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案嫌犯父親出庭痛哭道歉 辯方証人開始作証

2019年07月12日07:20  來源:北青網
 
原標題:章瑩穎案嫌犯父親出庭痛哭道歉

  美國當地時間7月10日,章瑩穎案量刑階段庭審第三日。7月11日,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此前檢方的8名証人全部完成作証,當天庭審,辯方証人開始作証。嫌犯克裡斯滕森的父親、叔叔和朋友出庭。

  嫌犯父親向陪審團求情,不要判處其兒子死刑。他稱,幾天前曾“在腦海中閃現他被處決(注射死亡)的畫面,但我不得不停下來”,隨即痛哭。庭審中,他還向章瑩穎的家人致歉稱,“我很抱歉,是我的兒子造成了他們的痛苦”。

  嫌犯父親出庭作証

  痛哭並道歉

  嫌犯布倫特·克裡斯滕森的父親邁克爾·克裡斯滕森當天出庭作証。當嫌犯父親描述(兒子)被判死刑將如何影響他時,父子倆都哭了起來。嫌犯父親一度無法繼續作証。

  “被判死刑,我能應付”,邁克爾·克裡斯滕森說,“但這不是真正的死亡。”他說,最近想象到克裡斯滕森即將被處決(注射死刑)的畫面,但“我不得不停下來,我不能想太多。”

  當被問及是否要對章瑩穎的家人說些什麼時,他掙扎著說:“我很抱歉是我的兒子造成了他們的痛苦。”嫌犯克裡斯滕森當時也哭了。

  當父親暫時離開去休息的時候,克裡斯滕森的臉漲得通紅,他的律師用手臂摟住了他。另外一名律師和他的父親一起走出法庭。

  庭審中,當他父親描述克裡斯滕森的妻子如何和他妹妹成為好朋友時,克裡斯滕森也哭了。當辯方出示他在萬聖節裝扮成紅色突擊隊員和他的貓玩耍的照片時,克裡斯滕森則笑了。

  克裡斯滕森的父親說,他仍然愛他的兒子,並將支持他。“我是他的父母,我必須在這裡,我愛他,沒有什麼能阻止這一切,我別無選擇。”

  嫌犯父親表示,自己的父親在其年幼時從來不在家,而且酗酒,所以他試圖在三個孩子面前表現得與自己的父親相反。但他也提到,克裡斯滕森的母親酗酒。

  他說,克裡斯滕森是一個聰明的孩子,參加了田徑項目。他還描述了克裡斯滕森成長過程中半夜驚醒,以及他15歲時從二樓門廊跳上一輛面包車試圖自殺的經歷。

  克裡斯滕森的父親說,最初他認為兒子可能是無辜的。兒子被捕幾天后,他告訴兒子,如果被証明無罪,他會告訴章瑩穎的父親,他(章父)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克裡斯滕森的父親說,他很沮喪,因為在兒子被捕后,每個人都認為他的兒子有罪,而他卻能想象出他沒有犯罪的情況。

  克裡斯滕森的叔叔馬克·克裡斯滕森也作証。他稱侄子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孩子”“一個真正的好孩子”。當被問及對侄子的罪行有何看法時,他說:“這太可怕了,這是一個諷刺,我為她的家人感到難過”。

  嫌犯朋友

  嫌犯在監獄電話中自稱無辜

  布倫特·克裡斯滕森兒時的朋友湯姆·米切爾當天下午出庭。他和克裡斯滕森同一天出生在同一家醫院。米切爾說他們會舉辦生日派對,一起玩游戲。

  他說,克裡斯滕森會對他玩具的機械感興趣,並打破它們。米切爾說他會打克裡斯滕森,但“他從來沒有打過我。”他說他們會在家裡過夜,他觀察到克裡斯滕森夢游,並在睡夢中制造噪音。

  他說,克裡斯滕森的媽媽很孤獨,是個酒鬼。他作証說,他媽媽告訴他,如果克裡斯滕森的媽媽喝醉了,不要讓她開車送克裡斯滕森去任何地方。他說,因為他們有不同的興趣和朋友群,他們在初中時逐漸疏遠。

  之后是克裡斯滕森高中時最好的朋友安德魯·基珀作証。他說他在克裡斯滕森監獄的電話賬戶上存了50美元,這樣他在被捕幾天后就可以打電話了。

  他說,兩人最后一次聯系是在2013年的一次告別晚宴上,當時克裡斯滕森正要去伊利諾伊大學。“他在上升,”基珀說,“我一直都知道,他會擅長他全身心投入的任何事情”。基珀說,他們一起參加過足球隊和田徑隊。他描述克裡斯滕森是一個“傻乎乎的、喜歡玩樂的少年”,“一切正常”。

  基珀還是克裡斯滕森在麥迪遜一家酒店舉行的小型婚禮上的伴郎。他說,搬到香檳后,他們交談的次數減少了。

  他說,2017年7月2日,他的伴侶把他叫醒並告訴他,“你不會相信的,布倫特·克裡斯滕森被逮捕了”。“我完全驚呆了,百分之百的震驚”,他說,“從來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可能發生這樣的事”。他說,他一直期待調查人員會找到其他責任人。

  他解釋說,把錢存入克裡斯滕森的監獄電話賬戶是“因為他是我的朋友,他需要我”。克裡斯滕森說他會還他50美元,但基珀告訴他沒有必要。

  在其中一個電話中,克裡斯滕森告訴基珀,他是無辜的。當被問及被騙的感受時,基普說,“這讓我很傷心”。但他稱,仍然把他當作自己所愛的朋友。

  章瑩穎生前朋友圈

  “這個世界有多大?我要用腳丈量”

  伴隨著量刑階段審判的進行,法院公布了部分庭審物証,其中包括章瑩穎生前的朋友圈照片,章瑩穎在中山大學讀本科、在北京大學讀研究生時的多張生活、學習照片,旅游時給朋友寄出的明信片,以及章瑩穎在福建南平的家中臥室照片。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社交平台上,章瑩穎曾在“個性簽名”欄留言:“這個世界有多大?我要用腳丈量這世界”。

  此外,法庭還展示了章瑩穎赴美之前,父母、弟弟在福建老家南平高鐵站送別她的照片。照片由章瑩穎的弟弟拍攝,鏡頭前,章瑩穎站在父母中間,三人面帶微笑。這也是量刑階段審理第二日,在法庭上檢察官詢問章瑩穎爸爸“這是你最后一次見章瑩穎嗎”時,引發章瑩穎爸爸崩潰大哭的照片。

  文/本報記者 張雅

(責編:池夢蕊、高星)

推薦閱讀

北京地鐵禁食規定怎沒管住不文明的嘴? 今年5月15日,北京頒布實施了新版《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其中明確提出乘客不得在列車車廂內進食。新規實施近兩個月來,記者發現,有人自覺遵守規定,也有人繼續旁若無人的在車廂內吃東西。

【詳細】北京地鐵禁食規定怎沒管住不文明的嘴? 今年5月15日,北京頒布實施了新版《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其中明確提出乘客不得在列車車廂內進食。新規實施近兩個月來,記者發現,有人自覺遵守規定,也有人繼續旁若無人的在車廂內吃東西。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