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電梯廣告,錢揣進誰的腰包?

2019年07月31日16:45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你看電梯廣告,錢揣進誰的腰包

  找工作、二手車、團購網……青年路附近的一個小區中,每部電梯裡都懸挂著六幅框架廣告。一層的電梯口外,牆壁上還安裝著一台視頻廣告機。

  在許多小區,電梯廣告都與居民朝夕相處,迎來送往,上上下下。在對電梯廣告司空見慣的同時,電梯廣告收入的所有權、收入如何分配等問題,也讓許多業主不甚明了。

  業主雖然每天都有意無意間要面對電梯中的廣告,但是卻沒有想到電梯廣告的收益與自己有關,因為這些廣告的收入是屬於包括自己在內的全體業主。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小區物業公司與業委會選擇將收入、支出公開,讓業主心中有數。而在一些小區中,這筆收入卻成了一筆糊涂賬,不知收益多少,也不知用在了哪裡。

  查市場

  有社區廣告位年收入近百萬

  美容醫院廣告、找工作、租房……在青年路附近的一個小區中,每部電梯裡都有一面“廣告牆”。

  一名業主表示,電梯內的平面廣告一直都有,但是數量越來越多,電子屏幕是最近才安裝的。“真的是把能利用的空間都利用了,現在就差在電梯門上也貼上廣告了,每次坐電梯都是一次廣告的轟炸。”

  電梯廣告在許多小區中都有所出現,原因在於這些投放在電梯中的廣告會給小區物業公司、業委會交納一定的費用。

  一家電梯廣告投放公司的工作人員表示,電梯廣告主要分為框架類、公告欄類、視頻類。框架類的廣告投放價格為120元/周,電梯公告欄80元/周。一塊電子屏最多能放置12個廣告,每個廣告單次出現15秒,全天循環300次播放,單個廣告每周的費用為150元左右。“框架類的廣告就是挂在電梯間的,公告欄類的廣告一般都是與物業公司合作,由廣告公司去安裝,挂在一層電梯口旁,裡面會放廣告,也會有物業公司的通知。”

  調查中發現,框架廣告周報價在120元至150元間。以一部電梯中一張框架廣告投放一年為例,客戶需要向廣告公司支付6240元廣告費。

  電梯廣告進入小區,廣告公司又會怎樣付費?一家電梯廣告投放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商業廣告進小區一般都是廣告公司與小區物業公司對接,根據地區、小區品質等因素而最終定價,一般在電梯中可以提供2至6個廣告位,會按照每年1200元至2200元的價格向物業公司購買電梯廣告位。

  太陽宮附近一家小區物業公司經理表示,該小區每部電梯中包含兩個廣告位,每年每部電梯的廣告收益近4000元。

  一家從事電梯廣告運營的公司負責人表示,在一些品質好的大型小區中,電梯廣告的收益也不是小數,年收益能夠超過百萬元。

  明算賬

  共有收益用在小區改造上

  東北三環外的金星園小區,共有12棟高層建筑,在每個單元的電梯中,挂著兩幅框架電梯廣告。

  業主李先生走進電梯后發現,左右兩側的廣告換成了新的內容。小區中的電梯廣告已經懸挂多年,對於電梯廣告,李先生時常在乘坐電梯時會有所關注。

  小區中,健身場地的地面出現了破損的情況,為防止居民在健身過程中發生意外情況,小區業委會通過相應程序,將對健身場地重新鋪設地膠。而鋪設地膠的費用,則來自於電梯廣告產生的共有收益。

  金星園小區業委會主任趙女士表示,小區中的電梯廣告協議,是由物業公司與廣告公司簽訂,但是在商談價格、簽訂合同等過程中,業委會成員全程參與其中。對於每年的電梯廣告產生的共有收益,由廣告公司按照合同約定與物業公司進行結算。其中,共有收益的15%作為管理費、稅費等返給物業公司。85%的共有收益作為對小區設施進行改造等用途,比如增設座椅、修花池、更換水池過濾系統。

  金星園小區物業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電梯廣告帶來的共有收益都計入專項賬戶中,主要用在超越了物業公司維修維護范圍,且能夠讓小區業主共同受益的改造項目中。在改造中,由物業公司與業委會共同制定方案。依據小區議事規則,通過嚴格規范的程序,計入業委會共有收益專門賬戶中,進而使用這筆共有收益。

  “業主可以拿著房本隨時到業委會查詢共有收益的收入以及支出情況。”趙女士表示,每年年底,業委會也會公布賬目明細,告知業主這筆共有收益的用途及去向。“將賬目公開,讓業主心裡有數。”

