陸續成為新機場多個空間內人文氣息的載體。

  83歲袁運生創作8幅作品

  20米長、3米高的巨大作品對面,已經83歲、頭發全白的藝術家袁運生顯得有些瘦小。

  40年前,他曾為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創作壁畫《潑水節——生命的贊歌》。連他自己都沒想到,能在有生之年再次提起畫筆為北京第二座國際機場創作作品。

  這一次,他計劃創作8幅作品,分別取材自我國古老神話故事——盤古開天、夸父追日、伏羲畫卦、共工撞不周山、女媧補天、大禹治水、愚公移山、嫦娥奔月。

  近年來,除了舉辦畫展,袁運生很少出現在公眾面前,媒體上更難尋到關於他近況的報道。袁老先生說,自己最近幾年一直在家中埋頭創作,且都是巨幅作品。“已經畫了三四十張。可以說,近幾年畫的作品都是在為新機場做准備。”他說,一年前正式接到為新機場創作的邀約,走進新機場建設工地的那一天,他覺得震撼極了,“這是世界第一了!”

  在位於昌平的住所兼工作室中,袁運生已有三幅作品完工。其中,剛剛完成的《女媧補天》採用純黑白色調,僅以炭條完成全部畫面的勾畫。畫面中的女媧正飛向天空,健美的身材和義無反顧的神情充滿力量感﹔她身后被拯救的人類,一如日常生活中的我們,有孤獨苦惱,有歡愉幸福,在生生不息的時間長河中留下點滴印記。

  徐冰“英文方塊字”摹寫宋詩

  新機場空間的一大亮點,是在五個指廊盡頭設有五座露天庭院。其中“中國園”內有一組作品名為《石凳》,由當代藝術家徐冰創作。

  “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這是南宋詩人朱熹的作品《觀書有感》。徐冰的作品就以一種另類形式將這首詩的內涵展現出來。

  徐冰早在1993年時就開始創作“英文方塊字”,就是以中文書法的運筆來書寫英文字母。而那些由字母組成的單詞,也如同漢字的筆畫可以組成漢字一樣,被用來組成一個個新的、可以被讀出來的方塊字。

  《石凳》在19個石凳上刻出了《觀書有感》英文版:“A small square pond, an uncovered mirror where sunlight and clouds linger and leave. I asked how it stays so clear. It said spring water keeps flowing in.”詩文佔用了16個石凳,詩歌的題目以及朱熹、徐冰的名字各佔用一個石凳。每個石凳上文字的多少,根據詩文的自然斷句來定。比如“天光雲影共徘徊”一句的譯文“where sunlight and clouds linger and leave”就要使用四個石凳來完成。

  徐冰的“英文方塊字”早已有了學習教材,甚至還配有描紅練習本。徐冰認為,文字的隱喻潛在地構筑了人們的思維模式和行為習慣,對人的思維產生約束和局限力,而中英文書法試圖打破文字的這種特性。這是藝術家面對中西兩種語境和文化時所做出的努力,寄托了他對中、英兩種語言之間能夠形成有效溝通和融合的願望。

  在“中國園”裡還有藝術家展望的一件雕塑作品《假山石175#》。它以不鏽鋼拷貝真實的太湖石,再拋光成鏡面,塑造出真正的“假山石”,融古今哲理之邏輯矛盾於鏡面光亮的美妙反射中,可謂既人工又自然,既傳統又現代。

  玻璃雕塑表現二十四節氣

  在東南指廊盡頭,懸挂著旅美華裔公共藝術家盛姍姍的玻璃雕塑作品《二十四節氣》。每兩片玻璃上繪制一幅代表一個節氣的畫面,近50片藝術玻璃回旋排列、盤旋上升,其曲線輪廓如同天空、宇宙、河流,代表了二十四節氣在時空中的交替變化。

  由於懸挂在空中,整件作品在不同角度光照下呈現出生動的氣韻。藝術家還根據萬年歷和二十四節氣變化,設置了多媒體燈光投射。到某個節氣時,旅客可以看到作品對應的局部會發出亮光,如同一個緩慢的時鐘告訴人們節氣的到來。

