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補習班》給家長們“開課”

2019年07月21日16:41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銀河補習班》給家長們“開課”

  “你是這個地球上,最聰明的孩子”“清華北大只是過程,不是目的”“人生就像射箭,夢想就像箭靶子,如果連箭靶子也找不到的話,你每天拉弓有什麼意義?”……這是電影《銀河補習班》裡的台詞,也是鄧超和俞白眉最想和觀眾分享的“教育經”,他們從自身的成長經歷和育兒經驗出發,開始關注最令中國家長焦慮的教育話題。電影並不能給每一位觀眾答疑,更無法給出家庭教育的標准答案,但正如兩位導演的創作初衷,“我們更希望拋磚引玉,提供一種思路,能有觀眾看完電影想一想,就可以了。”

  講中國人自己的情感最重要

  記者:《銀河補習班》在上映前做了很多場路演,和觀眾直接交流的感受如何?

  鄧超:路演這一個月確實收獲很多淚水,帶著電影路演的時候,真的沒有想到那麼多觀眾和我們分享了他們的淚水,甚至包括他們自己深藏很多年的秘密,所以非常欣慰。有一位觀眾說她就是戲裡的“閻主任”,在一個寄宿學校當老師,帶出了很多好學生。她在現場對女兒說,不管未來你選擇什麼,媽媽都會對你溫柔,然后吻了一下女兒的額頭,又扭臉對自己的媽媽說,我知道你對我的辛苦,更加理解你,擁抱了一下媽媽。這樣的分享比比皆是。

  俞白眉:路演快三十個城市,我和鄧超都有一個特別深刻的感受。我們拍一部電影,希望這個電影能夠感動觀眾,但是沒有想到路演的時候總是觀眾反過來給我們以情感的洗禮,這麼多觀眾一場又一場站起來流著眼淚分享自己的情感故事,這個過程讓我和鄧超受益匪淺,也更讓自己明白為什麼要拍電影,以后的電影應該怎麼拍。原來訴說自己的故事並不那麼重要,講中國人自己的情感,恐怕是最重要的事情。

  記者:拍一部關於教育的電影,這個想法最初是誰先提出的?

  俞白眉:大概是七八年前,我們想做一個關於教育的電影,但是關於教育這個話題,我們開始得更久。因為我們倆是在一起20年的朋友,經常會聊到彼此的成長,兩人有些共性。我們小時候都不算是高材生,我爸和他媽各自問過我們一個問題,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說我們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家族裡都沒有人搞藝術,為什麼你們干了這個,而且最后完全超過了家長的預期?我們也很困惑。

  后來我們在總結的時候就發現,可能跟我們的家庭教育有點關系。我們比較幸運吧,生活在一個別的同學比較羨慕的家庭,父母都支持我們跟著自己的夢想跑。另外,我們的父親又都是比較推崇獨立思考的。所以電影裡的“一直想、一直想”、不服輸、追求夢想,都不是無來由的,都是讓我們一生受益的東西。同時我們開始做父親了,就想把自己變成連通器,把我們從父輩得到的教育感受傳下去。

  有很多次我們都聊到,要把自己的成長感受寫出來,比如說一個學渣的逆襲。我小時候成績還可以,沒到學渣的地步,這部分素材應該歸功於鄧超。電影裡馬飛要被學校開除了,家裡人求情,這就是他的故事。

  拍片初衷源於自己開始做爸爸

  記者:你們怎麼理解快樂教育?

  俞白眉:首先我和鄧超都不是教育專家,這部電影只是自己身為人父對教育有很多看法。對我們來說,任何一種教育方式都有優點和缺點,反而強調的是孩子在學習過程中是不是腦子一直在轉。應試教育也好,素質教育也好,如果都只是片面的執行,家長沒有理解教育的真諦,就會有問題。教育的真諦是什麼?電影中試圖給出了我們認為的看法,比如說我們認為人生一定要知道自己的目標,要想更優秀需要一些專注,需要為了夢想付出,純粹的快樂恐怕有點片面,所以我們認為一直讓孩子有思考能力和相信孩子,是家庭教育中最重要的,而這也是我們身邊的父母中經常發生的一些缺憾。

  鄧超:我們做電影的初衷,源自七八年前自己開始做爸爸。從我們父輩對我們的教育,包括我們看到自己的太太在各種群裡討論孩子上什麼學校,她的焦慮跟大家是一樣的。我們在路演的時候發現,關於教育的話題就像開了閘一樣,家長們有很多話想說,很迷茫。

  俞白眉:有一位家長看了電影,覺得特別感動,“馬飛當了航天員因為有天賦,我兒子沒有天賦。”我說你是沒有看懂,馬飛是缺根弦,如果不是他爸爸相信他,誰會有天賦?我和鄧超有一個想法,我們都是智力中等的人,是我們的家長相信我們能把事情做好,而且鼓勵我們為自己的夢想作出努力。

  記者:提到教育話題,很多家長都會覺得很焦慮。怎麼消解這種焦慮?

