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編舞大師馬修·伯恩男版《天鵝湖》9月登陸天橋藝術中心

2019年07月19日10:58  來源:人民網-北京頻道
 

馬修·伯恩男版《天鵝湖》海報

 

英國編舞大師馬修·伯恩的代表作之一《天鵝湖》將於9月5至8日在首次登陸北京,在天橋藝術中心連演6場。

近日,他空降上海,從舞劇創作,新版《天鵝湖》燈光、舞美設計方面的升級創新,到如何對待觀眾反饋等方面做了詳細的解讀和分享。

 

7月13日晚,英國編舞大師馬修·伯恩(中)與舞者黃豆豆(右)在滬對談,分享其代表作《天鵝湖》台前幕后的故事

全新面孔的舞者和新時代的舞美、燈光設計

一百多年來,很多編舞家都希望通過自己的方式去解構出自己的《天鵝湖》。相較於之前的版本,馬修·伯恩這一版《天鵝湖》將傳統的女性天鵝角色改為由男性舞者演繹。毋庸置疑,這是現代芭蕾舞界裡程碑式的作品。問世二十多年來,男版《天鵝湖》對芭蕾產業、現場演出、流行文化的影響極其深遠。

2014年《天鵝湖》曾經在上海演出過,名噪一時。再次來華,馬修·伯恩依舊非常激動。他坦言:“這部作品在2014年舞團第一部向中國觀眾演出的作品,非常高興大家能夠看到這個新的版本,因為我們有很多新的面孔的舞者和全新的舞美、燈光設計和升級。”

他補充說:“新版的舞美看上去可能跟原來的有些類型,但是在精細程度和美觀程度有很大的提升,同時我們有一個全新的女性的燈光設計,她給舞美演出的燈光進行了全新的升級,可能有些場面看上去更加生動、更加深刻。”

舞台技術提升也給演出帶來了很多創新的機遇。馬修·伯恩說:“在20多年前,受到技術條件限制沒有辦法實現的一些技術創新。而今,在這個新版制作中我們用到了投影。觀眾會看到在舞台上有一些天鵝真的可以飛起來。另外,此次巡演也用了一些新的編舞段落。”

馬修·伯恩的新《天鵝湖》精彩劇照

講故事高手馬修·伯恩:劇情從不落窠臼

馬修·伯恩的新《天鵝湖》基於俄羅斯浪漫經典芭蕾《天鵝湖》改編而成,沿用了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與經典版本最顯著的不同在於眾天鵝的角色將全部改由男性舞者演繹,因此業內人士也常簡稱它為男版《天鵝湖》。

馬修·伯恩對於《天鵝湖》的改編體現在故事設計、角色安排、燈光舞美創新等諸多方面。他將天鵝這一重要角色改為男性。他的代表作之一《灰姑娘》將故事放在二戰背景下。有媒體評價馬修·伯恩為講故事高手。對於如何將題材設計、時空選擇、人物設定,以及如何做到與原有故事線的適配融合這個問題,他回答是,在創作中他經常傾向於選擇非常有名的故事、書籍、音樂作為創作的源頭。他會選擇一個核心的亮點作為這個創作的起源,比如在《天鵝湖》中就是用男性舞者扮演天鵝,《灰姑娘》就是放在二戰背景中,他在選擇這些核心的創作出發點之后再進行下面的創作。

馬修·伯恩進一步解釋說:“在確定了核心的觀點之后,其他的很多想法都會接踵而至,比如說《天鵝湖》中,以男性的舞者來扮演天鵝,王子愛上的是男性,還是雄性的天鵝,所以看到王子在是非常受限制的角色,究竟他愛上的是腦中的想法,還是接下來的意向。比如說,以古典樂作為創作源泉的作品,比如說《天鵝湖》中,將樂章當做劇本來看待的,我的每個創作想法都是根據音樂而來的,我的所有的創作都是根據原材料的音樂來獲得的。”

舞蹈成功路上 父母影響最大

談及在舞蹈上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對他影響最大人,馬修·伯恩回答是他的父母。他說非常幸運有很支持他的父母親。“我從小就生在長在倫敦,雖然他們家跟戲劇和舞蹈行業沒有什麼關系,但是家人一直是劇院的忠實觀眾。”他說。

他很小的時候他的父母就帶著他去看各種各樣的演出,雖然坐在很偏的角落,可能那個時候他們家也沒有什麼錢,但是沒有關系,這培養了他從小對演出的熱愛。他其實也在家小時候就在看有點超齡的一些電視節目,所以也是感謝父母對他的支持,對他后來走上藝術這條路有很大的關系。

雖然很遺憾他的父母現在都已經過世了,幸好在父母過世前,他們看到了他的成功,他很慶幸能夠讓他父母見証他在這個行業上的成功。

 

馬修·伯恩的新《天鵝湖》精彩劇照

了解觀眾需求 但不為取悅所有觀眾

在舞劇觀演過程中,有觀眾會覺得技巧難度不夠高,也有觀眾會表示劇情太復雜,有些地方看不懂,但對這些如何平衡觀眾的意見與創作想法的聲音,馬修·伯恩回答說,他很清楚他沒有辦法用自己的作品取悅所有的觀眾。但是他確實有意識地想要盡量的人更多的觀眾能夠欣賞到他的演出,他在創作的時候會考慮到不同的人群,小到年紀很小,從來沒有進過劇院觀看演出的小觀眾,也會考慮到非常了解的傳統觀眾。

他說能夠理解那些會提出覺得演出的技巧難度不夠的觀眾,他們可能是來自於一個古典芭蕾觀演習慣的觀眾,確實在舞台上不會出現復雜的大跳和復雜的技巧。他覺得那些技巧只是技巧而已,並不能夠對故事性有更多的幫助,而且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舞團裡的演員是有非常扎實的功底和技巧的演員,只是用不同的方法去表達。

馬修·伯恩說那些反映說劇情太復雜看不懂的觀眾,可能往往是覺得他們沒有看到他們想要看的東西,因為他們帶著一些預設或者了解來看這個戲﹔但是本身沒有認識的觀眾,卻在第一時間明白舞台上在講什麼的,因為他沒有設限。

為了更好地與觀眾交流,他常常坐在觀眾席和大家從頭到尾看完演出,因為這樣可以直接了解觀眾的反饋。在新作品推出的時候,他會密切關注觀眾的感受:作品有沒有與觀眾建立連接,有沒有感受到他傳遞的藝術思想等,這些都是他尤為關注的。

(責編:鮑聰穎、高星)

推薦閱讀

解碼品牌書店北上現象 近日,鐘書閣落戶北京,開業以來每天到店讀者超過3000人。今年以來,京外書店紛紛落戶北京,北京靠什麼贏得優秀書店青睞?
【詳細】解碼品牌書店北上現象 近日,鐘書閣落戶北京,開業以來每天到店讀者超過3000人。今年以來,京外書店紛紛落戶北京,北京靠什麼贏得優秀書店青睞?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