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申請式退租”今迎簽約戶

菜市口西片區直管公房居民可自願退還房屋使用權,並獲得補償及安置

2019年07月11日15:25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首例“申請式退租”今迎簽約戶

  今天上午,菜市口西片區居民在簽約現場。

  今天早上8點半,位於西城區菜市口西片區的西磚胡同7號院內熱鬧起來,十幾位居民早早來到這裡,等待簽署退租補償協議。今天,菜市口西片申請式退租補償協議集中簽約工作正式啟動,預計每天簽約15戶,首批完成簽約居民44戶,其余居民隨時審核隨時簽約,將不再集中簽約。

  作為全市首例“申請式退租”試點,這些住在平房區直管公房的居民,可以按照個人意願,自願退還房屋使用權,並獲得補償及安置,實現居住條件的改善。

  從今年6月10日菜市口西片啟動申請式直管公房退租到7月10日下午5點,390戶直管公房中已有100戶居民完成申請式退租,其中78戶申請共有產權房,22戶申請貨幣補償。8月中下旬,已退租簽約居民將集中選房。

  首日完成15戶居民簽約

  上午8點半,家住醋章胡同的居民王先生來到位於西磚胡同7號院的“申請式退租辦公室”,早有工作人員在此等候:“您來了?別著急,您是第一戶。”相熟的工作人員和王先生打著招呼。

  王先生手中緊緊握著一張紙條,上面清楚地寫著簽署補償協議的序號——1號。原來,為了拿到一個靠前的順序,王先生和老伴前天晚上9點多鐘就來到辦公室門外排隊,終於在昨天上午發號時拿到了1號。“今天簽署了補償協議,等到8月底集中選房的時候,我們家可以第一個選。”一邊說,王先生一邊在補償協議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今天,一共有15戶居民和王先生一樣完成補償簽約。未來幾天內,將完成首批44戶居民的簽約工作。

  今年1月,北京市住建委聯合東城、西城兩區政府發布《關於做好核心區歷史文化街區平房直管公房申請式退租、恢復性修建和經營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申請式退租”概念首次出現。此次試點的菜市口西片區位於宣西-法源寺文化精華區范圍內,總面積6.5公頃,東至楓樺豪景、西到教子胡同、南至法源寺后街、北臨廣內大街,共涉及1130戶居民,直管公房390戶。

  此次項目的具體實施方——北京金恆豐城市更新資產運營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高軼介紹說,申請式退租整個過程沒有任何強制性,對於不願搬離的居民來說,可以選擇申請式改善,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自費改善現有的居住條件。“我們將對重新簽訂直管公房租賃的住戶進行復管,同時告知有退租意願的居民,可選擇安置到位於豐台南苑的合順家園共有產權房,也可以選擇位於房山的共有產權房以及通州台湖的公租房項目或者直接選擇貨幣補償。”

  多次入戶講清“申請式退租”

  在位於西磚胡同7號院的退租辦公室外,懸挂著“響應申請式退租,居民自主選擇新生活”的橫幅。自從6月10日辦公室挂牌以來,前來圍觀和詢問的居民就沒斷過。

  挂牌辦公的第一天,高軼和同事們就主動分成4組,分別承包各條胡同的入戶宣傳和答疑工作。當天中午,沒顧上吃飯的高軼帶領一組走進了醋章胡同。大雜院內,各種自建房、衣服架隨處可見。在一戶不足10平方米的平房內,擺放著像抽屜一樣的三層上下鋪,細長的房間就像一個火柴盒。因為沒有窗戶,待了不到10分鐘,高軼和工作人員就汗流浹背,胸口發悶。

  “我家三口人,能不能給兩套房?總不能讓孩子一直跟我們老兩口擠在一起吧?”面對居民的問題,高軼解釋說:“咱們這次退租政策是一戶對應一套房源,由您家的直管公房承租人來辦理退租事宜。”

  聽到高軼的話,老人臉上閃過一絲陰雲:“兩代人隻能置換一套房?我再考慮考慮吧。”眼見第一次溝通將要碰壁,高軼話鋒一轉,談起了改善方案:“如果您對安置的房源和政策不滿意,可以選擇在集中簽約后進行就地房屋改善,由政府為您提升基礎設施性能。”

  老人一聽,臉上露出一絲輕鬆:“你們這個政策的選項還挺多,我想想,再找你聊吧。”聽出老人話中有了商量的余地,高軼和街道、社區的工作人員們長舒一口氣。盡管萬事開頭難,可這第一步總算是邁出去了。

  慢慢的,隨著入戶的深入,大雜院裡的居民們逐漸了解了申請式退租這道“多選題”究竟是怎麼回事。很多居民也傾向於選擇位於豐台南苑的合順家園共有產權房。

  可補償款數量問題又隨之而來。“為什麼我們的補償款核算是1平方米12萬元左右,一街之隔的廣安一期項目每平方米比我們多三四萬元?”一位已有退租意向的居民把這一尖銳的問題拋給了高軼。

