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場進退 能擔當城市旅游地標的菜市場在哪裡?

2019年07月22日07:30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菜場進退

本報記者 耿諾

“一個人如果走投無路,心一窄想尋短見,就放他去菜市場。”這句被很多文章引用的話,據說源自古龍。

販菜易果,引壺賣漿。菜市場散發的煙火氣兒和活潑勁兒,構建出一座城市的基底,莫名就能給人帶來精氣神兒。但伴隨著城市更新和用地規范化,北京老牌菜市場越來越少。與此同時,便民綜合體、新零售空間紛紛涌現,填補菜市場功能。

如今,北京的菜市場已站在十字路口:退,有大量連鎖便民商業設施補短板﹔進,則可升級成城市文化旅游消費新地標。存量已經不多。從經濟效益角度講,選擇后者更能拉動文化和旅游消費。但這需要政府、業主單位、運營商、規劃師甚至菜販共同努力。

退潮 菜市場時代正在遠去

直到今天,家住西城官園的老范還常因忘買蔥姜蒜而生悶氣。“以往誰買蔥啊?下樓買點兒菜,人家就‘饒了’!”面對老伴兒的嘮叨,不耐煩的老范回了嘴。

老范家樓下曾是富國裡菜市場。2017年,當其挂出開業15年慶典橫幅時,一紙拆除通知接踵而至。

老范很懷念當初和一個湖南菜販的互動。每到攤子前,對方隻要看他一眼,就開始抓菜、稱重、塞幾根小蔥或者一小塊姜當添頭、收錢,一套動作行雲流水。末了,菜販還得捎上“大火快炒”“加點兒剁椒”之類的貼心建議,讓老范一天過得格外舒坦。

消失的不僅是富國裡菜市場。來自市規劃院的統計顯示,除西單、東單、崇文門、朝內四大老牌菜市場已拆除或搬遷之外,近幾年來,又有百子灣農貿市場、報國寺市場、白塔寺宮門口菜市場等十幾處市場相繼關停。記者調查發現,這些市場關停原因各異,雖然一部分涉及違建或者違規經營,但它們的停業還是宣告著曾以菜市場為主導的一個時代正在遠去。

去年,崇文門菜市場總經理張維模正式退休。2010年5月17日,首個為北京市民空運荔枝、包車皮運菜運果的老“崇菜”正式向市民告別,啟動搬遷。而今,其原址已興建起一座商場,流連於其中的00后甚至從未聽聞過“崇菜”。

面對菜市場日漸減少的現狀,去年6月7日,一紙市委督辦件從原市規土委轉到市規劃院,市領導在督辦件中直接提出,請規土委邀請相關人士共同研究菜市場這一民生問題。市規劃院專門組成了調研小組,對北京菜市場和便民菜站的情況進行調查。“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摸清底數,不能影響百姓正常生活。”一位小組成員說。

下沉 便民商業織補不停步

於是,菜市場在這一刻出現分層——一部分便民商業承接了賣菜功能,維持“煙火氣兒”。

凌晨3時,前門便民菜店“微風市集”的經理劉衛東和往日一樣,押車出門去新發地上菜。預報有雨,愛爛的葉子菜得少上﹔幾戶鄰居要的秋黃瓜得來10斤﹔居民羅大姐連著兩天問藕帶,幫她捎點兒——劉衛東一邊盤算著,一邊上著貨。7時回店裡碼堆頭,8時正式營業,每天供應30多種蔬菜、20種瓜果,每種10斤。這間前門東區僅存的菜店,就這樣充盈了附近1000戶居民的菜籃子。

微風市集去年才開張。開張前,一份由北京城市象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給決策部門的《北京市社區商業現狀分析》顯示,截至2017年底,本市蔬菜零售網點一共有5776個,和深圳持平,不到上海的60%。“在一個極端不平衡的時間點上,北京社區商業業態呈現出‘洗頭捏腳餓肚子’的特點。”城市象限創始人茅明睿認為,本市最需要補充蔬菜零售網點等便民商業。

在調查的同時,各區發力啟動建設便民菜站、一刻鐘服務圈。市商務局上月公布數據顯示,過去4年,北京共建設菜店、便利店等8類基本便民網點5000個。未來3年,本市將補齊網點,使市民的基礎消費盡量在社區實現。