  俞白眉:如果是隻為高考的話,可能確實很焦慮。但是我們最焦慮的還是他腦子轉不轉,有沒有夢想。我們倆有一個不成熟的看法,我們認為這個時代競爭不是很激烈,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在我們的人生經驗裡,碰到的行業裡很多人都沒有那麼喜歡這個行業,所以對真正喜歡這個行業的人來說,競爭有什麼激烈的?隻要孩子喜歡這個事,他能很輕易地PK掉別的選手。

  記者:現在很多家長會給孩子報很多班,請問鄧超導演,您在生活中會給等等、小花報班嗎?

  鄧超:把補習班變成興趣,這是我們一直在說的。學校的老師精力再旺盛,也不可能做到對每一個孩子面面俱到。但是家長可以做到,因為那是最后的溫存,你隻面對你的孩子,他喜歡什麼,這個很重要。其實很多家長是沒有想過的,只是在觀望,也很著急很迷茫,就報班,孩子一周都排滿了。所以夫妻之間要聊聊,孩子究竟喜歡什麼,找到箭靶子非常重要。

  記者:你會跟孩子談嗎?

  鄧超:我一直在談,小孩特別善變,他現在喜歡這個,半年以后喜歡另外一個,他變沒有關系,隻要有興趣。等等喜歡打球,一見到籃球自己就打,根本就不用家長說。他找到了那個快樂,而且一直在進步。

  記者:《銀河補習班》和你們的前兩部作品風格轉換比較大,有人說鄧超變得深沉了,你認同嗎?

  鄧超:其實不同的題材就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要不就成了流水線了。《分手大師》和《惡棍天使》是我們最重要的兩個橋墩,如果沒有這兩個橋墩子,就不會有現在的《銀河補習班》。

  為了表達初心保持片長147分鐘

  記者:這部電影裡有很多小人物和大事件的鏈接,傳遞亞運火炬、1998年特大洪水甚至登上了太空,為什麼這麼處理?

  俞白眉:這部電影我們雖然想了七八年,但是一直沒有做,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之前的能力不足以駕馭。我們的第一部電影就和《變形金剛4》同一天上映,那時候我們就感受到了工業的力量。所以在第二部戲的時候,我們就有意識地提升我們的工業水准,但在提升中可能模仿得過多,產生了一定的水土不服。到第三部的時候,就想更好地提升,也總結了之前的經驗教訓。

  我也參加過電影局組織的赴美學習,親眼見過好萊塢是怎麼拍電影的。這次我們也組建了一個國際化的團隊,以接近好萊塢或者說是追趕好萊塢的方法去做。比如說,我們要拍亞運會,就得讓中國觀眾覺得那是亞運會。感謝我們的美術老師,在火炬傳遞那場戲有1000多人、十幾個方隊,每一個方隊的衣服都是歷史上真實的,有幼兒園方隊、老人的嗩吶隊、舞龍舞獅隊,有稅務、公安部門的隊伍,還有助跑隊、花環隊。這些細節,提升的就是觀眾看電影時的樂趣。包括背景裡的新華書店、郵政局,在鏡頭裡隻出現了0.05秒,這些就是不計成本的,就是為了無懈可擊。

  記者:鄧超這次在影片中飾演的父親,年齡跨度特別大,演你兒子的演員都換了三個了,但你是一個人完成的,能不能從人物塑造的角度來談一談?

  鄧超:首先是造型吧,從他在亞運火炬傳遞時最青春洋溢的樣子,一直到他的老年妝,頭發都稀疏了,中間的變化要讓人信任,沒有違和感。這個角色有魔力,其他的角色我都是在體驗,時間都很短,但這次我覺得馬皓文每天都在我的面前,而且不僅僅是在片場。他來自我們的父輩,來自我們的孩子,也來自我們倆加起來84歲的人生經驗以及這七八年來籌備過程中傾注的感情。

  俞白眉:鄧超一化上妝,我就說,太像我爸了,而且像我第一次覺得我爸老了的那一瞬間。當時他造型完了,我就哭了,我確信這個造型對了,他是大部分中國人心目中的父親形象。他的形體動作也非常到位,片中有一個鼓勵兒子的動作,馬皓文皺著眉頭、胳膊彎著,用力拍了拍他兒子的肩膀,這就是中國式父子最親密的動作了。

  記者:這部電影的片長達到了147分鐘,為什麼這麼長?

  俞白眉:我們的剪輯師是《摔跤吧!爸爸》的剪輯師,他剪完之后,宣發團隊建議壓縮20分鐘,因為這樣排片會多、票房會更好。他就問我們拍這部電影的初衷是什麼,如果是為了票房,他完全有把握剪掉20分鐘﹔但如果是為了表達我們的看法,那就剪不下去了。因為這個片子,如果剪掉20分鐘,故事沒有損失,損失的恰恰是表達。那我們倆還能說什麼?就147分鐘吧。

  本報記者 李俐

(責編:池夢蕊、高星)

推薦閱讀

解碼品牌書店北上現象 近日,鐘書閣落戶北京,開業以來每天到店讀者超過3000人。今年以來,京外書店紛紛落戶北京,北京靠什麼贏得優秀書店青睞?
【詳細】解碼品牌書店北上現象 近日,鐘書閣落戶北京,開業以來每天到店讀者超過3000人。今年以來,京外書店紛紛落戶北京,北京靠什麼贏得優秀書店青睞?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