  “咱們是直管公房退租,廣安一期是拆遷項目收尾工程,性質不同。商品房有利潤空間,咱們的退租項目就是為了給大家找到條件好的新家,沒有利潤空間,補償才相對低一些。”聽到高軼的解釋,住戶的語氣馬上和緩了不少。“那我們拿到的補償款可以滿足入住新家的花銷麼?”這位住戶終於說出了心裡話。“您放心,我們測算過,隻要原房面積在10平方米以上的,退租后選擇南苑的共有產權房,基本可以不用再額外添錢了。”高軼說。

  就這樣,為了讓一戶居民徹底了解“申請式退租”政策,高軼最多跑了5次,其余的也都在兩次以上。看著如今390戶直管公房居民中已經有100戶完成申請式退租,高軼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30多年樓房夢終於要實現了

  家住永慶胡同的74歲老人張文亨,是此次退租過程中第一個提出申請的居民,是“申請式退租”的帶頭人。

  老張家的面積有20多平方米,分大小兩間,在菜西片區平房裡屬於條件不錯的。今年年初,為了改善自家條件,老張剛對房屋進行了精裝修,並且安上了抽水馬桶。“很多鄰居不理解我,說我剛裝修完,這麼急著退租是犯傻,應該再等等。”張文亨說,之所以第一個提出退租,是因為他和老伴心中一直有個“樓房夢”:“我和老伴都70多歲了,一輩子沒住過樓房,住平房真是住夠了。這麼多年來,家裡從來沒有過大年三十團團圍坐的時候,因為平房太小坐不開,隻能在外面吃頓飯了事,特別遺憾。”

  多年來,張文亨一直在找機會,想要改變家庭的居住條件。2011年,老張的弟弟為他聯系了一處南苑的二手房,房價90萬元,老張立刻開始籌錢。“籌了好幾個月,最后還有20多萬元的窟窿,無奈放棄了,當時心都涼透了,覺得這輩子是住不上樓房了。”張文亨說,退租辦公室成立當天,他是小跑著進來的:“安置房源是哪兒?是樓房嗎?地鐵方便麼?”了解清楚后,張文亨當即口頭承諾:“不管別的居民怎麼想,我們家全力配合,支持退租。”回到家,老張和老伴興奮得一宿沒睡。

  “我74歲了,如果不是政府這個退租政策,想住樓房根本不可能,這是我惟一的機會,一定要牢牢抓住。”排隊拿號那天,老張叫來了兒子,拿出了年輕時候排隊買冬儲大白菜的勁頭。從早上8點多一直排到第二天上午8點半,每隔幾個小時和老伴、兒子倒班。“夜裡排隊困,可我的頭腦特別清醒,想著一輩子的念想終於要抓到手裡了,打心眼兒裡美。”張文亨說,從6月10日到現在,他每天都是笑容滿面。今天,當他以第13號的順序在補償協議上寫下自己名字的時候,老人的眼中淌下幸福的眼淚。不久的將來,他將在南苑地區的對點共有產權房開啟自己的新生活。

  晚報追問

  北晚:為何選擇菜市口西片區作為全市首個申請式退租試點?

  申請式退租辦公室:該片區屬於危改遺留項目,已經停滯10年之久,房屋危房多,汛期經常漏雨,基礎設施年久失修,下水管道堵塞等現象時有發生。同時,居民住房面積普遍偏小,老齡化也很嚴重。考慮到該片區居民普遍收入水平有限,房屋面積最小的隻有6平方米左右,按照拆遷騰退方式無法滿足居民有房住、住樓房的訴求。西城區政府和項目實施方經過多次協商,決定將這裡作為“申請式退租”試點。

  北晚:申請式退租有什麼優勢?

  申請式退租辦公室:該方式根據居民原房面積提供不同安置選擇,本著居民自願、平等協商、公平公開、適度改善的原則讓每一位選擇“申請式退租”居民有房住,住好房。

  北晚:對於不願搬離、選擇申請式改善的住戶,將如何改善居住現狀?

  申請式退租辦公室:退租期后,項目將隨即進入申請式改善期。申請式改善是居民的自願、自主、自費行為,由居民自願進行申請,並根據實施主體提供的“升級”菜單進行自主選擇,以自費方式完成房屋改善,最終目的是通過房屋功能提升和增加使用面積,提高居民的居住品質。

  北晚:申請式退租模式會推廣嗎?

  申請式退租辦公室:一旦菜市口西片區“申請式退租”試點成功。未來在東、西城等核心區和老城區內,有可能會全面推廣這種模式,實現讓百姓有房住、住好房的願景。

  本報記者 張驁 甘南 攝

(責編:池夢蕊、高星)

推薦閱讀

北京新一輪道路停車改革:車位好找了 7月1日,朝陽、海澱、豐台、石景山四區及延慶區部分道路開始實行道路停車改革,不再進行現場收費。新一輪道路停車改革效果如何?還存在哪些問題?記者進行了走訪。
【詳細】北京新一輪道路停車改革:車位好找了 7月1日,朝陽、海澱、豐台、石景山四區及延慶區部分道路開始實行道路停車改革,不再進行現場收費。新一輪道路停車改革效果如何?還存在哪些問題?記者進行了走訪。 【詳細】