  盛姍姍是我國著名俄羅斯文學翻譯家草嬰之女,她在上海長大,自幼習書作畫,是中國公共藝術在國際領域的開拓者,並在不同時期推動了中美兩國公共藝術的發展。為了這件作品,她先要創作反映二十四節氣的油畫,再將這些油畫交給一家百年歷史的德國玻璃工坊,按照原作大小繪制在玻璃上。“每畫一種顏色就要以600℃至800℃高溫燒制一次,經過24小時至48小時緩慢退溫后,才可以畫上另一種顏色。”盛姍姍介紹,玻璃表面用漢字寫下的立春、立冬等節氣名稱,出自她本人的書法。

  “舷窗”實時欣賞北京美景

  國際到達旅客走出飛機后不久,可以在新機場內看到一組“舷窗”。“舷窗”屏幕上有一些小圖標,每一個圖標都顯示北京一個景點的影像,點擊圖標,頤和園、天壇公園、北海公園、中山公園、景山公園等景點的實時影像便會出現在眼前。這組作品由王中、靳海璇設計,藝術家以此暗喻:北京是中國的“窗口”,而新機場是北京的“窗口”,承載著非同凡響的歷史意義與時代價值。

  互動“歸鳥”迎國際旅客

  國際旅客到達后走向海關必經的兩條通道裡,還有兩件數字藝術作品。一件為《歸鳥集》數字畫卷,另一件為《微笑窗口》數字畫壁。

  《歸鳥集》運用我國宋代花鳥畫的視覺語言,營造出一幅精妙靈動的數字花鳥長卷,創造出一種富於人文精神的自然景象。它的創作者是今年代表中國出征威尼斯雙年展的當代藝術家費俊。

  “機場公共藝術的創作,不是要把現成藝術作品搬進機場,而是要讓作品和機場的人、環境發生關系,反映人的心態和環境的變化。”費俊說,眼前的這幅作品可不是一部循環播放的動畫片,畫面中的飛鳥、植物都在實時與人、天氣、機場互動。當你經過這幅畫,屏幕下方的感應器就會“通知”鳥兒起飛跟隨你,以意趣盎然的方式迎接遠道而來的賓客。如果你停下來,鳥兒們會聚集在你跟前的畫面上。

  “鳥兒的行為恰恰與現實中相反,現實生活中,人來了,鳥兒一定飛散開。這個設置也表達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好願望。”費俊說。畫面中形態各異的飛鳥,也蘊藏歸鳥回鄉之意,飽含著陶淵明詩句“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的詩情畫意。

  此外,這件作品的畫面還會隨季節、天氣產生變化,體現中國的田園觀。“作品會實時接收氣象數據,大風,畫面上樹枝也會晃動﹔下雪,整座花園就會變得銀裝素裹。”費俊介紹。更有意思的是,這件作品還會與機場航班起降數據實時聯通,每有航班起飛或降落,都會有一隻鳥兒“載”著這架飛機的航班號飛入畫面。創作團隊開玩笑說,遇到起降高峰期,可以在屏幕上看到群鳥共舞的精彩畫面。

  另一件數字藝術作品《微笑窗口》是一面以多語言“歡迎”文字以及多種族孩子“微笑”圖像構建的數字畫壁。它通過互動影像的方式,實現了既有浮雕質感,又富有動態美感。它由湖北美院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提供初始設計方案,最終由費俊深化,呈現出數字畫壁。

  十塊方磚再現《一線一城》

  新機場坐落於首都中軸線南端延長線。機場中軸線與申請世界文化遺產項目的“北京中軸線”僅偏差4。,幾近重合。

  為了讓旅客們體會到這份特殊的文化意義,也感受到北京城市的歷史,來自中央美術學院的邵旭光、孫博、崔超軼、趙莉娜和李震共同創作了《一線一城》。

  這件作品由十塊0.9米見方的銅方磚組成,鋪裝於機場中軸線上,其浮雕圖案從北至南依次表現了北京中軸線、國家體育館、鼓樓、景山萬春亭、天安門、前門、天壇、北京大興國際機場等。每塊銅磚上標明機場距離北京中軸線上標志性建筑物的距離。