織補后的菜價如何?昨天,記者看到,微風市集的西紅柿每斤1.99元,韭菜每斤2.89元,比崇文門附近3家菜市場和朝陽門兩家菜市場都便宜。盡管菜價不貴,但微風市集創始人兼CEO張澤眾還是花了100多萬元裝修,“我就想讓它好看點,菜市場的布置也應跟得上城市的發展。”

提升 菜市場可轉型“地標”

圍繞菜市場建設的另一面,則是將存量菜市場培育為城市地標。近幾年來,菜市場正由“亂”轉“治”,攤販開始講究擺放藝術,三源裡、朝內南小街等一批菜市場正在向南方甚至國際知名菜市場看齊。市規劃院也建議,鼓勵各區升級改造現有運營良好的菜市場,保留升級佔地面積1500平方米至5000平方米的大型菜市場,使其轉變為城市會客廳和當地文化的展示廳,創建區域名片。

城市地標如何塑造?舉辦活動是最好的切入口。去年,得到APP在三源裡菜市場開辦“菜市場裡的經濟學展”,市場內的菜攤兒以經濟學家的名字來命名,一時獲得了巨大流量。8年前,當北冰洋汽水選擇在“崇菜”重新上市,一句“北冰洋汽水給各位老鄰居請好兒了!”拉開年銷售量600萬箱的新大幕。近幾屆北京設計周中,天陶、朝內南小街、宮門口等菜市場輪番登場,通過布展、文創活動提升環境和氛圍。“北京菜市場也很精致”的概念,正在從驚喜轉為共識。

但在參與項目創意的熊貓慢遞創始人劉偉心中,這還不夠。“我們想踏踏實實地做好一家菜市場,提升城市形象。”他說。這一點也得到北京街區治理與責任規劃師工作專委會秘書長趙幸的贊同。在她提供給記者的資料中,全球能成為“地標”的菜市場,背后都有著巨大客流和營收——曾獲“全球最佳食品市場”桂冠的多倫多聖勞倫斯市場,每年吸引數十萬游客﹔巴塞羅那的聖卡特琳娜菜市場年客流近400萬人次,全市菜市場年營業額約10億歐元。

作為一座去年旅游總量達3.11億人次、創收5921億元的城市,北京有機會推出地標式菜市場。它將有機會成為向百萬入境游客展示本土生活的窗口。但當記者聯絡了10位城市文化、旅游、社區營造專家后,他們給出了一致的觀點——本市尚沒有一家菜市場能上升成有京味兒的“城市符號”。

“三源裡確實聲名在外,卻缺了老北京的煙火氣兒。”張澤眾說。本月初,他一個人去了杭州,就為了在中國農貿市場發展峰會上見馬賽爾一面。馬賽爾是荷蘭鹿特丹繽紛菜市場總經理。這座5年前開業的繽紛菜市場憑著獨特拱形外觀和炫目通天的彩色壁畫,曾被評為“全球最佳旅游景點”,年客流超過1000萬。

“你知道嗎?現在它和埃菲爾鐵塔的游客一樣多!”張澤眾眼中閃著光芒。去見馬賽爾,是想邀請他來北京,合作建一座屬於北京的“繽紛菜市場”。“地址已經看得差不多了。”得到對方積極的回應后,張澤眾愈發有信心。

這種信心,仍需要多方面的支撐。“決策部門應啟動考慮如何活用存量建筑提供合法經營場所。通過推出鼓勵政策、理順各部門相關制度和流程,共同推進‘城市名片’的誕生。”一位專家說。

(責編:董兆瑞、高星)

推薦閱讀

解碼品牌書店北上現象 近日,鐘書閣落戶北京,開業以來每天到店讀者超過3000人。今年以來,京外書店紛紛落戶北京,北京靠什麼贏得優秀書店青睞?
【詳細】解碼品牌書店北上現象 近日,鐘書閣落戶北京,開業以來每天到店讀者超過3000人。今年以來,京外書店紛紛落戶北京,北京靠什麼贏得優秀書店青睞?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