  糊涂賬

  電梯廣告收益業主沒拿到

  在西三環紫竹橋附近的一個小區中,電梯廣告帶來的共有收益則讓業主們很心煩。

  小區中的每部電梯裡,都投放了三塊框架廣告。小區的電梯廣告合同,為物業公司與廣告公司簽訂,收益則打入物業公司賬戶中。“可是這些錢,業委會也好,業主也好,這麼多年都沒有得到這筆共有收益帶來的實惠。”一名在小區中居住十多年的業主表示,小區電梯廣告每年的收益到底有多少,業主並不知情,隻能通過市場價格進行推算。

  小區業委會成員及部分業主曾多次與物業公司溝通,詢問這筆收益的多少與支出情況,但是都被物業公司的“軟釘子”頂了回去。“人家就是含糊其辭,不說用在哪了,也不說用了多少,就是說都用在你們業主身上了。”

  該小區物業公司工作人員對於這筆收益的使用情況,並未給出明確回應。這名工作人員一再強調,小區因為建成時間較長,一些設施設備出現了損害的情況,需要進行維修以及更換,電梯廣告的共有收益則成為物業費的補充,用在了小區的日常維護中,受益的最終也是小區的居民。

  但是,對於物業公司做出的解釋,小區中的許多居民並不認可。

  該小區物業公司工作人員表示,電梯廣告的收益與物業費一起,被用在了小區維護中,無法提供電梯廣告收益的具體支出明細。

  維權在這個小區中不斷進行,許多業主要求更換物業,拿回那筆被打入物業公司賬戶的“糊涂賬”。

  一名業主表示,最近一段時間,業主的維權意識在不斷提高,時常有人在業主群中詢問電梯廣告收益的去向。這也引起了大家廣泛的討論。“此前,業主對於一些法規了解不多,導致物業公司堂而皇之地把這筆共有收益收入自己的囊中,沒有受到業主的追究,最終使得現在想要回來十分困難。”

  讀法規

  共有收益應屬於全體業主

  三裡屯附近幸福公寓中,電梯廣告收益的90%返還給全體業主,用於小區改造維護,10%的收益作為物業公司的管理費用。在該小區業委會負責人看來,電梯廣告為小區的共有收益,它的歸屬就應該是全體業主。

  北京首一業主大會工作輔導中心指導部主任童超表示,一些小區中,由於沒有成立業委會,物業公司利用這個原因,將電梯收益據為己有,小區業主並未因此得到這筆共有收益帶來的好處。“有業委會的小區,如果物業沒有通過業主大會同意,就私下收取廣告費,並自行處理,這種做法是違規的。”

  “業主應有自主意識,進而才能維護好自身權益。而物業公司的手也不能伸得太長,不能侵犯業主的合法權益。”童超表示,《物權法》規定,業主對建筑物內的住宅、經營性用房等專有部分以外的共有部分享有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權利。

  北京市律師協會物業管理法律委員會主任包華認為,不僅是電梯廣告這樣的共有收益,還有公共道路、公共綠地用於停車之后的費用等,都應該屬於全體業主公共經營的收益。但是這樣的收益卻被一些物業公司拿走,大量的共有收益被物業公司侵佔,形成了利益驅動,也成為一些物業公司雖已被業主“炒掉”,但是仍舊不願撤出小區的原因。

  “商品房小區中地上收入和公共區域共有部分的收入,其中就包括電梯廣告,這些收入都應該歸全體業主所有。”童超認為,有業委會的小區將這筆收入收回,可以給物業公司一定的分成,作為管理費以及開具發票的稅費等。但是,對於沒有業委會的小區而言,這筆費用的使用,同樣仍需要經過業主大會的同意。“要經過業主的同意,業主兜裡的錢,物業公司不能說用就用,這種做法是違規的。”

  本報記者 趙喜斌 文並攝

(責編:鮑聰穎、高星)

推薦閱讀

地鐵延時:"看得見"的便利"看不見"的堅守 為發展夜間經濟,為“夜京城”提供交通保障,從7月19日開始,每逢周五、周六北京地鐵1號線、2號線延長運營時間,兩條線路在延長運營時段發車間隔均為10分鐘。
【詳細】地鐵延時:"看得見"的便利"看不見"的堅守 為發展夜間經濟,為“夜京城”提供交通保障,從7月19日開始,每逢周五、周六北京地鐵1號線、2號線延長運營時間,兩條線路在延長運營時段發車間隔均為10分鐘。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