  折扇營造詩意“時間之花”

  新機場候機樓內,國內迎候廳、國際到達通道、五條指廊、五座中國庭院、貴賓廳、母嬰室、兒童空間等各個空間,隨處可見藝術品,有些甚至分不清藝術與設施之間的差別。

  三層國際出發大廳,是去往不同時區的人們交會的地方,也是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交會的地方。藝術家邱宇借鑒中國傳統折扇創作的動態裝置《時間之花》,詩意地展現了世界上12個時區的時間。12支“時間之花”的花瓣分別為兩層折扇扇頁,扇頁分別以秒針和分針速度隨著時間的流動而轉動,365天不停歇,提示人們時間的流逝。

  指廊是航站樓內的重要通道,巨大天窗帶來的強光照射有時會讓人產生不適感。馬浚誠、張默一兩位藝術家創作的遮掩動態裝置《花語》,可以讓彈力纖維織物組成的花朵,根據日照變化和音樂調整開合度,既可以調節光線,也可以在半空中做出優美的集群運動。

  核心理念

  大型公共場所將

  更重人文重生活

  公共藝術的介入,早在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建設期間就已開始。

  2016年5月,中央美術學院應邀參與“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公共藝術整體策劃及重要節點藝術品、藝術化設施方案設計”項目。藝術家們建議,人文機場的營造需採用“藝術+交互”“藝術+功能”“藝術+計劃”“藝術+平台”的方式,讓新機場充滿人文關懷,擁有多元的藝術表現形式,也使博物館與機場空間、建筑緊密結合,成為既反映傳統文化又注重人文精神的一張國家名片。

  公共藝術是城市文化精神的催化劑,它代表了藝術與城市、藝術與大眾、藝術與社會關系的一種新型取向。大型公共場所的發展趨勢必將從重功能、重形式轉變為重人文、重生活,從功能空間發展為人文空間。

  經過多次實地踏勘,藝術家們分析新機場不同空間的屬性,將這裡劃分為慢行空間(值機大廳、垂直交通空間、指廊空間、中心峽谷)和快行空間(安檢空間、站廳層空間)。不同空間的視覺呈現分別滿足標識性、指引性、互動性、觀賞性、多元性等不同需求。藝術家們將人文關懷的物化成果安置到不同屬性的空間中去,通過公共藝術的方式進行人文機場的營造,最終帶來“出入之際,人文滋養,即使候機等待,也可心存喜悅”的全新文化體驗。

  ——中央美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院長、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公共藝術整體策劃項目總執行人 王中

  新聞延伸

  央美美術館

  將在新機場開分館

  大興國際機場公共藝術氛圍的營造還在持續進行中。除了“藝術+交互”的公共藝術、“藝術+功能”的藝術化設施之外,未來二期還將通過“藝術+計劃”的遺產活化、“藝術+平台”的“天空美術館”形成自我“生長”的文化氛圍。

  其中,天空美術館將成為中央美院美術館的分館。未來,來機場接機的人們不必再對著小小的出口望眼欲穿,而可以置身於一個藝術空間裡,一邊欣賞藝術品,一邊透過玻璃牆壁尋找自己正在等待的親友。

  新機場將借助這些嶄新的文化平台,不斷釋放更多可能性和文化生長性,真正成為一座公共、開放、共享的藝術博物館。

(責編:孟竹、高星)

推薦閱讀

首都北京70年發展成績單亮眼70年來,北京作為偉大祖國的首都,與時代同脈搏,與國家共奮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歷史巨變,地區生產總值由2.8億元提高到3萬多億元,人均GDP超過14萬元,邁進了高收入國家和地區水平,首都現代化建設取得了輝煌的歷史性成就。
【詳細】首都北京70年發展成績單亮眼70年來,北京作為偉大祖國的首都,與時代同脈搏,與國家共奮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歷史巨變,地區生產總值由2.8億元提高到3萬多億元,人均GDP超過14萬元,邁進了高收入國家和地區水平,首都現代化建設取得了輝煌的歷史性成就。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